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浙江禁毒形势分析与评估

朱 志 华

    毒品与艾滋病、恐怖主义、贪污腐败现象同为世界四大公害,是生长在人类社会肌体上的毒瘤。据统计,毒品问题已涉及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130多个国家、地区存在毒品消费问题;全球吸毒人数超过2亿,每年有10万人因吸毒死亡,1000万人因吸毒丧失劳动能力;全球每年的毒品交易额高达8千到1万亿美元,约占全球贸易总额的13%,是仅次于军火贸易,高于石油贸易的第二大买卖;在世界全部刑事犯罪中,和毒品相关的犯罪甚至高达三分之二。
    一、浙江禁毒形势分析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随着中国对外开放,国门渐开,国际交往日益增多,境外毒品又开始流入中国,并逐步发展为“多头入境,全线渗透”的态势。八十年代中后期,以海洛因为代表的毒品在我国出现,此时的毒品以过境为主;到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毒品过境通道已经形成,国内吸毒人员增加,出现毒品过境和消费并存局面。从1991年到2007年,全国共破获毒品案件150万余起,抓获毒犯60余万人,近几年,每年强制戒毒人员都超过30万。2007年,我国破获毒品案件达5.66万起,同比上升22%;抓获毒犯6.81万人,同比上升20.7%。
    1990年全国登记吸毒人员为7万人,1993年为25万,1995年为52万,1999年为68万,2001年为90万,现在已超百万人,按照国际惯例,显性吸毒与隐性吸毒的比例为1:5,有的按1:7统计,所以实际吸毒人员我国已达近千万之多,每年耗费毒资上千亿元。吸毒人员最终结果往往是人财两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祸害社会。毒情严重的国家,监狱关押的罪犯百分之六、七十与毒品有关,我国50%以上的吸毒人员兼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吸毒、染毒最多的三类人分别为:男人、35岁以下青少年、社会闲散人员。据2004年统计,三者分别占登记在册吸毒人员总数的84%、75%和53.6%。女性吸毒人数也呈上升趋势。2004年登记在册的114万吸毒者中,女性占了近20%,其中某些省区,女性吸毒占比高达80%。而吸毒女人中,有80%多的女性因需求毒资而走上卖淫道路。

