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2008年浙江城乡居民生活水平评估与分析

施幼薇  张申龙

    2008年以来,面对历史上罕见的低温、雨雪冰冻天气、地震灾害及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影响,省委、省政府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认真落实中央宏观调控政策,坚持“标本兼治、保稳促调”的总体思路,积极应对经济运行中出现的矛盾和问题,努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不断加强农业基础地位,统筹城乡发展,确保了浙江城乡居民收入持续增长。
    一、居民收支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生活水平较为稳定
    (一)城乡居民收入增长的特点
    1.城乡居民收入继续增长,实际增幅下降
    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对全省4450户城镇居民家庭抽样调查显示,2008年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7522元,同比增长10.3%,扣除价格因素,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4.0%。分阶段看,一季度、上半年及前三季度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分别为1.7%、3.6%和4.0%,由于价格涨幅逐季回落,收入的实际增幅出现回升趋势。但与2007年同期相比,可支配收入的名义增幅回落2.1个百分点。2008年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8845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067元,增长13.7%,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收入增长4.7%。一季度、上半年及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实际增长分别为5.4%、4.4%和4.7%,保持了平稳增长的势头。

表1 2000—2008年城乡居民收入增长情况

年 份

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元)

名义增长(%)

实际增长(%)

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元)

名义增长(%)

实际增长(%)

2000年

9279

10.1

9.1

4254

7.7

7.8

2005年

16294

12.0

10.4

6660

9.3

6.4

2006年

18265

12.1

10.9

7335

10.1

9.3

2007年

20574

12.6

8.4

8265

12.7

8.2

2008年前三季度(现金收入)

17522

10.3

4.0

8845

13.7

4.7

2008年全年预计

 

9-10

4-5

 

10-12

6-7

    2.城镇居民工薪收入增长幅度放慢,农村居民增长较快
    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1975元,同比增长6.6%,增幅比2007年同期回落5个百分点,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为62.4%,比上年同期缩小2.3个百分点。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城镇居民的工薪收入增长速度放慢。前三季度农村居民的工资性收入人均3742元,比上年同期增加451元,增长13.7%。其中,在非企业组织得到收入人均331元,增长11.7%;在本乡镇地域内企业从业得到的收入人均2902元,增长13.7%;在本乡镇以外从业获得的收入人均509元,增长14.7%。工资性收入的增长主要是由务工收入推动的,从原因看,主要是《劳动合同法》出台以来,企事业单位的最低工资标准有所提高,大部分企业也相应提高了职工工资水平,使得企业劳动报酬明显增加,同时由于价格水平的上涨,企业对职工的补贴也有所增加。此外,农村劳动力经过一定的技能培训后,其务工报酬增幅较大。
    3.农村居民家庭经营二三产业收入增长趋缓
    前三季度农村居民来自家庭经营的二、三产业现金收入人均1954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3%,分别比上年同期和今年上半年增幅减少5.8个和1.6个百分点。其中家庭第二产业现金收入人均899元,增长3.8%,第三产业现金收入人均1055元,增长4.8%。分行业来看,工业收入人均619元,比上年同期略有减少;建筑业收入人均280元,增长15.5%;交通、运输、邮电业收入人均331元,比上年同期略增;批零贸易、餐饮业收入人均419元,增长6.0%;家庭社会服务业现金收入人均105元,增长4.0%。
    4.经营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仍保持较快增长
    城镇居民经营、理财收入仍保持较快增长态势,成为我省城镇居民收入保持持续增长的动力。2008年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2427元,同比增长24.6%,增幅比去年同期高8.3个百分点;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财产性收入1019元,同比增长21.4%,增幅比去年同期略高1.1个百分点,出租房屋收入和投资房产等其它投资收入是财产性收入的主要来源,其中人均出租房屋收入496元,增长40.3%,其它投资收入221元,增长21.2%。但从分阶段情况看,财产性收入的同比增长幅度三季度比上半年回落18.8个百分点。由于股市的持续回落及房地产市场的低迷,居民财产性收入的增长幅度也放慢了脚步。前三季度农村居民获得的转移性和财产性等非经营性收入人均816元,同比增长6.0%。非经营性收入增长主要来自于房屋和土地租金、离退休金以及土地征用补偿等收入的较快增长。其中以房屋租赁为主的租金收入人均117元,增长22.1%;离退休金收入人均85元,增长25.4%;土地征用补偿收入人均114元,增长8.9%。同时,由于银行多次加息,农村居民利息收入也增长较快,比上年同期增长28.3%。此外,由于国家扶农政策的力度加大,农村居民获得的各种补贴(如粮食直补、生产资料补贴等等)也越来越多,同比增幅在50%以上。
    5.城镇居民转移性收入增长快于工薪收入
    城镇居民的转移性收入保持稳定增长态势。2008年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转移性收入3758元,同比增长12.6%,其中占转移性收入70%以上的养老金或离退休金人均2785元,同比增长13.1%。城镇居民转移性收入的增长幅度快于工薪收入的增长幅度。

