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浙江省居民社会公平感调查

王 水 珍

    社会公平是指社会的政治利益、经济利益和其他利益在全体社会成员之间合理而平等的分配,它意味着权利的平等、分配的合理、机会的均等和司法的公正,它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之一。公平感是人们对“谁得到了什么,为什么会得到”的分配结果是否合乎情理的判断与认识。
    老百姓的心态始终是中国社会稳定的“晴雨表”,也是中国社会治理的“晴雨表”。国内外众多民族与国家的发展历史和经验都表明,社会稳定的核心是人心稳定、人民满意;没有人民的支持和满意,就没有社会的稳定与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了解民意是为民执政的前提,是社会和谐发展的基础,也是保证社会稳定的重要保证。本文正是对浙江居民社会公平感的一次实证调查。

    一、关于研究方法的说明
    1.关于抽样
    样本直接决定着调查研究的质量与推论的准确性,本研究原定的抽样计划是依据浙江省的经济与社会综合发展水平分成五类地区,然后分别在五类地区当中抽取居民,但在我们九月份进行的试调查过程中发现,我们原假设当中所处区域这一变量对人们的公平感的影响并不显著,而直接影响公平感的主要变量是个人及家庭收入与消费层次等个体变量,也就是说,无论是在松阳、磐安等相对欠发达的区域,还是在义乌、萧山等相对发达的区域,个人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层次越高的人,越倾向于对社会公平的高评价,个人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层次越低的人,越倾向于做出低评价。如此以来,地区差异的影响并不明显,加上调查经费的限制,本研究决定调整抽样方法和样本规模,改为按家庭经济条件结合职业抽取样本。但调查员(浙江师范大学在校大学生)的抽取还是按照五类地区来选择。每一类地区的具体县域单位名单作为抽取学生调查员的籍贯,然后按照在法政与公共管理学院、外语学院、数理与信息学院、幼儿师范教育学院共四个学院当中根据其籍贯选取调查员,第一类地区选取50名学生作为调查员。每一类地区先依据前面的学院按籍贯选取学生,不够的再到第二个学院抽取,依次类推,直到每一类地区抽取到自愿做调查的50名学生为止。
    同样基于调查人力和经费的限制,结合我们调整后的抽样方法,我们将样本规模改为750份,由250名调查员(学生)每人做三份来完成,这样的设计主要是考虑到学生可以在短期内完成调查,调查执行的任务比较轻松,同时又可以照顾到学生分布的广泛性。

表1-1 本研究的调查员人数和样本数分布

地区类型

具体区域范围

调查员数

抽取样本数

一类地区

淳安县、苍南县、永嘉县、文成县、泰顺县、洞头县、磐安县、武义县、衢州市本级、衢江区柯城区、龙游县、江山市、常山县、开化县、丽水市本级、莲都区、缙云县、青田县、龙泉市、景宁县、松阳县、遂昌县、云和县、庆元县、仙居县、天台县、三门县、舟山市本级、定海区、普陀区、岱山县、嵊泗县、平阳县

50

150

二类

安吉县、金华市本级、金东区、婺城区、兰溪市

50

150

三类

临安市、桐庐县、建德市、长兴县、浦江县、临海市

50

150

四类

富阳市、海宁市、桐乡市、平湖市、嘉善县、海盐县、德清县、诸暨市、嵊州市、上虞市、新昌县、东阳市、永康市、玉环县

50

150

五类地区

杭州市本级、上城区、下城区、江干区、拱墅区、西湖区、滨江区、萧山区、余杭区,温州市本级、龙湾区、鹿城区、瓯海区、乐清市、瑞安市、嘉兴市本级、南湖区、秀洲区,湖州市本级、吴兴区、南浔区、绍兴市本级、越城区、绍兴县、义乌市、台州市本级、椒江区、黄岩区、路桥区、温岭市