全国登记在册吸毒人数统计表

年 份

登记在册吸毒人数统计表

1991年

14.8万

1995年

52 万

1999年

68.1万

2000年

86 万

2002年

100 万

2003年

105 万

2004年

114.04万

2005年

116万

2007年

95.7万

    浙江省毒情发展形势与全国类似。八十年代起步滋生,当时主要以贩毒为生财之道,在云南省被抓获的浙籍毒犯,一半以上是苍南人,有的毒犯甚至扬言:“牺牲我一个,幸福几代人”。当时的浙江“三桥”(即柯桥、路桥、虹桥)也因“毒”而闻名。到了九十年代,毒品出现蔓延发展,甚至引发重大刑事案件。1995年,金华发生一起杀死5人的特大凶杀案,作案者即是吸毒人员为筹集毒资而实施杀人抢劫。1996年,我省舟山市首例侦破一起冰毒大案,即台湾人投资生产冰毒,外销日本、台湾等地。
    到九十年代后期和进入21世纪后,毒情形势依然严峻,甚至出现高发态势。1987年我省发现首例吸毒者;1993年,浙江首次发现因吸毒致死的案例;而到了1997年,我省吸毒人员超越万人,其中青少年占了全部吸毒人员的94%,最小的年龄才14岁;2000年,吸毒人员有24000人,到了2007年,登记在册的吸毒者已高达78000人,出现一种递增不断加快趋势。
    浙江省毒情发展的特点有以下几个方面:1)吸毒面广量大。从1997年至2007年的10年中,吸毒者每年平均增长24.7%;吸毒人员总量我省列全国第七位,其中吸食海洛因毒品的人数位居全国第八。到目前为止,全省十一个市,再也找不到一个“无毒县”了;2)毒品来源渠道多。除了来自四大毒源地区的“金三角”和“金新月”外,还发现来自朝鲜半岛的冰毒、海洛因从东北流入;来自印度的氯胺酮(K粉)、南亚的苯丙胺;另外非洲的大麻,美洲、欧洲市场常见的可卡因等古柯类毒品也不时出现;3)贩毒手法花样翻新。毒品贩运的方式,主要还是自驾车、长途大巴和铁路,同时利用飞机、货物托运、邮寄速递、人体藏毒等渠道将毒品从毒源地直运到我省的情况也不断增多;此外,还有利用怀孕、哺乳期妇女、病残人员和未成年人等特殊群体贩毒的;甚至利用物品内壁藏匿毒品,将毒品稀释成溶液后运输或者伪装成别的产品贩运;4)外省籍在浙人员涉毒严重。2006年,吸毒者及贩毒者,外省籍的分别占两类人员总数的42.3%和76.4%,毒犯人数仅次于云南、广东。在我省不少地方,外省籍涉毒人员已左右了当地毒情的发展。在我省贩毒的外来人员主要来自川、贵、渝、云、湘、鄂、皖七省市;大宗毒品对我省的贩运渗透,除“金三角”以外,数云南、广东最为严重;5)新型毒品发展迅速,其一大特点是群体吸食。1995年我省发现首例摇头丸,至2008年吸食新型毒品的人员已将近2万9千多人。在新增加的吸毒人群中,吸食新型毒品的占了70%。目前全省在册吸毒者,吸食新型毒品的占了24.4%,远高于全国12.3%的平均水平。近几年,新型毒品吸食者增幅年均达95.8%;6)易制毒化学品、精神、麻醉类药品流失。我省是化工、医药大省,易制毒化学品品种丰富,涉及企业面广量大。2005年以来,查获10多起走私、非法买卖案;2007年,又查获一起企图将17吨易制毒化学品原料走私出境到“金新月”地区的大案;7)不时发现本地制毒、外国人涉毒的新动向。2006年、2007年两年时间,在省内一共查获9起制作氯胺酮案件;2007年1月,杭州公安在富阳查获首例制造海洛因案件,抓获6人,其中有2人是缅甸制毒技师;2007年1月,浙江公安联合广东公安侦破一起制造冰毒案,抓获2名台湾技师;2006年至2007年侦破南非毒贩贩毒案,查获大麻54公斤、制毒药品7吨,毒贩企图将毒品夹藏于防火门内出口。8)涉黑涉枪毒品案件增多,黑恶势力与毒品犯罪交织,以枪护毒,枪毒同流。2007年,杭州公安连续侦破两起大案,都存在黑毒勾结。枪毒合流的状况,其中一涉黑、吸毒贩毒团伙被抓获157人。2008年1-8月,破获涉枪毒品案件11起,缴获各类枪支19支、子弹50发。毒品犯罪团伙成员之间大多是家属、亲戚和朋友关系,纠合更为紧密,社会危害更大。
    二、浙江禁毒工作发展评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改革开放、对外交往不断扩大,针对新形势的毒品问题又重新出现,中国掀起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次禁毒斗争。1979年,刑法设立了制贩、运输毒品的罪名;1982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禁绝鸦片烟毒问题的紧急指示》,对查禁烟毒作出部署;1990年,成立国家禁毒委员会;同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颂布了关于禁毒的决定,共16条;1995年,国务院发布《强制戒毒办法》;1997年修改刑法时,将涉及毒品的罪名增加到13个;1998年公安部设立专门机构——禁毒局;1999年,中国禁毒基金会成立(全国性非营利社会团体),国家财政拨专款五千万元作为启动资金。特别是2004年10月,胡锦涛总书记作出了开展禁毒人民战争的批示后,2005年4月,国务院、国家禁毒委员会进行全国电视电话会议布署,一场为期三年的禁毒人民战争拉开了序幕。
    浙江省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党中央、国务院统一领导、部署下,与毒品的滋生、蔓延、泛滥展开了积极斗争,采取禁种、禁贩、禁吸并举、堵源截流、标本兼治、治小治早治根的各项有力措施。从1982年至1993年,全省共铲除非法种植罂粟81.3亩共75.86万株,缴获罂粟果2000多公斤及罂粟种子、鸦片和鸦片半成品一批;1992年,省人民政府成立省禁毒工作领导小组。1995年3月16日,在毒情比较严重的温州苍南,全省第一个缉毒大队成立;3月17日,浙江省在苍南召开首次全省禁毒工作会议,标志着我省禁毒工作进入了一个新阶段。1995年4月4日,我省第一家强制戒毒所在杭州成立,绍兴、温州也随后相继成立。该年,全省侦破制贩毒品案件429起,打击处理毒犯642人,对786名吸毒人员进行了强制戒毒和自愿戒毒。1996年,全省查获贩毒案件607起,吸毒案件2485起,人员3632人,强制戒毒2278人。1997年,全省共查获贩毒案件2345起,吸毒案件5581起,抓获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11244人,吸毒登记人员达11201人,强制戒毒6836人(温州占6037人),劳教戒毒1221人,自愿戒毒3163人,缴获一批海洛因、冰毒等毒品及毒资近130万元,罚没款近252万元。1999年12月5日,省委省政府在温州召开全省禁毒工作会议,标志着全省禁毒工作得到全面加强。从1997到1999年9月,全省共查获毒品违法犯罪案件2.2万起,查获毒品违法犯罪团伙1268个、5523人,查获涉毒人员约3万人,缴获各类毒品3228公斤,铲除非法种植罂粟77万株,共有4193名毒犯被追究刑事责任,其中判处死刑37人,死缓51人,无期徒刑92人。此外,全省已拥有18个强制戒毒所,3个劳教戒毒所,7个自愿戒毒所,已强制戒毒近1.8万人次,劳教戒毒4954次,自愿戒毒6828人次。此时全省在册吸毒人员已达20372人,会议决定将毒情严重的苍南县、绍兴县、温州市鹿城区、平阳县、瑞安市、永嘉县、萧山市、慈溪市、温岭市、义乌市、桐乡市、舟山市普陀区等12个县市区列为我省重点整治地区(其中苍南、绍兴两县已被国家禁毒办列为全国重点整治地区)。1999年12月17日,国家禁毒办表彰了1991—1997年全国禁毒工作先进单位和个人,我省乐清市政府等3个单位和16名个人名列其中。

附:1995年—1999年有关涉毒数据:

项目
年份

涉毒
案件数

吸毒
人员数

抓获
人员数

强制戒毒人数

海洛因
千克

鸦片
千克

1995

1204

1064

1706

786

9.19

11.35

1996

3180

3632

4464

2278

21.6

3.55

1997

8450

8614

11244

6836

23.4

7.22

1998

6988

7286

8935

5487

28.4

 

