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提升居民幸福指数的政策思路

                                 提升居民幸福指数的政策思路
 
                                       应焕红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调研中心
 
     幸福指数(Happiness Index)是衡量人们对自身生存和发展状况的感受和体验,反映居民生活质量的核心指标。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提高社会成员的幸福指数,是构建和谐社会需要关注的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
一、浙江省居民幸福指数测算表的设计及测算
     幸福指数主要是指人们根据自己的价值标准和主观偏好对于自身生活状态所做出的满意程度方面的评价。根据国内外专家学者在幸福指数方面的研究的学术成果,我们设计了包括4个方面18个指标在内的幸福指数指标体系。把幸福指数分为生活幸福指数和社会幸福指数。生活幸福指数主要从微观层面对居民个人生活领域幸福感体验进行测评,主要指标有三类。一是职业收入指数,二是身体健康指数,三是家庭人际指数。社会幸福指数主要从宏观层面测试居民在社会生活领域的幸福体验,主要指标为教育、社会保障、社区文化、生活环境等社会环境指数。以上4大类指标体系,总共包含18个子指标,基本涵盖所有与幸福感有关的因素。(见表1)
     在实际设计中,把四类影响因素划分为一级指标,再将四类影响因素下的子指标划分为二级指标。四大类影响因素对幸福感的影响程度从大到小依次为:身体健康指数、家庭人际指数、职业收入指数、社会环境指数。为较素质为科学地测算幸福指数,需对四大类指标赋予相应的权重。根据一般的均等赋权原理,我们把“职业收入指数”视为中间部分,把“身体健康指数”视为第一重要部分,“ 家庭人际指数”视为第二重要部分,把“社会环境指数”视为次要部分。我们赋予中间部分为均权即25,而在第二重要部分递增1,在第一重要部分递增3,而把次要部分递减4。这样,职业收入指数权重为25,身体健康指数权重为28,家庭人际指数权重为26,社会环境指数权重为21。同样,根据二级指标对一级指标的影响程度,分别对二级指标进行赋权。
 
表1:2011年浙江省居民幸福指数测算表
幸福指数
一级指标及权重
二级指标及权重
标志值
y
一级指标
权重
二级指标
权重x
生活幸福指数
职业收入指数
25%
职业满意度
8%
75.7
收入满意度
10%
62.5
就业满意度
7%
59.1
身体健康指数
28%
健康指数
10%
77.3
生活乐观度
8%
90.0
家人健康水平
10%
94.3
家庭人际指数
26%
家庭和睦度
7%
94.3
家庭满意度
8%
89.3
邻居关系度
3%
73.3
同事关系度
3%
70.8
人际关系满意度
5%
89.8
社会幸福指数
社会环境指数
21%
当地经济发展满意度
4%
84.1
教育满意度
3%
58.6
医疗保健享受度
3%
85.2
社会保障水平满意度
3%
55.9
社会治安状况满意度
3%
88.1
当地生态环境满意度
3%
86.0
当地社区文化环境满意度
3%
85.3
∑XnYn=X1×Y1+X2×Y2……+X18×Y18
80.498
 
     为了全面准确地掌握浙江居民幸福指数,2011年4月——6月,浙江省社会科学院调研中心课题组首次组织开展了浙江居民的主观幸福感的调查。(本次调查的数据及其评价已发表在《观察与思考》2011年第8期)幸福指数的计算公式是:幸福指数=∑XnYn=X1×Y1+X2×Y2……+X18×Y18。在计算公式中,X代表指标在整个指标体系中的权重,Y代表标志值,n则是指标及其权重的序号。根据浙江省居民幸福指数测算表和实际调研结果的分析,可以计算出职业收入指数为16.433,身体健康指数为24.360,家庭人际指数为22.558,社会环境指数17.137,浙江省居民幸福指数为80.498。
 