50

150

    抽样的执行是由浙江师范大学在校大学生完成,即由学生组成调查员队伍。具体根据项目主持人设计的抽样方案,由每位调查员完成三份不同职业人群的家庭户调查。每个调查员经过培训,对调查对象的选取主要是依据家庭经济条件,结合职业考虑。家庭经济条件主要是在宏观上进行判断,将选定的社区或村中所有居民作为抽样框,然后依据综合考虑其家庭经济水平和职业层次进行抽样。具体做法是依照经济条件分成好、中、差三大类,然后分别在每一类当中抽取一户进行调查,文化程度高的由调查对象即户主自填,文化程度不高或不方便自填的由学生询问然后以记录的方式完成问卷。根据当下浙江省私营经济发达等实际状况,结合中国社会阶层分化的结构划分,我们将浙江省统计年鉴中的19个就业行业划分成相对简化的九个职业层次,并添加无业或失业人员,共十个职业类型。依次分别是①国家与社会管理人员 ②经理 ③私营企业主 ④专业技术人员 ⑤办事人员 ⑥个体工商户 ⑦商业服务人员 ⑧产业工人 ⑨农业劳动者 ⑩失业无业人员。

    2.关于问卷设计
    依据本研究的目标和内容,在问卷的设计上主要考虑研究主题内容的精确性、可行性和时间与研究精力的充分协调,鉴于此,我们对相关调查内容的处理与设计如下。
    ①生理维度的公平感测量,具体包括因性别公平感,因年龄公平感等。在我们的调查问卷设计中,我们从两个层面来实现,一是直接调查浙江省居民对性别公平、年龄公平等方面的问题,即B05、B06题;二是通过问卷的自变量来分析不同性别A01、不同年龄A02人群在公平感评价上的差异。
    ②经济维度的公平感测量,具体包括职业公平感,收入分配公平感等。在我们的调查问卷中,对职业是直接询问居民的职业类型,划归为我们的十个类型;对收入我们是采取先询问调查对象的个人目前年收入水平(含所有收入在内的毛收入),再了解其家庭去年(2007年)总收入水平,即A07各题目,根据问卷A06当中家庭人口数等变量,我们可以计算出家庭人均收入水平,然后,再依据家庭人均收入水平计算收入分配水平对公平感评价的影响。
    ③社会维度的公平感测量,具体包括教育公平感,家庭出身公平感,户籍制度公平感等。家庭出身公平感的评价我们既设置了直接评价,即B07,还有不同城乡背景的问题判断,如C05;我们也设置了以户籍为自变量的不同人群对公平感各项指标的评价。在评价内容上,结合前面的内容,我们把社会维度与经济维度的公平感评价合计设计为三个层面的公平评价问题:结果公平即B04的前四个题目、决策公平即B04的5-7题、过程公平即B04的8-10题。具体问题的描述如下:


结果公平评价

就我个人的能力和责任而言,我现在所得到的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是公平的

与那些同行业、同岗位的人相比,我现在的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是公平的

就我劳动所承担的风险和压力而言,我现在的收入和社会地位是公平的

就我对社会的贡献而言,我的收入和地位是公平的

决策公平评价

我感觉国家部门和地方机构在制定关系到我们利益的决策时会考虑我们的意愿

当我对决策部门和机构有意见时,相关领导和上级会真诚地与我们交流并予以解释

当我对政府部门或领导机构提出反对意见时,能够得到应有的信任与尊重

过程公平评价

政府和领导部门能够以公平的方式处理与我相关的矛盾与问题

本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对在执行国家政策时能够遵循公开透明的原则

本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在实际执行政策过程中能够照顾到基层人员的利益和社会公平

    ④社会稳定感总体评价。我们首先通过设置了总体评价,即C01;其次是调查浙江省居民对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的判断,列举出若干项,由选择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三项。在此总体测量的基础上,我们通过设计可能影响地方社会稳定的十个方面,让居民对这十个方面分别进行打分,据此我们能够判断不同人群对社会稳定的评价结果。我们设置的可能影响社会稳定的评价项目依次如下:治安状况、贫富差距程度、政府部门工作作风、社会道德风气、生存环境、干群关系、物价问题、征地与拆迁的规范程度、日常消费产品质量情况、邻里关系。
    ⑤生活心态、工作心态与行为倾向测量,具体包括剥夺感、怨恨心理、压迫感心理、行为冲动性及参与集体行动的倾向性等。我们在问卷中先是直接设置了部分题目进行测量,比如D01、D02就是直接调查居民的乐观的积极心态或者是怨恨的消极心态;考虑到心态主要是影响今后的生活态度,我们在问卷中重点考察了浙江省居民对今后几年十个重要问题的预测性评价,通过让他们预测社会贫富加剧程度、底层向上流动的工作机会、农村孩子的教育机会、民众不满情绪、当地法制健全程度、官员腐败程度、总体社会稳定程度、政府威信力、社会群体事件发生率、局部地区动乱的可能性共十种现象的上升、下降或不变来判断他们在生活心态、工作心态、行为倾向方面的评价。
    ⑥考虑到相对剥夺感的影响,也为了与前述各种测量指标进行对照,我们还设置了纵向参照问题,比如A08是考虑浙江省居民纵向家庭生活变化对公平感可能造成的影响而设计的;C04是考虑到纵向的地方干群关系的变化是走向改善还是走向恶化可能造成的影响而设计的。同时我们也考虑到横向相对剥夺可能造成的影响,所以我们设置了A09这样的题目来区分横向比较可能对公平感评价造成的影响。