1999

7853

8281

10425

6373

26.24

 

2000

3544

5641

8332

8951

32.9

 

     进入二十一新世纪以后,浙江省禁毒工作不断创新,不断向纵深发展。2000年2月,浙江省综治委、浙江省禁毒委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创建“无毒社区”活动的实施意见》,即以禁吸戒毒工作为重点,把禁吸、禁贩、禁种、禁制工作的各项目标、任务、措施、责任落实到基层组织,使政府部门的禁毒行为转化为全社会的行为。创建“无毒社区”活动的目标是达到“四无”:即无贩毒、无吸毒、无种毒、无制毒。2005年3月,省政府在温州乐清市召开全省禁毒工作会议,提出了我省逐步实现“实有吸毒成瘾人员零增长”的工作目标,下发了工作规划,推动禁毒工作全面、均衡、有序开展。2005年4月,国家禁毒委部署开展禁毒人民战争会议后,省禁毒委结合我省实际,也相应召开会议进行部署。2005年8月,省禁毒委下发《浙江省禁毒委员会成员单位开展禁毒人民战争任务分解》等文件,出台了禁毒人民战争“五大战役”实施方案和工作意见。精心组织、动员全社会力量开展了一场为期三年、规模空前、声势浩大的禁毒人民战争。三年来,全省共接到群众举报涉毒违法犯罪线索11343条,从中查破刑事案件3000余起,治安案件6850余起;累计发放举报、奖励经费800余万元,其中个案举报最高奖励达到10万元;群众及吸毒人员家属揭发、扭送吸毒人员3200余人次。全省还成立374支禁毒志愿者队伍,共有禁毒志愿者近16000名。
    禁毒预防战役。浙江各地围绕“参与禁毒斗争,构建和谐社会”的主题,开展了一系列主题鲜明、形式多样、社会反响强烈的宣传教育活动,提高了人民群众识毒、防毒和拒毒的能力,全民参与禁毒斗争的氛围日趋浓厚。三年来,我省牢牢把握“6.3”虎门销烟纪念日、“6.26”国际禁毒日、“12.1”世界防治艾滋病日、“12.4”全国法制宣传日等重点时段,以青少年、外来流动人口等为重点对象,充分运用广播电台、电视台、各大网站、报刊杂志等各种媒体,采取公开销毁毒品、播放禁毒公益广告、举办禁毒电影周和文艺演出、知识竞赛、新闻发布、征文活动、签名宣誓等多种形式,不断营造全民禁毒的舆论氛围。据初步统计,禁毒人民战争期间,全省共开展各类规模大、辐射广的禁毒宣传活动1013场,直接参加人数达21万余人次;各地群众自发组织文艺演出等公益活动1200多场次。尤其是2006年和2007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焦点访谈、法治在线等多个栏目连续播出有关我省禁毒人民战争的专题报道,取得很高的收视率和好评率,有力推动了我省禁毒人民战争的发展。在面向社会广泛开展禁毒宣传同时,浙江省还突出重点,针对青少年学生、外来务工人员、无业闲散人员以及娱乐场所从业人员等群体,加强禁毒宣传教育。据统计,三年时间,全省共举办各类禁毒培训班1855次,受众达161万余人,发放禁毒宣传资料近426万份。诸如在小学五年级至高中二年级开设禁毒预防教育课程,开展读一本禁毒书籍,看一部禁毒专题片、举行一次禁毒宣誓等“十个一”活动。特别是省教育厅在我省高考试题中巧妙设计禁毒内容的专题,发挥了积极的教育引导作用。此外不断加强对吸毒高危人群的宣传教育,如在娱乐场所张贴禁毒警示广告、标语,在KTV场所安装视频点歌系统禁毒软件,志愿者向戒毒人员赠送图书;结合外来流动人口管理,温州、台州等地专门建立了“外来人员禁毒教育基地”,大大提高了外来人员识毒、防毒的能力。三年来,共建成禁毒教育基地6个,其中国家级1个,市级5个;禁毒宣传栏、宣传窗791处,在全省89个青少年宫内布建了禁毒宣传角。特别是座落于横店影视基地的国家级禁毒教育基地,三年来参观人员累计达到30余万人。
    禁吸戒毒战役。2006年,浙江省禁毒委部署开展为期四个月的吸毒人员排查收戒工作,提出“三个一律”的执法要求,即初吸成瘾的一律强制戒毒六个月、复吸一律劳动教养、吸食新型毒品尚未成瘾一律行政拘留十五天,严格杜绝以罚代戒、以拘代戒等现象的发生。通过专项行动,全省共收戒吸毒人员4.9万人次,其中强制戒毒1.97万人次,劳教戒毒1.28万人次,有效减少了社会面吸毒人员,明显降低了毒品的消费需求,有力阻断了毒品的传播扩散。针对吸食海洛因毒品一度比较突出的问题,在2005年初,省禁毒委就作出优先解决该问题的决策。经过三年努力,海洛因成瘾人员管束率从2005年的18%上升到2007年底的25%;吸毒人员在控率从2006年8月的59%年上升到2008年5月的81%,暂居全国第二;全省海洛因成瘾人员年环比增幅从2005年的13.9%逐步降低到2007年底的8.8%。2005年7月,2007年9月,浙江省平安办、综治办、禁毒办等部门联合下发创建“无毒社区”考评办法,积极引导、紧紧把握帮教工作这一创建活动的核心内容。妇联、团委、工会等部门以“不让毒品进我家”、“社区青少年远离毒品”、“职工拒绝毒品零计划”等专项活动为载体,广泛宣传防毒、拒毒知识;政法、综治、民政等部门大力支持禁毒工作群防群治和社区创建,夯实禁毒工作社会基础;卫生、司法、公安、药监等部门积极开展吸毒人员集中管束和戒毒治疗,减轻毒品的社会危害。