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推进我省社会转型的几点想法

(杨建华在吕省长主持的“浙江经济转型升级专题座谈会“上的发言,根据录音整理)

    谢谢吕省长和省咨询委领导给我这么一次机会,向大家汇报社会转型升级的一些想法。
    关于社会转型:第一,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到工业化社会的后期阶段,那么从社会就业结构来说,我们就业的结构还属于传统型的二、三、一的一个鼓形结构,人口产业结构的转换滞后于产值结构的转换,存在着结构偏差,滞后的系数大概达到负1.26,就是说结构偏差系数,即产值的份额除上就业的份额,然后再减掉1,这个系数达到了-1.26%,也就是说第三产业还有很大的就业容量。
    第二,我们现代职业阶层快速成长,到2008年6月底,我们的私营企业投资者达到100万人,个体工商户的从业人员达到400万人,浙江省的人才总量达到600万人。这样加起来,我们大约有1000余万人的现代职业阶层人员,这是支持浙江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基础性力量。但是离十七大报告所提出来的中等收入人群成为社会主体还有一大段距离。我们在2004年做过调查,农村人口当中收入为6000到8000元这个人口的比例大概是900万左右。如果说一个社会的中等收入人群达到40-45%这样的一个比例,可能我们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努力。中等收入应该是按照当地的、或者国家或者地区的这样一种收入水平,居于中等水平以上的这种人群可以叫做中等收入人群。我们城市居民收入现在是2万2千多元,农村大概是9千3百多元。如果按照这样来算,我们城市里的至少要人均超过2万5千元,直到5万元这样可以称为中等收入人群。这应该是中值,不是平均值,是按照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地区来看的,这方面可能我们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努力。
    第三,我们已经是城市为主体的社会了。2008年城市化水平已经是57.6%,也就是说居住在城市的人口已经达到了2900多万,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是这两年我们也发现,从2005年开始到2008年,经济产出对城市化的拉动力变小了,就是2005年城市化水平达到56.02%,2008年达到了57.6%,这三年当中只增长了1.6%,也就是说一年平均增长0.5个百分点,这显然是一个很慢的速度。一方面总体来说城市化要滞后于工业化水平,现在工业化已经到工业化后期阶段,这个阶段城市化水平应该达到70%或者65%左右,但是我们现在还是50%左右。刚才史教授所说的城市化要推动工业化,这个观点我赞成,同时它们是相辅相成的,所以城市化的质量也不高。尽管已经达到57%了,但一个是统计意义上的人口城市化,实际水平偏低。第二个是人的市民化更加滞后,而且农民尽管住到城里来了,但是还没有完全市民化。第三个是城乡二元结构还没有完全打破,比如说存贷差、剪刀差或者是征地的级差等等,还是一种城市偏向这样一个偏好还没有改变。所以尽管我们已经进入城市为主体的社会,但社会二元体制还存在。
    第四,是网络社会快速崛起,但现在有很多,或者说绝大部分社会成员还是非常分散化、甚至是原子化这样的一种状态。像互联网民在2008年已经达到2108万了,普及率已经达到了41.7%,网络社会应该说已经形成。同时浙江省3000余万的从业人员当中,有2300万的从业人员是工作在非传统单位,而这些非传统单位的人员,尤其是农民工都没有被整合到相应的社会组织里面去,他们都是分散的、个体存在的,这对社会管理、社会建设都是一个极大的困难。