表2 城镇居民收入主要来源及其增长 单位:元

收入项目

2006年

2007年

2008年
前三季度

2007年
前三季度

比上年同期增长(%)

家庭总收入

19954

22584

19178

17364

10.4

一、工资性收入

13016

14510

11975

11238

6.6

二、经营性收入

2172

2612

2427

1948

24.6

三、财产性收入

889

1080

1019

840

21.4

四、转移性收入

3877

4382

3758

3338

12.6

#养老金收入

2919

3313

2785

2462

13.1

 

表3 农村居民收入主要来源及其增长 单位:元

收入项目

2006年

2007年

2008年
前三季度

2007年
前三季度

比上年同期增长(%)

纯收入(季度为现金收入)

7335

8265

8845

7779

13.7

一、工资性收入

3646

4093

3742

3291

13.7

二、经营性收入

3030

3422

4288

3717

15.3

三、财产性、转移性收入

659

750

815

771

6.0

    6.收入水平仍然位居全国前列
    2007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0574元,这是自2001年起连续7年居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第三位,排在上海、北京之后,居全国各省、自治区第一位。从收入构成看,浙江城镇居民人均工薪收入为14510元,排在上海(18997元)、北京(17319元)、广东(14659元)之后,居全国第四位;人均转移性收入为4382元,排在北京(6428元)、上海(5579元)、天津(5912元)、江苏(4990元)之后,列全国第五。而浙江城镇居民的人均经营净收入和财产性收入分别达2612元和1080元,仍居全国31个省、市、区第一位。分别是全国平均水平2.8倍和3.1倍。但从“十一五”期间的收入增长情况看,2007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2005年增长26.3%,年均增长12.4%,增长幅度在七省市中居第四,比全国平均低2.2个百分点。“十一五”期间的城镇居民收入增长速度有所放慢。我省农村居民收入水平已连续 23年位居全国省区首位,2007年人均纯收入比全国平均水平4140元高出近一倍。

表4 七省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及增长情况比较 单位:元

 

2005年

2006年

2007年

2007年比2005年均增长(%)

2007年比2006年增长(%)