广大基层党政组织、公安派出所和禁毒志愿者、社区工作者通过落实戒毒出所人员帮教衔接制度,建立一系列社会帮教机制,采取定期或不定期尿检、个别谈话、集中教育、帮助解决工作、生活困难等方法,有效降低戒断人员的复吸率。截至2007年,全省共有1.5万名戒毒人员接受社会帮教,其中戒断巩固三年以上的达7985人,他们中的大多数已回归社会,恢复了正常工作生活。此外,各地从减少毒品危害出发,认真做好吸毒成瘾的社区药物维持治疗工作。全省共开设美沙酮维持治疗门诊点18个(到2008年10月已增至30个),服药点2个(到2008年10月已增至6个),三年累计治疗8.5万人次,日场门诊量近2千人次,累计服用美沙酮3.5万余升(按每人每天吸食海洛因0.5克计,减少了约2亿元、4000余公斤的海洛因交易),萎缩了毒品消费市场,控制了艾滋病经注射毒品的传播,改善了海洛因成瘾者的生活质量,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堵源截流战役。首先,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领导下,大力开展禁种铲毒攻坚战。以“巩固扩大零种植,确保零产量”为目标,以偏远山区为重点,严格落实禁种铲毒责任制。林业、农业等部门以“不让毒品原植物种子落地”活动为载体,在丽水、衢州、温州等重点山区、林区进行踏勘铲毒和禁种宣传,及时发现和铲除零星非法种植的毒品原植物,依法处理了一批非法种植的违法犯罪人员,不断扩大我省“零种植”的地域范围,巩固“零产量”的禁种成果。三年来,全省共发现铲除非法种植罂粟16万余株,破获非法种植罂粟500株以上的刑事案件6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78人。同时,由省公安厅牵头,建立铁路、交通、民航、海关、邮政、边防、人民银行等部门参加的堵源截流联席会议制度,定期通报毒情,积极开展毒品查缉、高危人群和涉毒资金监控等工作,构建严厉打击毒品犯罪的查缉防线。在三年禁毒人民战争期间,铁路公安破获各类毒品案件16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97名,缴获毒品1.8公斤;民航公安先后破获3起公安部目标案件;海关破获走私案件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5名,缴获易制毒化学品4.75千克。公安、邮政部门联手打击利用邮递渠道的贩毒活动,共破获邮包贩毒27起;公安边防部队在堵源载流和专案侦查中,共破获毒品案件20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53名,缴获各类毒品10公斤。此外,全省各级禁毒执法部门加强跨省市、跨区域的情报交流与办案协作,建立双向、多向互动的缉毒合作机制。在打击我省区域性毒品犯罪专项行动中,彻底摧毁了一批吸、贩毒团伙。其中破获3人以上外省籍贩毒团伙案件481起。在公安部组织牵头下,各级公安机关加强与华东各省市及云、贵、川、渝等省市的情报信息交流和办案协作,相继破获一批案件,有效提高查堵毒品的工效。在参与历时四个月的公安部“天网”行动中,浙江公安抓获涉毒嫌疑人23名,缴获毒品3.4千克,综合成绩在全国21个参战单位中名列第四,受到通报表扬。
    禁毒严打战役。在开展禁毒人民战争过程中,全省各级公安机关始终坚持“零容忍”理念,始终保持严查严打涉毒违法犯罪的高压态势。在具体工作中,公安禁毒部门一方面强化“打零”不放松,坚持“逢吸毒必查毒品来源,逢贩毒必查上下家”原则,对点多面广的零包贩毒案件露头就打,以减少社会上毒品的供应。三年来全省共破获缴毒数在10克以下的零星贩毒案件6899起。“打零”工作的经验和成效得到了国家禁毒委、公安部领导的充分肯定与推广。另一方面,坚持以“打团伙、摧网络、破大案、抓毒枭、缴毒资”为重点目标,对重特大毒品案件采取挂牌督办、破案奖励、目标责任制等措施,强化攻坚、打击力度,震慑毒犯嚣张气焰。三年来,全省共破获毒品案件11051起,其中百克以上毒品案件734起,千克以上毒品案件123起,摧毁3人以上涉毒犯罪团伙871个,摧毁制毒工厂、窝点20个;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13420名;缴获海洛因、冰毒、麻古、摇头丸、“K”粉(氯胺酮)类毒品折合海洛因263.7千克。缴获涉毒枪支177支、运毒车辆58台、毒资折合人民币1184万余元。其中破获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15起,省挂牌督办案件9起。浙江省破获毒品案件数、抓获犯罪嫌疑人数以及打击处理毒品犯罪团伙数等衡量缉毒破案效能的主要指标,连续三年创新高,并保持全国前四位,禁毒民警人均破案数位居全国第二。