    3.调查样本概况
    调查调查过程中我们预备的是750份调查问卷,但由于个别调查员不够细心导致调查问卷没有完成或由于负责不到位,导致完成的问卷存在较大的缺陷,如回答的答案具有明显的规律性、前后答案矛盾等,这样的问卷我们回收后进行审核和筛选,剔除各种不合格的问卷为废卷。总共得到有效调查问卷为591份。具体样本情况如下述各表所示。

表1-2 本研究调查抽取样本的性别分布

 

频数

百分比

有效样本数

331

56.0

260

44.0

Total

591

100.0


表1-3 本研究调查抽取样本的年龄分布

 

频数

百分比

有效样本数

25岁及以下

87

14.7

26-35岁

93

15.7

36-45岁

251

42.5

46-55岁

127

21.5

56岁及以上

27

4.6

Total

585

99.0

缺省样本数

 

6

1.0

Total

591

100.0


表1-4 本研究调查样本的户口分布

 

频数

百分比

有效样本数

农村

342

57.9

城市

249

42.1

Total

591

100.0


表1-5 本研究调查样本的文化程度分布

 

频数

百分比

有效样本数

初中及以下

225

38.1

高中或中专

143

24.2

大专或高职

65

11.0

本科

143

24.2

研究生

15

2.5

Total

591

100.0


表1-6 本研究调查样本的职业分布

 

频数

百分比

有效样本数

失业无业人员

74

12.5

国家与社会管理人员

54

9.1

经理

20

3.4

私营企业主

40

6.8

专业技术人员

68

11.5

办事人员

44

7.4

个体工商户

95

16.1

商业服务人员

24

4.1

产业工人

96

16.2

农业劳动者

76

12.9

Total

591

100.0


表1-7 本研究调查样本的家庭人口规模分布

 

频数

百分比

有效样本数

1-2人

26

4.4

3人

290

49.1

4人

166

28.1

5人及以上

109

18.4

Total

591

100.0


表1-8 本研究调查样本的家庭人均收入水平分布

家庭人均收入水平分组

 

频数

百分比

有效百分比

累计百分比比

有效样本数

下等(0.5万元及以下)

59

10.0

10.0

10.0

中下等(0.5-1万元)

124

21.0

21.0

31.0

中等(1-2万元)

152

25.7

25.7

56.7

中上等(2-4万元)

160

27.1

27.1

83.8

上等(4万元以上)

96

16.2

16.2

100.0

Total

591

100.0

100.0

 

    这里,对我们所划分的人均收入水平的标准需要作一下说明。浙江省2007年统计年鉴中,浙江省居民2006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是7335元,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是5762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18265元,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是13349元。但由于这种收入和支出是全省的平均数,具体到不同层次和阶层的人群收入与消费支出的差异比较大,例如“按人均纯收入等级分组”数据中关于农村居民收入水平的统计(2006年指标)如下:

 

总体

低20%收入户

次低20%收入户

中等20%收入户

次高20%收入户

高20%收入户

农村人均纯收入水平

9163.59

3884.37

5845.66

7962.78

10592.19

19376.83

    参照上述浙江统计年鉴中的数据,我们将本次调查样本中的收入变量按照0.5万元、1万元、2万元、4万元四个五分位点分成五组;消费变量按照0.48万元、0.8万元、1.4万元、2万元四个五分位点分成五组。

表1-9 本研究调查样本的家庭人均消费水平分布

人均消费水平分组

 

频数

百分比

有效百分比

累计百分比比

Valid

下等(0.48万元及以下)

91

15.4

15.4

15.4

中下等(0.48-0.8万元)

133

22.5

22.5

37.9

中等(0.8-1.4万元)