    第五,是我们的人已经从“单位人”转到“社会人”了,我们的管理基础已经从单位向社区转变了,但是社会管理的机制、方式都还相对滞后。一个是管理的主体还没有完全从单中心向多中心转变,也就是说社会管理的主体还主要是政府,还没有向多中心转变;另外一个是社会管理的方式还没有从原来的一种行政的、命令型的、强制型的向法治型的转变。社会管理当中很多还没有立法,或者无法可依,或者有法也没有很好的执行。另外就是社会管理的问题。原来主要就是讲把社会控制好,不要出什么事情。实际上社会管理更高的目标应该是向长治久安转变,我们社会管理更高目标是体现社会公平,体现以人为本,体现长治久安,这方面我们还需要努力。这是讲的社会体制里面转型的几个表征。
    第二个方面主要是社会领域出现的几种新情况,在提纲里面已经有了,因为时间关系我不想展开详细讲。一是单位人变成社会人,新的阶层、新的人大量出现。二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公共产品、公共服务这些基本社会权利保证需求,以及这种供给保障不足的矛盾日益突出。同时,不管是征地拆迁也好,还是环境污染等等也好,人民群众的权利意识都普遍高涨,如何保护人民群众的基本社会权利?保护他们的合法利益等等,还要提供相应的公共产品,这里出现了一些矛盾。三是利益主体日益多元。现在出现的劳资矛盾或者干群关系的紧张以及贫富阶层的矛盾等等,在社会上都大量存在。近来出现的几个事件里,比如杭州“5•7的飙车案”,人们一提起这个事情就感到贫富阶层之间有一种紧张甚至是对立的情绪在里面。另外还有社会的矛盾、冲突和风险都在增多,那么如何来降低这些,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是我讲的第二个方面。
    第三个方面就是如何推进社会转型升级?这是摆在我们面前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也是“十二五”时期要重点做好的一项工作。我想这有三个抓手:一是完善一个体制。也就是完善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匹配,惠及全体社会成员的基本公共服务体制来保障社会民生。二是建好两支队伍,一个是中等收入群体队伍,一个是社会工作者队伍。三是创新三种社会管理机制。下面我分别讲一下。
    第一,就是建立一个以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匹配、相适应的,惠及全体社会成员的基本公共服务体制,以此来保障民生。那么这里涉及到主要社会公共产品的提供。比如教育体制,在浙江省目前来看在教育方面可能有几个问题需要注意的。
    一个是教育公平问题,我感觉到现在可能需要着重关注的一个是贫困地区的教育问题,一个是贫困人口的教育问题,第三个是残障人口的教育问题,第四个是流动人口子女的教育问题。这可能是需要引起我们更加高度重视。前几天宁波市教育局出台一个文件,说是流动人口子女要有身份证明,其中有一个是证明老爸老妈没有犯过事、没有不良记录的,这样你的子女才能就学。我想即使宁波市教育资源很紧张,那么也不能作为文件出台,这有点株连的感觉。另外,浙江在教育方面,前几年在量的增长上,尤其是高等教育体现在量的增长上比较快,现在问题可能是质的提高上。浙江的大学录取率已经达到70%多了,适龄人口接受大学教育已经有40%左右了,但是好的大学不多。这个我们在咨询委社会部大家讨论过好几次,都认为浙江省好的大学,尤其是“211”大学只有浙江大学一所,根本不适应浙江这么一个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平。陕西有6所211大学,吉林也有2所,而浙江这么发达的省份只有一所,我们这么多优质的高中生上不了好的大学蛮可惜的,这对浙江下一步的经济社会发展都是一个制约因素。另外一个就是要培养高素质的应用型专业技术人才,浙江省已经有大量的高职院校、和中等学校了,如何加强高职技术应用型人才的培养,以适应浙江省的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这可能是在教育体制方面需要关注的一点。
    第二在医疗公共卫生体制方面,可能在目前要解决的一个是社区的卫生公共医疗资源的配置和农村的公共医疗资源配置,这两个牵扯到我们让老百姓能够看得起病、看得好病、看得了病的问题,也就是说公共医疗卫生服务的均等化,提高城乡居民享有卫生服务的公平性和可及性,这可能是要注意的。