其中破获的典型毒品案件有杭州“11.27”制贩毒案、宁波“2.1”贩毒案、温州“7.17”贩毒案、台州“10.28”贩毒案、义乌“10.12”跨国走私易制毒化学品案、部督“天网”行动系列专案等。特别是浙江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联合作战历时五年,辗转多个国家和省区,于2007年9月成功侦破了被公安部列为该年度全国十大毒品精典案例的苍南“捕鲸行动”专案,抓获制贩毒嫌疑人10名,摧毁制毒加工窝点一处,缴获冰毒20公斤,冰毒半成品46公斤,制毒原料麻黄素21公斤,制毒设备及工具一套,汽车一辆,彻底端掉了一个隐藏深、网络广的特大跨国制贩毒集团。有力地震慑了毒品犯罪的不法气焰,打出了禁毒人民战争的声威。此外,三年来,全省还累计查处吸毒人员49038名,其中强制戒毒19651名、劳教戒毒12768名、治安拘留16619名,有力遏制了毒情蔓延的势头,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禁毒严管战役。为从源头上严防易制毒化学品以及麻醉药品、精神药品流入非法渠道,各级禁毒部门会同政府有关部门不断加大监控管理工作力度,规范市场秩序,提高监管效率。2005年12月,成立了由省公安厅、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省外经贸厅、省卫生厅、杭州海关、宁波海关、省物价局、杭州铁路办事处、省交通厅、省工商局、省环保局等12家单位参加的省易制毒化学品管理办公室,负责组织、协调和会商全省易制毒化学品管理工作。到目前为止,全省11个市和30个县(市)均成立了易制毒化学品管理办公室,形成有专门机构从事易制毒化学品管理工作格局。通过深入调查模底,已初步掌握了浙江省易制毒化学品生产、经营、使用的数量、规模、种类及主要流通渠道等情况,摸清了易制毒化学品企业底数,截至2007年12月,全省已经列入“监管的易制毒化学品企业1.28余万家,其中:一类易制毒化学品企业62家、二类易制毒化学品企业1213家、三类易制毒化学品企业1.16余万家。在摸清底数前提下,结合企业实际,组织企业法人、办证人员开办专业培训班,不断增强行业自律意识。三年来,共开办培训班220期,培训管理人员1.52万余人次。同时,为提高管控能力和服务水平,省公安厅在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等部门支持、配合下,研发了《易制毒化学品信息管理系统》,实现了网上申报、网上办证、网上监管。截至2007年12月,全省已有1.2万余家企业应用易制毒化学品信息管理系统,通过网上办理购买、运输许可(备案)证明12万余份。三年来,共发现了300余条易制毒化学品可疑流向和非正常使用线索,查获一大批违法违规案件,并责令300余家违规操作的企业进行整改,有效规范了易制毒化学品的管理秩序。
    三、以实施《禁毒法》为契机,全面推进依法禁毒工作
    二○○八年六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在全国开始施行。浙江省人民政府于5月29日召开了全省禁毒人民战争总结表彰暨《禁毒法》贯彻实施动员大会,这既标志着为期三年的禁毒人民战争取得了阶段性的显著成绩,同时也标志着禁毒工作进入了依法全面推进的历史新阶段。三年禁毒人民战争虽然取得重大战果,然而全球范围的毒品问题仍呈蔓延之势,相当时期内,滋生涉毒违法犯罪的外部环境难以好转,从浙江省总体情况看,毒品问题继续呈上升发展态势,吸毒人数总量持续增多,新增吸毒成瘾人员数量依旧很大,尤其是吸食滥用新型毒品的群体不断扩张与增长;毒品犯罪的诱发因素增多,案发势头继续攀高,跨国跨省贩制毒品大案时有发生。截至2007年底,全省登记在册吸毒人员84745名,其中列入公安部数据库的有57357名,位居全国第六;2007年全省查获吸毒人员达19714次,其中新增吸毒人员有13196名,均为历年之最,同比分别增长22.81%和20.51%。2008年1至8月,全省共破获各类毒品案件3487起,同比上升15.96%,其中新型毒品案件1797起,同比上升42.06%,占全部案件的51.53%;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4674人,同比上升14.73%,其中外省籍人员3322人,占总数的71.07%;涉及新型毒品的犯罪嫌疑人2544人,占总数的54.43%;移诉毒品犯罪嫌疑人4386人,同比上升19.50%;缴获新型毒品折合成海洛因为101310克,同比上升140.16%,占缴毒总数的87.51%。查处吸毒人员15629人次,同比上升18.70%,其中吸食新型毒品人员9550人,同比上升47.95%,占查处总数的62.55%。面对严峻的毒情形势,禁毒工作任重道远。