157

26.6

26.6

64.5

中上等(1.4-2万元)

106

17.9

17.9

82.4

上等(2万元以上)

104

17.6

17.6

100.0

Total

591

100.0

100.0

 


表1-10 本研究调查样本的城乡家庭人均收入水平比较

 

家庭人口数

去年家庭人均收入(万元)

农村

均值

3.94

2.2727

样本数

342

342

标准差

1.151

3.27890

最小值

1

.00

最大值

9

33.00

城市

均值

3.36

3.4436

样本数

249

249

标准差

.869

2.84228

最小值

1

.20

最大值

8

20.00

Total

均值

3.70

2.7661

样本数

591

591

标准差

1.080

3.15347

最小值

1

.00

最大值

9

33.00

    二、浙江省居民公平感的总体分析
    1.浙江省居民对自身家庭经济状况的评价概况
    (1)家庭经济状况的纵横向比较与评价
    调查结果显示,从纵向的比较来看,近年来浙江省居民中经济条件变好的家庭占据主流(62.8%),没有明显变化的家庭占近三成;家庭经济条件走“下坡路”的家庭不足10%。从横向的比较来看,浙江省居民中评价自己家庭经济地位为中等的占据半数多,而评价为上等和中上等的只有14.6%、中下等和下等的占30.6%。这种纵向比较思维与横向比较思维的数据分布差异说明了浙江省居民中绝大多数家庭的经济条件在是趋于改善(与自己家以前相比),但在论及与其他家庭的横向比较时,满意度明显减弱,而是倾向于把自己家庭经济条件评价为中等和中下等,这说明浙江省居民对经济状况的横向比较更倾向于以“富有”的人为参照坐标。在这种背景下,浙江省居民对公平感的评价结果在一定程度上会受这种比较坐标的影响。
    从具体的调查数据来看,在我们调查的591个样本中,表示自己家庭收入水平比前些年提高很多的人有62人,占10.5%;表示有所提高的有309人,占52.3%;表示没有明显变化的有172人,占29.1%;表示有所下降的有40人,占样本的6.8%;表示下降很多的有8人,占样本的1.4%。从具体的调查数据来看,在我们的调查中,评价自己家庭经济地位为“上等”的有10人,占1.7%;评价为“中上等”的76人,占12.9%;评价为“中等”的321人,54.3%;评价为“中下等”的有153人,占25.9%;评价为“下等”的有28人,占4.7%;还有3人未回答。
    (2)家庭生活满意程度
    从浙江省居民对家庭生活的满意度来看,满意程度中上等的人群占据绝对多数,对自己家庭生活满意程度良好(80分以上)的占约三分之一;满意程度中等(60-79分)的占45%;对家庭生活满意程度较低(不及格)的人占一成。

    调查数据结果显示,我们的调查对象给自己家庭生活满意度打分为不及格的有64人,占10.8%;打分为60-69分的有110人,占18.6%;打分为70-79分的有157人,占26.6%;打分为80-89分的有188人,占31.8%;打90分及以上的人有65人,占11.0%。有7人未回答该问题。
    (3)今后家庭生活预期
    对家庭生活今后几年的预期方面,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省居民中“乐观”的人占据主流和多数,认为家庭经济条件和生活条件会变差的“悲观消极”情绪只有3%。
    从样本统计的具体数据来看,浙江省居民对家庭生活今后的预期为“越来越好”的有363人,占61.4%;表示“不会有实质变化”的有208人,占35.2%;表示“变差”的有18人,占3.0%。有2人未回答。