    第三个方面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这实际上主要也是一个社区的文化和乡村的文化公共产品的提供。有的提出,每个乡村里面搞一个图书馆是不是现实?是不是会浪费资源?这都可以讨论。但是加大社区和乡村文化公共产品的提供可能是需要关注的。
    第四个方面就是就业。大力推进统筹就业的体系,让有劳动能力和就业愿望的人都能够实现充分的就业,这可能是就业服务体系中一个重要的目标。目前应该说浙江省的就业还是不错的,可能还需要在农民和农民工更好的就业上下功夫。现在农民工失业现象还比较普遍,我们刚刚做过一次调查,也就是说农民工当中,第二代的农民工失业的面达到80%,就是在半年或者三个月之内都曾经失业过,这个面还是比较广的,可能会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还有我们省的如何使农民能够比较充分的就业问题,也是需要考虑的。
    第五个方面是社会保障方面。我们省提出来要形成覆盖广泛、水平适当、结构合理、接近平稳的社会保障体系。这里面可能一个就是要如何实现全民医保,着力解决看病难的问题。全民医保我们已经在向这个目标努力,不管水平的高低怎么样,农村也都建立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障。现在就是非公有制企业及其职工的保障可能是需要加大力度,包括失业的保障。第二个是养老保险、养老保障。最近中央提出对农民普遍给以养老保障,上次会上吕省长也提出是不是对于我们省里70或者是65岁以上的农民每人每年给予一定的保障,按照我们省的发展水平,是可能实现的。比如一年一个月每个人给50元或者是怎么样?我们也同时提出政府保障和社区提供的保障以及家庭所提供的保障三者结合起来是不是更加有效?尤其是农村,你跑到农村里面去,实际上下一代的农民对上一代的老人不太好,有很多子女让自己的年老父母住在平房或者是很差的房子里,自己住在小洋楼里,我说你们干吗不把老人都接到小洋楼里去?总体感觉到他们的孝心不足,这方面政府要倡导。如果你实行家庭养老保障了,我给你提供一定比例配套的保障,政府一方面提供保障了,另一方面也倡导孝心,这是不是可以考虑?还有就是社会救助体系。我们已经建构了住房保障的社会救助体系,还有特困救助、灾民救助、残疾、孤寡救助、农村五保户救助、城乡低保救助等等,另外还需要包括医疗救助、教育救助、失业救助、失房等专项救助问题。还有一个就是如何发展我们省的慈善事业?我们省的慈善事业应该开展的非常不错,还需要进一步发展。
    第二,就是要建好两支队伍,一个是要努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队伍,这是优化社会结构的重要要素。因为中等收入者是社会支持、社会秩序的一个主体,是一个稳定的主体,是消费的主体,也是文化创造的主体,这很重要。如让更多的人成为社会中等群体,那我们的社会就比较稳定了,社会矛盾会减少的。但是现在能够转变为中等收入群体的步伐有点慢了下来,一个是社会流动的人发展机会小了,还有一个就是如何让农民能够更多的创造财富和发展?我在想一个还是需要坚持我们省的创业富民这一块。我觉得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还是需要一些低端的、可以手工操作的,属于产业集群的一个方面的,像家庭工业这种类似的东西可以让农民去做,比如说圆珠笔用的或者是什么,边远山村的老太太都可以做,这样对解决他们家庭的收入和提高收入都有好处,可能我们还是需要关注农村的家庭工业如何扶持的问题。另外就是减少农民数量,促进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这是很重要的,尽管现在农民住到城市里,但是还有很多问题因为制度上的限制还没有解决。第三个方面就是农村产权制度的改革,包括承包地和宅基地,浙江省正准备试点。