    (一)毒品渗透形成重压。就世界范围而言,毒品具有全球化、组织化、产业化发展趋势,毒品的来源、种类、产量以及吸毒人数仍在续增。特别是一些国家、地区政局动荡,战乱频繁,以毒养恐、以毒养政、以毒养经、以毒养军等问题突出。从中国周边情势分析,缅甸“金三角”地区因实行“替代种植战略”使得海洛因生产萎缩,但同时,许多毒品加工厂转向生产冰毒、摇头丸等新型毒品,其相当数量毒品经边境地区中转、集散后流入我省;西北部以邻国阿富汗为核心的“金新月”地区鸦片产量骤增,2007年达8200吨,占全球总量的93%。一些不法分子利用贸易往来,伺机进行毒品和易制毒化学品贩运,近些年已查获数起从境外直接贩毒到我省的案件,有关涉毒的情报线索也大幅增加;以西北、南亚、中亚等外籍人员为主的贩运毒品人员,在国际贩毒组织策划、雇佣下,夹藏毒品入境闯关,企图打开通道的案件时有发生。此外,毒贩出于安全快捷考虑,将会越来越多地利用邮政快递和航空渠道贩运毒品。全省登记在册的快递公司245家,查缉毒品工作基本处于空白状态。同时每天从毒品重灾区广州飞往浙江的航班约35班、深圳飞往浙江的航班38班、昆明飞往浙江的航班18班、乌鲁木齐飞往浙江的航班4班、香港飞往浙江的航班18班,机场缉毒任务相当繁重。从国内情况分析,一些外省籍涉毒犯罪团伙长期盘踞我省,操控贩毒网络和毒品消费市场,危害极大。近三年全省抓获的涉毒犯罪嫌疑人中,外省籍人员占了82%;查获的吸毒人员中,外省籍人员占了54%。特别是广东、深圳、云南景洪等地的冰毒、麻古、武汉、成都、广州等地的“K”粉(氯胺酮)等新型毒品,已成为我省毒品消费市场的主要货源。1-8月份,全省共抓获外省籍毒品犯罪嫌疑人3322名。这些人呈现“两低一高”现象,即文化低、年龄低,农业和无业人员比例高。其中在我省抓获的贵州籍贩毒人员,占全国抓获的贵州籍外流贩毒人员总数的一半以上,约占51.4%。外省籍贩毒人员依托自己的语言、生活习惯、血缘关系自成体系,形成毒品“供、运、销”一条龙,运用现代化运输和通讯工具长途贩毒,在当地以零星贩毒为主,极易形成贩毒的新通道、新网络、新集散地和中转站。我省防堵毒品、断源截流的任务十分艰巨。
    (二)管控新型毒品面临挑战。浙江省当前毒情形势的一个突出问题是新型毒品快速蔓延,来势凶猛。从1995年在省内查获第一例“摇头丸”案件至今,吸食新型毒品人员的年环比增幅达到77.8%,新型毒品缴获总量环比增幅达到近400%。截至2007年底,全省累计查获的吸食新型毒品人员已达21100余名。仅2007年,在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和新增的吸毒人员中,涉及新型毒品的就分别占到75%和61%。尤其是新型毒品具有致幻、兴奋的特性,迎合了一部分青少年的不良嗜好,出现群体性吸食、爆炸式传播的现象,而且还往往与涉黑涉恶、聚众赌博、集体淫乱等违法活动交织在一起,具有极大社会危害性。如有的地下赌场免费提供麻古等毒品给参赌人员,有的赌徒为偿还赌债成为赌场、赌博团伙的“背货”马仔;近年来,省内有些地区还出现“冰妹”陪吸毒品现象,她们通过陪客吸食新型毒品并提供性服务而获得高额非法收入。同时,“冰壶”、“点烟器”等吸毒工具花样翻新,还出现了专司加工吸毒器具的地下窝点。此外,吸食滥用新型毒品逐渐从前些年的歌厅、迪吧向地下赌场、洗浴桑拿、私人会所、宾馆客房、出租房屋等更为秘密隐蔽的场所延伸,给查处工作带来更多障碍和困难。2008年1-8月在宾馆查处的吸毒人员有5013名,同比上升了47.18%,在歌舞娱乐场所查处的有1948名,同比下降了23.91%;吸食活动从大中城市向小城市、边远城镇快速发展蔓延。同时,由于新型毒品制造工艺简单,很容易从互联网上获取制造方法,加上成本低廉,其高额利润强烈刺激了不法分子制毒与大宗贩毒的欲望,导致案件频发。从2005年以来,全省共破获制毒案件20余起,破获其他新型毒品大案108起。2008年头五个月,就查获万粒以上麻古案件6起,缴获麻古20.5万粒。1-8月,全省新型毒品案件的破获数、毒品缴获量、抓获犯罪嫌疑人数、查处的吸毒人数均超过同期海洛因数量,从而反映出我省毒品消费的结构性变化,说明以海洛因为主导的格局已被打破,新型毒品已成为我省消费的主流毒品。全省11个市的绝大多数县(市、区)都存在新型毒品违法犯罪活动。湖州、丽水、衢州等毒情后发地区主要以新型毒品违法犯罪为主,抓获新型毒品犯罪嫌疑人,查处吸食新型毒品人员在对应人员总数中占比均在70%以上,杭、宁、温、台等地区占比基本上在50%左右。目前还发现境外制贩毒集团,利用省内一些中小易制毒化学品企业,以合法贸易掩护制毒原料走私出境,甚至伪造批文、伪报品名,偷藏夹带非法出境。为逃避打击,制毒向设备小型化,污染噪音微型化方向发展。一些犯罪分子藏匿于居民住宅区,使用民用电源和小型设备进行少而快的毒品“订单生产”,并逐步向自产自销发展。凡此种种,对预警、管控、防治毒品蔓延扩张都提出了新课题。