    2.浙江省居民对公平的关注度与总体评价
    (1)关注概况
    在我们调查的浙江省居民中,对社会公平话题的反应倾向于消极情绪(郁闷、生气、愤怒等)的人为47%;能够以比较平和的心态(没有什么明显情绪反应)面对这一问题的占有39.3%;认为自己所认识的熟人中,绝大多数人对社会公平非常关注和比较关注的占58%。这说明当前浙江省居民对社会公平关注的人群比例较高,而且相当高比例的居民在谈及“社会公平”这个话题时会倾向于有情绪或情绪波动。
    就具体数据而言,调查结果表明,听到社会公平话题,第一反应为“高兴”的有77人,占13.0%;“郁闷”的有187人,31.6%;“生气”的有57人,占9.6%;“愤怒”的有34人,占5.8%;表示没有什么明显反应的有232人,占39.3%;没有回答该问题的有4人,占0.7%。
    在了解浙江省居民对公平话题的关注程度方面,我们不是采取直接问本人,而是采取“迂回”设计问题,问调查对象“在认识的熟人中,觉得大多数人对社会公平是否关注”,调查结果显示,觉得大多数人对社会公平“非常关注”的有62人,占10.5%;“比较关注”的有281人,占47.5%;“不太关注”的有235人,占39.8%;“完全不关注”的有11人,占1.9%。有2人未回答。
    (2)浙江省居民对我国社会公平的总体判断
    浙江省居民认为当前社会不太公平的人超过半数以上;认为基本公平的人占据38.6%,认为非常不公平或非常公平的人都比较少。这表明浙江省居民对当前社会公平状况的总体判断中认为当下“不太公平”的态度占据主流。
    从具体数据来看,我们的调查对象认为当前社会“非常公平”的有8人,占1.4%;认为“基本公平”的有228人,占38.6%;认为“不太公平”的有308人,占52.1%;认为“非常不公平”的人有46人,占7.8%。有1人未回答该问题。

    3.浙江省居民的“三大公平”(结果、决策、与程序)判断
    (1)“结果公平”感
    结果公平主要是测量调查对象对社会分配结果的公平感评价。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省居民的结果公平感总体状况良好,四项“结果公平”项目的测量数据都是感觉“比较公平”的人占据六成左右,成为“结果公平”评价的主流反应;倾向于表示“完全不公平”的人在5%左右,倾向于“不太公平”的人占据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之间;倾向于“非常公平”的人比例在6%至9%之间。这四项对社会分配结果的测量结果之间的一致性表明了浙江省居民在结果公平评价方面的一致性和稳定性。
    具体数据如下表。

表2-1 浙江省居民“结果公平”感

 

 

居民的回答情况

结果公平的测量项目

 

非常相符

比较相符

不太相符

完全不符

未回答

就我个人能力和责任而言,我现在所得到的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是公平的

频数

48

355

166

17

5

百分比

8.1

60.1

28.1

2.9

0.8

与那些同行业、同岗位的人相比,我现在的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是公平的

频数

36

358

165

28

4

百分比

6.1

60.6

27.9

4.7

0.7

就我劳动所承担的风险和压力而言,我现在的收入和社会地位是公平的

频数

40

335

182

30

4

百分比

6.8

56.7

30.8

5.1

0.7

就我对社会的贡献而言,我的收入和地位是公平的

频数

51

371

136

29

4

百分比

8.6

62.8

23

4.9

0.7

    (2) “决策公平”感
    在决策公平的判断方面,浙江省居民倾向于“不太公平”的人数比例明显较高,超过了倾向于认为“比较公平”的人数比例,而且三项决策公平测量项目的结果均如此。这表明浙江省居民对当前相关机构和部门的决策公平评价满意度水平较低。
    具体调查结果如表2-2所示。

表2-2 浙江省居民“决策公平”感

 

 

居民回答情况

决策公平的测量项目

 

非常相符

比较相符

不太相符

完全不符

未回答

我感觉国家部门和地方机构在制定关系到我们利益的决策时会考虑我们的意愿

频数

49

243

250

45

4

百分比

8.3

41.1

42.3

7.6

0.7

当我对决策部门和机构有意见时,相关领导和上级会真诚地与我们交流并予以解释

频数

32

189

267

98

5

百分比

5.4

32

45.2

16.6

0.8

当我对政府部门或领导机构提出反对意见时,能够得到应有的信任与尊重

频数

32

226

257

71

5

百分比

5.4

38.2

43.5

12

0.8

    (3)“程序公平”感
    程序公平主要是测量调查对象对政府和相关部门具体执行政策过程中能否遵循公平原则。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省居民的程序公平感水平与决策公平感基本持平,但低于结果公平的评价水平;而且对程序公平的评价倾向于“完全不公平”的人数比例均在7%至8%。这表明浙江省居民对程序公平的不满意程度高于结果公平的不满意程度,而且评价态度是比较稳定的。
    具体调查数据结果如表2-3所示。

表2-3 浙江省居民“程序公平”感

 

 

居民的回答情况

程序公平的测量项目

 

