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科学、客观、公正: 学术评价机制的理想范式

杨 建 华
浙江省社科院调研中心

    马克斯.韦伯主张用“理想类型”作为认识和解释世界的概念工具。他提议,把理想型作为一种藉此比较和评价经验事实的标尺来使用。只有用纯粹的(理想)类型,社会学的辨析才是可能的(马克斯韦伯《经济与社会》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第52页)。最近,中共中央颁发了《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其中就指出,“要建立和完善哲学社会科学评价和激励机制”。毋庸置疑,哲学社会科学评价和激励机制的理想类型或者说理想范式应该是科学、客观和公正。然而,面对“经验事实”或者说社会现实,我们也不能不承认,我们在哲学社会科学评价机制方面,与理想类型、理想范式还有很大距离。这主要表现在:
    一是研究项目重于研究成果的验收。在学术评估导向上鼓励争项目,争经费,然而成果评价跟不上,一些重大研究课题的结项验收往往流于形式,致使不少项目雷声大,雨点小。
    二是广告式的宣传评价重于严肃的学术评价。从总体上看,哲学社会科学的评价依据,目前的明显偏差是宣传性居多,学术性偏少。绝大多数书评仍然是广告式和推销式的,很多评奖活动也走了过场。学术评价大有失范之势。
    三是数量重于质量。由于单纯的量化考核指标,哲学社科研究出现了甘居平庸追求平庸、不求质量只求数量的恶俗。有的把自己仅有的一点材料掺足水分,勾兑成一篇甚至三五篇的文章;或者剪刀加浆糊,胡拼乱凑,敷衍成章。
    四是发表刊物出版社的等级重于论文著作本身的质量。我们现在人为地将刊物出版社按行政级别来划分为国家级、省级及市级,并以这种等级来评价学术论文著作的质量。但是,高质量的学术论文著作未必就都能发表于高等级的学术期刊和出版社,普通杂志和一般出版社所出的东西,也不乏学术上的创见。
    五是“大”课题重于“小”课题。当前学术研究领域也存在着一种好“大”之风,导致课题立项评审和学者个人学术成就评估上,“大”的课题价值要重于“小”的课题。其实,课题的大小只是相对而言,更重要的在于学术识见和功力。功力不够,识见不广,缺乏学术上的深邃和敏锐,“大课题”也做不出好文章,相反,“小课题”却能出大成果,如陈寅恪的《柳如是别传》,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就是很好的例证。
    六是单一量化评价重于综合定性评价。哲学社会科学缺乏符合自身规律的评价和奖励机制,用单一量化指标对哲学社会科学成果进行评价。但是,哲学社会科学评价涉及价值判断、时间判断和性质判断,需要时间的积淀和历史的评判,而这些是无法量化的。
    当前,我国社会科学的发展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不建立科学、客观、公正的社会科学评价机制,社会科学的进一步发展就会受到影响。对社会科学研究工作、研究机构、研究人员的评价,人才培养,成果奖励,每一样都离不开科学、客观、公正的社会科学评价。因此,我们应该正确评估学者的价值,要为学者自身的进步、发展、更新创造有利的条件,形成能够不断创新发展的机制。而创造这样的环境和机制,很重要的一点就在于建立起一个科学、客观、公正的人文社会科学的理想型的评价机制。
    这种科学、客观、公正的学术评价机制也正是现代的科学制度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美国社会学家默顿说:“科学大概是一种独特的和不断进化的知识体系,不仅如此,它还是一种社会制度,这种制度有着其独特的规范框架。”(默顿《科学社会学.前言》第9页,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这种独特的规范框架就包括理想类型的学术评价机制。
    要达到理想类型的学术评价机制,首先在于要建立、形成一个科学的学术规范和评价制度。学术规范就是进行科学研究的一套制度规则和传统习惯,包括学术纪律、学术传承、学术道德、学术秩序,学者的独立自由人格,为探求知识的角色定位,尊重知识发明的科学态度,恪守学术创作的基本要素和基本体例等。同时,应参照SSCI(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和A&HCI(艺术与人文科学引文索引),建立一个我国人文社科的学术性检索系统,这可以给我国人文社科评价提供较为客观的基础。目前,在各国科研机构和高校普遍采用的SCI (科学引文索引)或SSCI(社会科学引文索引)中,最关键的数据不在于作者发文篇数的多少,而在于作者学术成果被引用量的大小(影响因子、及时指数、被引用半衰期等),被引用量大的学术成果无疑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被引用者的学术水平,这对传统的定性评估办法是一种有益的补充。
    其次,要建立、形成客观的符合人文社会科学自身规律的评价制度。理想型的学术评价机制不仅在于有着科学的、量化的评价指标体系,还在于是否能通过建立适合自身学科特点的可观的评价体系来促进学术的发展。学术评价体系不能设计成为“末位淘汰制”的单一量化工具,而应将创造宽松的学术环境和人文氛围、鼓励学术的多元化发展等放到首要因素来考虑。人文社会科学成果评价在引文等规范还不完善的条件下,不宜直接套用科技论文评价体系,而应考虑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实际情况,重视专家的评价;把社科成果与科技成果作比较时,要充分考虑社科成果的特点。
第三,要建立、形成公正的程序正义的学术评价制度。程序正义是法治社会的根本标志,学术评价制度无疑应按此来设计。根据约翰·罗尔斯的理论,程序正义一般分为完善的、不完善的和纯粹的三种方式。其中,纯粹的程序正义如同游戏规则不偏向任何一方并被所有参与者遵守,那么无论结果如何都应该被认为是公正的,大家都应该接受在这一规则下产生的结果而不能怀疑这个结果的公正性。同样在学术评价之前,只要大家都承认并遵守评价程序的规则,并按评价程序完成评价的全过程,其结果的公正性就不容质疑。因此如果评价体系只有评价标准而没有大家认可的评价程序,就不一定得到公正的结果,而只要严格遵守正当的评价程序,评价结果就会被大家所接受。当然,程序的正义并不意味着实质的正义,但程序的正义起码能保证在规则面前人人平等,只要大家承认了某一规则体系并按之严格执行,虽不能杜绝偏差,但一定能避免更多的偏差。
    我们知道,纯粹的科学、客观、公正的学术评价的理想型机制很难完美地实现,但仿照哲学大师费希特“完善是人不能达到的最高目标,但无限接近完善却是人的神圣使命”的命题,我们也完全可以说,无限接近科学、客观、公正的学术评价机制的理想类型却是我们应该做的一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