    (三)实施《禁毒法》的理念更新和应对举措与形势任务要求不相适应。预防和惩治毒品违法犯罪行为是整个禁毒工作的主要内容,而保护公民身心健康、维护社会秩序则是全部禁毒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点。《禁毒法》以教育与救治相结合为立法指导原则,对吸毒者界定为具有“病人”、违法者、受害者的“三重属性”,要求各级政府、执法机关、社会公众改变以往视吸毒人员为“犯罪分子”、“社会渣滓”的认知和心理,更加注重对吸毒人员的康复治疗、权利保障和人文关怀,特别是强调“国家采取各种措施帮助吸毒人员戒除毒瘾,教育和挽救吸毒人员。”明确了以不限制人身自由的社区戒毒为首选戒毒方式;取消原来强制戒毒和劳教戒毒的规定,统一规定为主要针对复吸人员的强制隔离戒毒;强调戒毒人员在入学、就业、享受社会保障等方面不受歧视,可以自愿参加康复劳动并获得相应报酬;对吸毒人员开展社区药物维持治疗更加符合脱毒规律、生理特点和人性化要求。凡此种种,需要政府各有关部门、执法机关改变以往普遍存在的“重打击、轻预防、重惩罚、轻教育”等观念和做法,确立以人为本的禁毒工作新理念,将传统禁毒工作以打击为主,转型到打击、防范、治理并重的轨道上来。而这一禁毒格局转型,不仅涉及到指导思想、工作理念的转变,也涉及到工作体制、工作模式、衔接机制、保障机制的重大变革与调整,新的困难和问题必然大量出现,思想准备和应对举措还相当缺乏,这是当前禁毒工作所面临的一个重大而紧迫的考验。
    (四)戒毒工作基础较弱,禁毒保障力度不够。《禁毒法》一项重大改革,是针对禁吸戒毒明确规定了自愿戒毒、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和社区康复等有关措施。但按照《禁毒法》规定,许多工作的基础性条件还不具备,措施难以到位。一是缺少基层社区戒毒、康复的办事机构和人员,现阶段我省在乡镇(街道)一级尚未专设禁毒机构及配置专职人员;二是强制隔离戒毒场所资源亟需整合。目前公安机关有强制戒毒所14个,共有铺位约3700张;司法劳教部门有劳教戒毒场所5个、铺位11000张,应充分予以对接利用;三是戒毒治疗远远滞后于现实需要。现全省美沙酮维持治疗门诊点仅30个,离实际需求差距很大;此外羁押吸毒人员场所也普遍缺乏具备戒毒医疗资质的医生和卫生部门的戒毒医疗许可;四是隔离收治患有严重传染性疾病的吸毒成瘾者设施严重不足。仅省强制戒毒所对近7年来入所吸毒对象的检测,累计已发现有340余名艾滋病患者和病毒感染者,隔离收治十分困难。
    同时,《禁毒法》对组织、经费、工作保障等有许多硬性要求,我省还存在相当差距:一是机构与任务不适应。目前县以上政府都设有禁毒委员会,但均非实体机构,禁毒办挂靠公安禁毒部门,也未有专门编制,禁毒任务重,人力非常紧缺。为适应禁毒社会化要求,迫切需要一个专门的实体机构来行使组织、协调、指导职能;二是禁毒经费保障缺口较大。有部分市、县还没有将禁毒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三是缺乏刚性问责制。配套的考核机制、责任追究制、奖惩措施不健全、不到位。
    毒品是人类公敌,禁毒是全民事业。在三年禁毒人民战争的基础上,随着《禁毒法》的颁布实施,浙江省的禁毒工作将进入一个依法禁毒、强力推进的新阶段:
    (一)切实加强缉毒执法工作,严厉打击毒品犯罪活动。缉毒执法,遏制毒源,依法从重从快打击毒品犯罪,是禁毒工作、尤其是毒情严重地区的首要举措。浙江省政府要求各级禁毒执法部门要立足省情,始终保持对毒品犯罪的高压严打态势,不断提高打击效能。一是坚持“逢毒必查”原则,彻底摧毁各种吸贩毒网络。政府各相关部门要加大堵源截流力度;二是要将全面遏制新型毒品快速发展作为当前严打的重中之重,组建一支由文化、工商、公安等相关部门共同参与的联合执法队伍,加大对涉毒场所的查处力度,该停业取缔的坚决停业取缔;三是要把及时起诉毒品犯罪嫌疑人作为检验缉毒侦查、打击毒品犯罪实效的一个主要标准,加强公安与司法机关会商研究,确保侦查、诉讼活动顺利衔接;四是毫不放松禁种、禁制工作,对历年来种毒案件多发的山区、林区进行高频率宣传、高密度勘查,确保重点部位“零产量”,力争实现“零种植”;同时加强对麻醉、精神药品和易制毒化学品监管,严把产、销、用、运输、进出口等环节;五是针对外省籍和外国籍人员在浙江省涉毒违法犯罪活动增多实际,积极探索外来人口及外国人管理的新思路、新对策,加大对上述两类人员涉毒违法犯罪的防范打击力度。
    (二)大力推进戒毒、康复工作,萎缩毒品市场,遏制毒情蔓延。《禁毒法》提出的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社区康复是三大新的戒毒措施,确保有效实施非常重要。一是要完善社区戒毒和康复工作的具体操作规程。在2008年上半年社区戒毒试点的基础上,进一步建立完善社区戒毒组织,规范文书、工作流程和保障机制;二是抓紧落实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的办事机构、人员。浙江省政府拟参照乡镇(街道)综治工作“8+X”管理模式,实有吸毒成瘾人员100人以上的乡镇(街道)设立禁毒办,配1名以上专职人员,500人以上的乡镇(街道)配备专职人员不少于2人,纳入综治工作中心统一管理;不足100人的乡镇(街道),社区戒毒和社区康复工作由综治中心负责。同时按照即将出台的《戒毒条例》标准,配备相应工作人员;三是加强强制隔离戒毒工作。从目前浙江实际出发,该项工作由公安与司法两部门共同承担。