全国平均

10493

11759

13786

31.4

17.2

浙江

16294

18265

20574

26.3

12.6

北京

17653

19978

21989

24.6

10.1

上海

18645

20668

23623

26.7

14.3

江苏

12319

14084

16378

32.9

16.3

福建

12321

13753

15505

25.8

12.7

山东

10745

12192

14265

32.8

17.0

广东

14770

16016

17699

19.8

10.5

    (二) 城乡居民消费支出增长特点
    2008年前三季度全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1562元,同比增长8.2%,增幅比去年同期高2.8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2.0%。受今年物价快速上涨的影响,消费支出实际增幅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现金支出为5101元,比上年同期增加582元,增长12.9%,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5.4%。从消费支出的分类看,呈现以下特点:
    1.城镇居民食品消费支出增幅大,受价格上涨影响,恩格尔系数回升
    2008年前三季度我省城镇居民人均食品消费支出4176元,同比增长14%,比消费支出增长幅度大5.8个百分点。受价格上涨影响,恩格尔系数为36.1%,同比提高1.8个百分点。扣除食品价格上涨因素,食品消费支出实际下降2.3%。而人均在外饮食支出1202元,增长17.2%,占食品消费支出的比重为28.8%,同比提高0.8个百分点。
    2.城镇居民居住支出增长较快
    2008年前三季度我省城镇居民人均居住支出995元,增长15%,扣除居住价格上涨因素,实际增长8.1%,是八大类消费支出中增速较快的。住房装璜材料及人工费、房屋租金以及能源价格的上涨,带动了居民居住支出的快速增长。居住支出由上年的负增长转为今年较大幅度增长,其中的价格上涨成为推动因素。
    3.农村居民住和吃消费支出大幅增长
    从住的方面看,前三季度农村居民用于居住的现金支出人均1031元,同比增长26.9%,增幅位居八大类支出之首,拉动前三季度农村居民消费支出增长4.8个百分点。从居住支出构成看,购买建筑材料支出人均317元,增长39.3%;购买房屋装修、维修材料支出人均255元,增长62.2%;购买商品房支出人均48元,比上年同期大幅减少;购买生活用燃料支出人均80元,增长28.9%;支付水电费人均135元,增长14.1%。居住支出的大幅增长,一是居住支出呈现恢复性上涨,二是建材价格及水电费价格的大幅上涨导致支出增加,三是随着新农村建设和城市化进程推进,我省部分地区农村住房拆迁和新建相对较多。
    从吃的方面看,前三季度农村居民用于食品的消费支出人均1868元,同比增长17.5%,比上年同期快6.6个百分点。食品价格普遍上涨是此类支出增长较快的主要原因,同时,由于食品价格从下半年开始有所回落,使得该项支出的增幅比上半年回落0.8个百分点。分种类来看,前三季度农村居民用于购买谷物的支出人均104元,增长18.6%;购买水产品支出人均226元,增长12.1%;烟、酒消费支出人均321元,增长6.5%;购买蔬菜支出人均118元,增长20.5%;购买肉禽蛋奶支出人均468元,增长28.2%;购买食用油的支出同比上涨达到53.4%。
    4.居民衣着、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医疗保健支出平稳增长
    2008年前三季度我省城镇居民人均衣着支出1101元,增长9.4%;人均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支出542元,增长7.2%;人均医疗保健支出696元,增长10.2%。前三季度农村居民用于衣着的现金支出人均332元,同比增长9.8%;用于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的支出人均276元,同比增长5.5%;用于医疗保健的支出人均366元,同比增长5.8%。
    5.城镇居民交通通信支出同比略有减少,农村居民则有增长
    1-3季度人均交通通讯支出1818元,同比减少2.4%,其中人均交通支出1107元,同比减少3.2%,人均通信支出711元,同比减少1.2%。在交通支出中人均购买交通工具支出434元,同比减少34.3%;而汽车拥有量的增长和车辆用燃料价格上涨,使车辆用燃料、车辆使用税费等交通工具服务费支出大幅增长,据测算,前三季度的人均汽车使用费(包括车辆使用税费、维修费、燃料费及保险费等)为569元,同比增长62.1%。其中人均车辆用燃料及零配件支出同比增长94.9%,人均车辆保险费同比增长56.9%,人均交通工具服务支出同比增长12.7%。前三季度农村居民用于交通和通讯的支出人均578元,同比增长3.9%,主要是购买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的数量均比上年同期有所减少,农村居民用于购买交通工具的支出比上年同期下降了4.4%。而同时,伴随着燃料价格的一再上涨,燃料费支出增长高达27.5%。