非常相符

比较相符

不太相符

完全不符

未回答

政府和领导部门能够以公平的方式处理与我相关的矛盾与问题

频数

26

240

273

46

6

百分比

4.4

40.6

46.2

7.8

1

本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对在执行国家政策时能够遵循公开透明的原则

频数

30

273

240

44

4

百分比

5.1

46.2

40.6

7.4

0.7

本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在实际执行政策过程中能够照顾到基层人员的利益和社会公平

频数

30

261

254

42

4

百分比

5.1

44.2

43

7.1

0.7

    4.浙江省居民的生理公平判断
    (1)“性别公平”感
    调查结果表明,浙江省居民对当前社会当中因性别引起的公平差异评价为“不太公平”的人数比例最高,接近一半;认为性别公平水平“比较公平”的占据四成;认为非常公平或非常不公平的人数都比较少。这说明浙江省居民对性别公平的主流态度是不太公平,但这可能与调查对象的性别、身份等因素有关,后面的分类数据将予以详细分析。
    从具体数据来看,浙江省居民认为当前男性与女性在就业待遇方面“非常公平”的有人18人,占3.0%;认为“比较公平”的有250人,占42.3%;认为“不太公平”的有287人,占48.6%;认为“非常不公平”的有34人,占5.8%;有2人未回答该问题。

    (2)“年龄公平”感
    就年龄公平的判断来看,浙江省居民认为“不太公平”的意见占据主流,接近六成,其次是认为比较公平的人数比例近三分之一,认为非常公平和非常不公平的人数都比较低。
    从具体数据来看,我们调查的浙江省居民中认为不同年龄阶段的人在就业待遇方面的公平评价认为“非常公平”的有15人,占样本的2.5%;认为“比较公平”的有190人,占32.1%;认为“不太公平”的有345人,占58.4%;认为“非常不公平”的有40人,占6.8%;有1人未回答该问题。
    (3)“出身公平”判断
    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省居民认为当前社会家庭出身对个人发展的影响程度比以前加大的意见占据主流,认为“加大很多”和“有所加大”的合计达到62%。这表明在当今社会中家庭出身等先赋因素对个人发展的影响在浙江省居民心目中占有相当大的份量。
    就具体数据来看,在我们调查的浙江省居民中,认为家庭出身对个人发展的影响程度比以前加大很多的人有133人,占样本量的22.5%;认为此影响有所加大的有232人,占39.3%;认为出身影响比以前有所减小的有192人,占32.5%;认为减小很多的有32人,占5.4%;有2人未回答该问题。

    5.浙江省居民的“社会稳定”感判断
    (1)对“当地社会稳定程度”的评价
    调查结果表明,浙江省居民认为当地社会比较稳定的人占据大多数,接近八成,但认为不太稳定的人也不少,比例超过一成,认为非常稳定的人和认为非常稳定的人都很少。这说明当前社会秩序的稳定程度在居民心目当中总体上讲是好的,但不够稳定也是大家的共识。
    从具体数据来看,在我们调查的浙江省居民中,认为当地社会“非常稳定”的有45人,占7.6%;认为“比较稳定”的有459人,占77.7%;认为“不太稳定”的有67人,占11.3%;认为“非常不稳定”的有7人,占1.2%。
    (2)对影响社会稳定因素的判断
    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省居民认为对社会稳定程度影响最大的因素官员腐败程度,选择比例接近六成,其次是就业形势和贫富差距,这两者的选择比例也都超过了一半。后面按照人数选择比例由高低选择的依次是社会治安、物价、弱势群体的生存状况,这三项的选择比例三成到四成。选择“富人的社会责任感”、“群体性事故”和“邻里团结程度”的人数较少,比例都在一成以下。
    具体数据结果如表2-4。

表2-4 浙江省居民对社会稳定影响因素的选择

影响社会稳定的项目

频数

百分比

官员腐败程度

349

59.10%

就业形势

304

51.40%

贫富差距

304

51.40%

社会治安

251

42.50%

物价

225

38.10%

弱势群体的生存状况

202

34.20%

富人的社会责任感

48

8.10%

群体性事故

44

7.40%

邻里团结程度

21

3.60%

    6.浙江省居民对社会运行环境的满意度
    (1)社会运行环境指标的现状评价
    社会运行的好坏首先体现在各社会运转指标上。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省居民对社会运行环境各项目的评价中,满意程度相对比较高的主要是邻里关系、生存环境和社会治安,这三项打不及格的人数比例均在一成以下,而打80分以上的人数比例占到五成到七成;而满意程度偏低的项目主要是贫富差距程度、政府部门工作作风、干群关系、物价问题、征地拆迁的规范化,这五项打分为“不及格”的人数比例均超过17%,给“贫富差距状况”打不及格的人数高达21.8%,这五项的总体打分结果平均分都在70以下(见表2-7),这表明浙江省居民对这些方面的不满意程度相当明显。