公安机关负责吸毒者治安处罚期间的戒毒治疗和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的生理脱毒(三个月内),基本完成生理脱毒后送司法戒毒场所;司法部门负责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后期的心理矫治和戒毒康复;四是切实抓好戒毒治疗。实有吸毒成瘾人员300人以上的县(市、区)都要设立美沙酮维特治疗门诊;100人以上的乡镇(街道)逐步设立服药点。确保每个县(市)都有一个以上符合要求的社区戒毒工作医疗机构;五是建设戒毒康复场所和特殊群体戒毒场所。确保强制隔离戒毒出所后无家可归、无业可就、无生活来源的戒毒人员,到戒毒康复场所生活、劳动,以巩固戒毒成效,降低复吸率。2008年内完成衢州十里坪、良诸劳教所、宁波戒毒所的康复场所建设。同时在十里坪劳教所划出专门区域,作为收治患有严重传染病的吸毒成瘾者。
    (三)强化禁毒宣传教育,进一步增强全民识毒、防毒、拒毒意识。《禁毒法》在紧接总则之后的第二章,即设置了禁毒宣传教育一章,由此也可看出其极端重要性。提高全民识毒、防毒、拒毒意识,是动员群众广泛参与禁毒斗争,遏制新生吸毒者的治本之策。应采取各种形式,全面开展《禁毒法》宣传教育活动,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司法、群团组织、学校、企事业单位、村(居)委员会、社会各界都应根据不同群体对象,履行各自的职责、义务,加强禁毒宣传教育。特别是要把易感人群作为重点对象。针对娱乐场所吸食新型毒品人员多的状况,严格落实娱乐场所禁毒宣传责任制;针对青少年,尤其是中小学生好奇心强,抵制诱惑能力弱的特点,在小学五年级至高中二年级普遍开设预防毒品教育课程,并依托全省各地青少年宫建立教育基地,对外来人员和无业闲散人员,依托劳动力市场及流动人口服务管理、就业培训、居住证申领等工作,积极有效地开展禁毒宣传教育。
    (四)继续深化禁毒人民战争,大力提升禁毒工作社会化水平。禁毒工作具有非常强的人民群、群众性,治理面广量大的毒品问题,仅靠政府和职能部门是远远不够的。广大人民群众是禁毒斗争的力量源泉,是毒品防范、治理最广泛、最直接、最具体的参与者,只有深入、持久地开展禁毒人民战争,才能最终遏制、减少毒品对社会的极大危害。禁毒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充分调动和依靠全社会力量,整合各种社会资源。一是加快禁毒协会建设。力争尽快筹备建立省禁毒协会,各地都将积极鼓励和引导建设禁毒服务组织;二是加强禁毒志愿者队伍建设,浙江省禁毒志愿者总队和各级团组织将进一步加强指导,力争年内各市都组建禁毒志愿者支队;三是积极鼓励引导企业参与戒毒人员的康复和安置就业,对招用生活困难、无固定工作和收入来源的戒毒人员,将按规定给予企业社会保险补贴和公益性岗位补贴,对成绩显著的企业,还要给予更多政策扶持。
    (五)依法加强各级政府领导,全力落实各项禁毒保障。禁毒工作是一项庞大繁杂的社会工程,涉及众多领域、环节,十分需要政府统筹规划,加强协调,对禁毒工作的力量投向、精力分布、资源分配进行整体调配和适时调节,力求在有限的资源条件下,实现最佳的投入产出比。因此,依法加强各级政府统一领导和宏观协调,真正落实各方职责任务,禁毒工作才能健康、有序、均衡发展。一是要进一步加强组织保障。将禁毒工作作为事关经济社会发展的大事,纳入本地总体规划,统盘策划。尤其要加强各级禁毒委及其办事机构建设,落实编制,完善机制,健全制度。毒情严重地区,禁毒设置可尝试实体化运作(目前乐清市已成立实体化机构);二是加强制度保障。结合《浙江省禁毒委员会成员单位主要职责》和《2008-2010年全省禁毒工作目标纲要》,细化分解各成员单位职责任务;健全领导责任制,落实责任追究制度;同时,要把禁毒工作纳入各地的综治工作和平安建设的综合考核;三是加强经费保障。要严格按照《禁毒法》规定,将禁毒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制定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经费保障标准。对社区戒毒、招收社工、美沙酮维持治疗等费用,应抓紧研究落实。对送省属戒毒场所强制隔离戒毒的,浙江省政府决定由省财政和地方财政各负担一半;对在市、县进行强制隔离戒毒的,由地方财政保障。同时,对禁毒教育基地、戒毒康复场所等基础设施不断加大投入。还将积极筹建禁毒奖励基金,提高对禁毒斗争中牺牲、伤残人员的奖励和怃恤幅度,对在禁毒科研中作出显著成绩的人员,以及举报涉毒线索的有功人员,也要予以表彰和奖励。
    毒患猛于虎,禁毒路漫漫。毒品一日不除,禁毒一日不止。在这场为国家民族而战,为子孙后代而战的斗争中,一切具有正义感和道德良知的人们,将继承禁毒先驱林则徐那种“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无畏精神,为彻底禁绝毒品,创建“无毒世界”而不懈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