    6.城镇居民文化娱乐教育消费支出低幅增长,农村居民略有减少
    2008年前三季度我省城镇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1843元,同比增长1.8%。其中,购买文化娱乐用品支出331元,同比下降6.2%;受团体旅游支出增长的影响,人均文化娱乐服务支出433元,同比增长12.7%,而体育健身活动渐趋流行,支出大幅增长,同比增长达51.4%;人均教育支出基本持平,虽然受取消义务教育学杂费、课本费等政策因素影响,使城镇居民人均购买教材费和义务教育学杂费同比分别减少31.9%、81.3%,但家庭对子女教育的支出早已延伸到校外,家教费和培训班费的支出仍然居高不下,1-3季度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家教费和培训班费282元,同比增长20.9%。前三季度农村居民用于文化教育、娱乐和现金支出人均547元,同比减少0.7%,出现了用品购买增长和教育服务费减少并存的情况,其中购买文教娱乐用品支出人均116元,增长18.7%,教育服务费支出人均371元,同比下降6.7%。
    (三)城乡居民生活水平总体较为稳定,基本生活消费以外开支增加
    1.服务消费增长较快
    2008年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3596元,增长9.0%,农村居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1611元,增长9.6%,均保持了较快的增长,由于服务价格基本平稳,服务性消费支出的实际增长与名义增长相同。城镇居民服务性消费支出实际增长幅度比消费支出实际增长幅度高7个百分点。在服务消费中,家政服务支出增长较快,1-3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家政服务支出44元,同比增长32.1%。
    2.在外饮食消费的增长幅度快于食品消费的增长幅度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上餐馆用餐的频率越来越高。2008年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在外饮食消费1202元,同比增长17.2%,在外饮食消费增长幅度比食品消费高3.2个百分点,在外饮食占食品消费的比重达28.8%,即在食品支出中,有接近三成的钱花在餐馆。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在外饮食支出273元,同比增长18.3%,在外饮食消费支出已占到整个食品消费支出的14.6%。
    3.城镇居民美容消费不断增长
    生活水平的提高使老百姓不仅限于穿着打扮,买高档化妆品、上美容院也渐趋流行。2008年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购买化妆品和美容服务支出127元,同比增长25.7%,已占到消费支出的1.1%。化妆、美容已成为爱美人士不可缺少的日常消费。
    4.网络消费支出增长加快
    互联网的存在改变了人们的购物观念,网上购物出现加快趋势,2008年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通过互联网购买商品或服务支出29元,同比增长85.5%,网上购物以价格优势和便捷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而随着互联网普及率的提高,接入互联网已不局限于计算机,手机上网也越来越普遍,1-3季度城镇居民每百户接入互联网的移动电话已达到12部,同比增长超过1倍,随时随地上网已成为越来越的人的选择。随着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和互联网普及率的提高,网上购物也逐渐走入农村居民家庭。
    5.健身、旅游消费增长较快
    2008年前三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健身及参观旅游消费支出达353元,同比增长12.2%,其中健身活动消费支出增长51.4%,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旅游消费支出25元,同比也有所增长,健身、旅游已成为人们工作、学习之余放松身心的一种生活方式。
    二、城乡居民生活中值得关注的几个问题
    1.城镇居民低收入家庭收不抵支现象仍然存在
    据调查,今年前三季度我省城镇10%最低收入户人均可支配收入5354元,同比增长12.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7%;人均消费支出5794元,同比增长21.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4.4%。10%低收入家庭人均消费支出比可支配收入高出8%,消费支出实际增幅比可支配收入实际增幅高8.7个百分点,而10%低收入家庭购买食品因涨价人均每月多支出39元。