表2-5 浙江省居民对社会运行环境的满意度评价

项目

评价

当地治安

贫富差距

政府部门工作作风

社会道德风气

生存环境

频数

频率

频数

频率

频数

频率

频数

频率

频数

频率

59分及以下

25

4.2

129

21.8

108

18.3

64

10.8

54

9.1

60-69分

49

8.3

159

26.9

147

24.9

113

19.1

81

13.7

70-79分

127

21.5

159

26.9

168

28.4

182

30.8

167

28.3

80-89分

211

35.7

115

19.5

134

22.7

183

31.0

192

32.5

90分及以上

179

30.3

29

4.9

34

5.8

49

8.3

97

16.4


表2-6 浙江省居民对社会运行环境的满意度评价(续)

项目

评价

干群关系

物价问题

征地拆迁规范程度

日常消费品质量

邻里关系

频数

频率

频数

频率

频数

频率

频数

频率

频数

频率

59分及以下

101

17.1

125

21.2

112

19.0

63

10.7

15

2.5

60-69分

153

25.9

150

25.4

131

22.2

115

19.5

49

8.3

70-79分

172

29.1

165

27.9

164

27.7

177

29.9

113

19.1

80-89分

132

22.3

124

21.0

138

23.4

178

30.1

245

41.5

90分及以上

33

5.6

27

4.6

46

7.8

58

9.8

169

28.6


表2-7 浙江省居民对社会运行环境的满意度打分状况汇总结果

 

样本数

全距

最小值

最大值

平均值

标准差

邻里关系满意度打分

587

79

20

99

79.92

11.59

当地治安状况满意度打分

591

79

20

99

78.86

11.82

生存环境满意度打分

591

92

7

99

74.02

13.52

日常消费产品质量情况打分

591

89

10

99

71.23

13.44

社会道德风气满意度打分

591

89

10

99

70.94

13.55

征地与拆迁的规范程度打分

588

89

10

99

67.33

16

干群关系满意度打分

589

94

5

99

66.89

15.04

政府部门工作作风满意度打分

587

93

6

99

66.46

15.91

物价问题满意度打分

589

89

10

99

65.88

14.51

贫富差距程度满意度打分

590

89

8

97

64.85

15.32

    (2)干群关系的纵向比较
    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省居民认为当前的干群关系有所好转和没有明显变化的人数比例占据主流,两者合计超过八成,但认为干群关系变得更差的人数比例也达到12.9%。这说明,与以前相比,干群关系的主流趋势是向好的方向转变,同时存在一定范围内的干群关系恶化。
    从具体数据来看,在我们调查的浙江省居民中,认为干群关系比以前变好很多的人有30人,占5.1%;认为有所好转的有270人,占45.7%;认为没有变化的有213人,占36.0%;认为变得更差的有76人,占12.9%,有2人未回答该问题。
    (3)农民工与城市居民关系的纵向比较
    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省居民对农民工与城市居民关系的评价倾向于认为明显好转和有所好转的人数比例占据大多数,两类合计占72.6%;认为没有明显变化的人占22.5%,认为农民工与城市居民关系变得更差的人数非常少。这表明在浙江省居民的印象中,农民工与城市居民的关系与以前相比,走向和谐与融洽的趋势是比较普遍的状况。
    从具体数据来看,认为农民工与城市居民关系比以前变好很多的人有65人,占11.0%;认为有所好转的人有364人,占61.6%;认为没有明显变化的有133人,占22.5%;认为变得更差的有27人,占4.6%。有2人未回答该问题。
    (4)对当地社区(村)干部是否依法办事的评价
    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省居民对社区(村)干部依法办事的评价满意度较低,认为社区(村)干部办事的规范程度不够,认为其不够规范和很不规范的人数比例超过半数;认为比较规范和非常规范的人数比例不足半数。
    具体数据显示,认为当地社区(村)干部依法办事方面“非常规范”的有12人,占2.0%;认为“比较规范”的有273人,占46.2%;认为“不够规范”的有261人,占44.2%;认为“很不规范”的有43人,占7.3%。有2人未回答该问题。
    (5)对周围人群心态乐观与否的评价
    调查结果表明,浙江省居民反映的周围大多数人的心态比以前更乐观的占主流意见,超过六成,其次是没有变化的占四分之一强。但反映“比以前更没有信心”的人数比例也超过了一成,这表明浙江省居民大多数人的心态是乐, 观、积极的,但也存在一定范围内(10%左右)生活心态比较消极的情况。
    就具体数据来看,反映周围的大多数人心态比以前的乐观的有355人,占60.1%;认为没有变化的有160人,占27.1%;认为周围的大多数人比以前更没有信心的有73人,占12.4%。有3人未回答该问题。
    (6)对怨恨心理人数变化的判断
    调查结果表明,浙江省居民认为现在抱有怨恨心理的人比以前有所增加的意见占据主流,认为现在抱有怨恨心理的人比以前增加很多和有所增加的人数比例合计达55%;认为现在抱有怨恨心理的人比以前减少的不足三成。这表明,从我们调查到的浙江省居民反映的情况来看,现在抱有怨恨心理的人比以前呈增长趋势。
    从具体数据来看,认为现在抱有怨恨心理的人比以前增加很多的有43人,占7.3%;认为有所增加的有283人,占47.9%;认为没有变化的有99人,占16.8%;认为有所减少的有150人,占25.4%;认为减少很多的有13人,占2.2%。有3人未回答该问题。