二、当前影响居民幸福感提升的主要因素
1、城乡发展失衡、收入差距拉大。在调查中,关于不幸福的因素,首当其冲的就是经济问题。有25.0%的人回答是收入太低。有28.0%的人认为不幸福的最主要原因是经济问题。在对绍兴的50份有效问卷进行分析,认为82%的人认为是“工资不高、经济收入低”。2009年浙江各市之间最高最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倍数为1.43倍,比2008年扩大0.01倍;各市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最高最低收入差距倍数为2.22倍。居民收入内部的不平衡性也较为明显。2009年金华市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收入比为2.55:1,据世界银行对36个国家的分析,这个比例的合理值一般低于1.5:1,极少有超过2:1的。
2、社会保障滞后、就业压力增大。在调查中,工作节奏太快,压力太大,业余生活枯燥乏味是不幸福的原因之一。有78%的人认为“没有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障”是最不幸福的5件事中的第二件事。在对杭州的21份有效问卷分析中,“看病贵、社会保障水平低”是最不幸福的的主要原因。目前,一是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滞后。二是农村社会保障制度建设滞后,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制度、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制度有待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城镇非从业人员医疗保障问题突出。三是就业压力增强。劳动力供求的总量矛盾依然存在,“民工荒”蔓延到各行各业,部分劳动者因找不到工作而失业与部分工作岗位找不到合适劳动者的就业结构性矛盾突出。
3、公共产品稀缺、公共服务薄弱。在调查中,14.1%认为居住条件差、物价上涨过快、是不幸福的主要因素。在对温州的66份有效问卷分析研究中,房屋破旧简陋、居住条件差是最不幸福的5件事之首。在对杭州21份有效问卷分析中,“道路拥堵、交通不畅通”是最不幸福的5件事中之三。目前,公共产品的提供在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发展较为不平衡。虽然浙江省文化体育等公共产品的提供已有一定的改善,但总体上还滞后于经济建设,特别是经济落后地区、偏远山村地区,公共产品的供给更为薄弱。经济落后地区居民收入相对偏低,在一定程度上也抑制了居民文化娱乐等内在需求。
4、房价上涨过快、通胀压力增大。在对杭州的21份有效问卷分析中,房价太高是最不幸福的5件事之一。当前,住房问题已成为困扰大部分老百姓的重要问题之一。过高的住房价格与过快的价格上涨,不仅把大量中低收入居民挡在了住房市场外面,中等收入居民也面临越来越大的购房压力。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1年6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涨6.4%,创36个月新高。目前,各种通胀因素经过长期发展和积累,逐渐传递到劳动力、土地等生产成本上来,而成本推动导致的物价上涨惯性更大,持续性也更强。
三、提升居民幸福指数的政策思路
1、切实增加收入、提高生活质量。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幸福感提升的基础,经济收入因素依然是制约居民幸福感提升的最重要因素之一。要以提高人们的幸福感、满意度为目标导向大力发展经济,进一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坚决摒弃以牺牲环境、过度竞争为代价单纯追逐经济发展与收入增长的旧有模式,逐步建立与人们幸福感、满意度提升高度融合、高度一致的新发展模式。需进一步加快调整收入分配格局,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创造条件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并注重二次分配的公平性。
2、做好社会保障、解决后顾之忧。在农村,虽然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目前参保率较高,但保障水平有限,要引导新型合作医疗制度向城乡大病统筹为主体的保险制度发展,逐步提高统筹层次。浙江省农村人口老龄化程度要高于城镇人口,因此建立广覆盖的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制度对农村人口尤为重要。当前劳动力供求总量矛盾与结构性矛盾并存,城镇就业压力加大与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速度加快同时出现,新增劳动力的就业与失业人员再就业问题相互交织。因此,必须着力帮助零就业家庭和就业困难人员就业。保障性住房建设的对象需要进一步拓展,扩大保障覆盖面,提高保障标准,让更多的低收入住房困难群体享受保障性住房。
3、强调公平正义、改善公共服务。从幸福感研究角度看,社会公平涉及个体的比较体验。人们对于主观幸福感评价都包含一种内在比较的过程,当前社会公平问题尤其是分配公平问题成为当前影响人们幸福感的重要因素。必须采取切实有效的政策干预措施,摆正公平与效率关系,努力建立以机会公平为基础、分配公平为重要内容、制度公平为基本保障的制度体系,社会财富的“蛋糕” 要朝着有利于民生的方面分割。要加强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改善交通管理、消防、公共卫生环境。需进一步加大公共财政对文化体育等公共产品的投入力度,增加公共产品的供给,扶持各类有意义的文化活动;要引导居民形成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积极参与各种形式的文化体育活动。
4、创新社会管理、提高管理水平。解决民生问题方面要从制度创新入手,要推进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制度化、法治化建设。从政府角度而言,应确立以居民幸福为核心的社会发展体系,切实解决老百姓关注的重大民生问题,强化生态环境保护。通过制度化和法制化来保证财政投入,更多关注弱视群体主观幸福感,把经济社会发展政策全面调整到以多数人幸福为核心的基础上来。要从解决居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着手,不断调节各利益群体之间的关系;要密切关注各项重大政策对人们整体幸福感的影响、关注城乡居民幸福感的差异和走势、关注社会不同利益群体幸福感的状况,采取有效对策,提升幸福指数,推进和谐社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