    第二支队伍就是社会工作者队伍。现在我们省2008年已经有760万老年人了,也就是说老年人口比重达到了15.6%,残疾人有350万左右,这两部分人加起来,除掉重叠的也有700-800万,这些人中很多都需要我们社会工作者来提供帮助,单单依靠政府是忙不过来的。还有其他的需要帮助和扶持的人,所以建立一支比较宏大的社会工作者队伍很重要。一要加大社会工作岗位开发力度。推进社会工作职业化,现在有些社工专业还没有从事它的专业工作,没有岗位。我们杭州市做过一次调查,杭州市的社会工作者把所有的人算起来是11000人,其实如果把他们都作为社会工作者,也没有达到国际上一般的水平,国际上每一万人有两个社会工作者。按照杭州市的情况来看,也就是万分之一左右还不到,那么万分之一当中的一万多人大部分都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所以要提高它的岗位开发,还要让他们参加职业化考试。第二个就是推进专业社会机构建设,健全社会工作服务网络体系。加强以社区为平台,以各类专业社会工作机构为载体,以专门社会工作者为抓手,创建社区、社团、社会工作“三社”互动和社会工作义工“两工”联动机制,能够确定这样一个运行机制来推进我们省的社区建设和社会工作的服务网络体系的建设。第三个就是如何把社会工作人才也列入人才队伍建设的总体规划,摆上一个重要日程。
    第三,就是创新社会三个方面的管理机制,来维护社会稳定。首先,是创新城乡社会管理机制,要充分依靠社区资源进行有效社会管理。在城里面,要推进以城市社区为主要载体的基层社会管理体制改革,建立起政府和非盈利组织企业在社区建设当中的伙伴关系,这一点很重要。现在居委会实际上大量承担着行政工作,我跑到社区,他们都说我们是拿纳税人的钱的,所以应承担政府布置的任务。这句话也有道理。但是如何使社区的自治、服务这一块做得更多、更好,还是需要加以考虑的。所以要建立一种伙伴关系。另外,是不是可以在每一个城市都建立市民服务中心?并且在每一个社区都建立一个办事节点,现在网络已经普及了,在每个城市基本的事项都可以在社区里面解决,不用跑来跑去,很方便。
    另外就是在乡村里面如何整合社会管理资源,逐步建立健全村党组织、村民委员会、经济合作社、社区服务中心、基层民间组织五位一体的农村社区管理体制,就是针对我们乡村现在的社区管理管理不到位这样一个局面,将农村居民都能纳入到农村当中的党组织、村委会、合作社、农村社会组织等等这样一些社会组织的管理当中?还有就是现在是网络社会了,但是很多社会成员都是呈原子化状态存在的,那么这种原子化状态怎么改变?就是要落实到社区进行管理。比如外来流动人口都到社区进行登记,或者其他的外来创业的人或者是什么人都落到社区里面管,否则出了问题找也找不到,所以要加强社区这一块的管理和服务,另外还提供相应的服务,这块蛮重要。社区要体现从“单位人”变为“社区人”,能够在社区里面进行相应的服务和管理。
    其次,就是创新社会组织的管理机制,充分依靠社会组织资源进行有效社会管理。我们现在面临这么多社会转型问题的挑战,又有这么多的城、乡和原子化、分散化状态的人员,如何来管理他们?给他们提供服务,可能单单依靠政府一家还不够,需要相应的社会组织来进行有效的整合。在这里我就在想,一个是可以有序的敞开大门,规范准入门槛,也就是对那些提供社会公益性的、社会服务性的、社会公共产品的这样一些社会组织应该让它规范的登记、管理和发展,这样可以促进社会更加有序和整合,每一个社会成员都可以有一个自己的归属感。另外一个就是如何实现社会组织的分类管理、属地化管理?我们有这么多的社会组织怎么办?那就实行属地化管理或者分类化管理,这是创新社会组织的管理。
    第三个是创新网络社会管理机制。要充分利用网络资源进行有效的社会管理。现在网上办公、网上办事、网上办文已经成为一种制度,当然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前两天鄞州区的一个农民给“区长信箱”写了一个材料,反映村里出行难怎么办?区有关部门领导就批了“已阅”两个字。网民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我觉得不应该出现这样一种情况。我们要学会充分利用网上资源来进行有效的社会管理,回应网民和百姓的诉求,来提高我们的行政效率、树立政府形象。第二个就是要利用网络资源为社会群体提供顺畅的利益表达的制度,这也蛮重要,老百姓有时候有话没地方说,或者有怨气能够让他在网上说出来。当然第三个就是要加强网络社会的法制化、道德化建设,比如我们要加强相应的法律建设,加强相应的技术管理建设,也要加强相应的行业自律建设,可以使我们的网络更加健康、有序的发展。
    这是我想到的几个方面,讲的不对请大家批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