    7.浙江省居民对社会发展趋势的预测
    调查结果显示,浙江省居民对未来几年社会贫富差距的预测呈现“一边倒”,认为贫富差距将会继续加大的判断占据绝对多数,达86.8%;这充分表明公众对社会贫富差距控制的不乐观甚至是悲观情绪。认为底层社会向上流动的工作机会将上升的人占近四成,但认为下降的人也占四成,认为不变的两成。对于农村孩子的受教育机会,认为上升的人占绝对多数,达93.1%。在民众不满情绪的判断上,认为不满情绪将上升的人占近四所,认为将下降的人占36.7%,认为未来几年将不变化的人占23.2%。对法制健全程度的预测方面,认为法制将完善程度上升的占76.8%;认为法制健全程度下降的不到5%,这说明浙江省居民对法制将逐步走向健全的信心。在官员腐败问题上,认为官员腐败程度将上升的人为44.5%,认为其下降的只27.9%,认为不变的有27.2%;这表明虽然我们国家一再强调反腐败并加大治理力度,但公众对政府反腐败的信心不是太充足。在社会总体稳定程度的判断上,浙江省居民的总体判断倾向于乐观,认为稳定程度将上升的人数比例超过六成。在政府的威信力判断上,认为将上升的人数比例为44.5%,认为下降的为25.4%,认为不变的为29.4%。对于社会群体事件发生率,认为将下降的意见占据主流,认为上升的人数比例不到三成。在局部地区发生动乱的可能性上,认为其下降的意见占据主流,但也有21.3%的人认为局部地区动乱的可能性将会上升。
    具体数据统计结果如表2-8所示。

表2-8 浙江省居民对未来几年社会发展趋势的预测

对未来几年预测的项目

 

上升

下降

不变

未回答

社会贫富差距

频数

513

51

25

2

频率

86.8

8.6

4.2

0.3

底层向上流动工作机会

频数

233

229

125

4

频率

39.4

38.7

21.2

0.7

农村孩子受教育机会

频数

550

14

25

2

频率

93.1

2.4

4.2

0.3

民众不满情绪

频数

235

217

137

2

频率

39.8

36.7

23.2

0.3

当地法制健全程度

频数

454

29

107

1

频率

76.8

4.9

18.1

0.2

官员腐败程度

频数

263

165

161

2

频率

44.5

27.9

27.2

0.3

总体社会稳定程度

频数

360

76

153

2

频率

60.9

12.9

25.9

0.3

政府威信力

频数

263

150

174

4

频率

44.5

25.4

29.4

0.7

社会群体事件发生率

频数

160

335

92

4

频率

27.1

56.7

15.6

0.7

局部地区社会动乱可能性

频数

126

333

128

4

频率

21.3

56.3

21.7

0.7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公共与法政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