    2.农村居民家庭经营工业收入增收效应有所减弱
    在很长一段时间,农村家庭工业一度曾是我省农村居民增收的主要拉动力之一。2003年各季我省农村居民来自家庭经营工业收入的增幅都在20%以上,2004年家庭经营工业收入的增速明显趋缓,总体上比2003年回落10个百分点左右。到2005年,甚至出现了负增长,在2005年负增长的基础上,2006年并没有出现较好的增长态势,而仅仅是小幅回升,2007年各个季度也是有增有减,直至2008年各季也是如此,家庭经营工业的辉煌已不复存在。随着国家宏观调控措施进一步出台,由于企业生产成本的提高和资金紧缺,家庭经营二三产业面临着重新洗牌的风险。如何在“富民强省,创新创业”的背景下,让小而散的农村家庭工业继续发挥增收的作用,显得越来越迫切。
    3.食品价格上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
    食品价格上涨过猛,波及面大,引起城镇居民主要食品消费量出现下降,影响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前三季度我省城镇居民人均猪肉消费量同比下降2.4%,牛肉消费量下降15.4%,鱼虾消费量分别下降7.3%和13.7%,鲜菜类消费量下降3.9%,鲜果鲜瓜消费量分别下降10.3%和26.8%,鲜乳品消费量下降11.8%,各类食品消费量下降意味着部分城镇居民生活消费水平有所降低。
    4.农村居民消费缺乏热点
    从调查数据的表现看,我省农村居民前三季度居住消费支出大幅增长,但是居住支出既有消费的性质,也具有投资的性质,农村居民往往是挤压了日常消费、动用存款和结余来购建新房,因此它并不是真正意义的消费热点。如果扣除居住支出的影响,其他各类消费支出合计比上年同期增长10.4%,扣除物价上涨影响,实际仅增长2.5%,可见,农村居民用于购买生活用品和享受各项生活服务的数量增长很少,改善生活的效果并不明显,农村居民消费缺乏热点。
    三、对策建议
    1.坚持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将生活的改善从物质的提高向物质、精神和生态的全面改善转变。
    30年改革开放使人们的物质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精神生活也得到了极大的丰富。但在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人们的思想素质没有得到相应的提高,人们生存的生态环境出现了滑坡的现象。在建设全面小康的过程中,不但要继续发展经济,更应充分重视人和自然的和谐发展和人的素质的全面提高。将生活质量提高的重点从物质的提高向物质、精神和生态的全面提升转变。
    2.多管齐下,努力解决收入差距问题
    近年来的居民收入差距不断扩大问题已引起了从中央至地方的各级党政领导的高度重视,浙江也相继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调节收入分配,如:进一步扩大保障覆盖面、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对低保家庭实行价格补贴;省委省政府关于“低收入城市居民增收行动计划”和“低收入农户奔小康工程”也相继启动,正在努力改善低收入群体的收入状况。但分配领域的矛盾还比较突出,从根本上解决好各种各样的问题,任务相当繁重。必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在努力发展经济的同时,加快市场建设、建立公平的社会竞争平台,加强收入分配领域的法制建设,继续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加大对低收入群体的扶持力度,打破垄断,消除不正当竞争等方面多管齐下,以缓解社会矛盾,不断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能力,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3.让社会保障随着人口的迁移流动起来
    劳动力人口频繁流动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一大特点,而由于受现有保障机制的约束,影响了劳动力在各地的流动。在扩大覆盖面、提高保障水平的基础上,应尽快建立适合人口流动的社会保障机制,使劳动力在流动过程中不会失去保障,也不会因保障而影响劳动力的合理流动。
    4.推进城市化进程,有效增加农民收入
    近年来,我省在推进城市化进程中采取了一系列政策举措,如积极稳妥地调整行政区划,加快乡镇工业园区建设,鼓励农村居民向城市、城镇转移落户等。城市化就是让散居在广大农村的居民和各类企业集聚城市,而发挥更高的集聚效应和规模效应。通过城市化程度的提高,农村人口较大幅度减少,仍停留在农村的居民可以较少的人力成本经营相同的土地资源而提高人均收入。同时,由于城市化推进,也能促进农民拓宽增收的渠道,从而真正实现收入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