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民生为重 富民强省(三)

    3.城乡居民生活质量快速提升
    收入增长带动了城乡居民生活质量的全面改善。消费领域不断拓宽,消费的多样化和层次化使得居民生活更加多元更加丰富。
    1.居民消费水平迅速提高
    在居民收入快速增长的同时,消费水平也得到迅速提高。改革开放前,在有限的收入水平下,消费支出也不可能有多大。1978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仅301元,消费率(消费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达到90%以上,生活只能勉强维持温饱。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收入的快速增长为生活质量的全面提高打下物质基础。1981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476元,在城镇居民的消费支出中,食品、衣着和水电燃料等基本生活支出占消费支出的比例达70%左右,是属于温饱型的消费结构。2007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4091元,比1978年的301元增长45.8倍,扣除价格因素,年均增长7.2%,消费率下降到68.5%。在居民消费支出中,反映基本生存所需的食品、衣着和基本生活用品支出比重不断下降,城镇居民食品、衣着和水电燃料支出占消费支出的比重降到50%左右,而体现发展享受需求的交通通信、医疗保健、文化娱乐教育支出比重迅速上升。据统计,2007年我省城镇居民交通通信、文化娱乐教育、医疗保健的比重占消费支出的比重分别比1981年提高了16.8、6.9和5个百分点。生活质量明显改善。
    1978年,浙江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57元;1988年和1998年,分别增加到839和2891元;2007年,浙江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已达6442元,分别比1978年、1988年和1998增长40.0倍、6.7倍和1.2倍。
    2.居民消费结构渐趋合理
    浙江居民在全部消费中,反映基本生存需要的食品、衣着和基本生活用品支出所占比重明显下降,而体现发展与享受需要的交通通信、医疗保健、文教娱乐等项支出的比重迅速上升。用于衡量生活质量的恩格尔系数逐年降低。1981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食品支出为264.43元,恩格尔系数(即食品支出占消费支出的比重)达55.6%,发展和享受资料的支出非常有限,生活尚处温饱。经过近30年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极大的提高,2007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食品支出为4893元,恩格尔系数从1981年的55.6%下降到2007年的34.7%。2007年,占调查户数20%的城镇高收入家庭的恩格尔系数已降至30%以下,部分居民的生活已踏上富裕的台阶。
    1978年农村居民用于食品的支出人均为92.71元,恩格尔系数达60%,至1996年为50.6%,这期间不同年份有一定的上下波动,但趋势逐步减小。从1997年开始至2007年,逐年下降趋势更加明显,2007年下降到36.4%。
    浙江居民的消费需求正从物质型消费向服务型消费转变,从基本生存型消费向精神享受型消费转变。据浙江省城调部门的调查统计,从1993年到1998年的6年中,浙江城镇居民人均教育支出以平均每年30%的速度递增,占消费支出的比重从2.6%上升到6.2%,电信消费年均递增近40%,支出增长了6.2倍,文化、旅游、保健、娱乐的消费支出也以每年两位数的速度增长。近年来,城镇居民家庭的电脑及小汽车拥有量快速增加。据抽样调查,浙江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的家用电脑拥有量,由1997年底的3.1台上升到2000年底的14台,进而快速上升到2005年底的59.5台,1997年至2005年间城镇居民家庭电脑拥有量年均增长44.7%,截止2005年底,城镇居民的电脑拥有量已达全国城镇全面小康标准(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电脑80台)的74.4%,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接入互联网的计算机达45.5台。2007年,全省每百户城镇居民家用汽车拥有量13.9辆。
    农民的生活消费结构正从量的变化向质的变化转变,其中吃穿等基本生活消费支出逐年下降,用于购置交通、通讯设备、文化娱乐用品的消费支出逐年增长。从改革开放初至目前,浙江农村居民的耐用消费品已实现了多次升级换代。改革开放初期,农村居民以拥有自行车、手表、黑白电视机为荣。八十年代末,彩色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电话机等开始进入寻常农村居民家庭。九十年代末,浙江农村居民家庭的彩色电视机、冰箱、洗衣、电话机(包括移动电话)等拥有量已达相当的比重。2000年,浙江农村居民家庭每百户彩色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电话机(包括移动电话)的拥有量已达83台、42台、35台和80部;与此同时,随着农村居民居住条件的改善,空调和淋浴热水器在农村居民家庭快速增多,从2000年至2007年,浙江农村居民家庭每百户拥有空调和淋浴热水器分别由6台和19台增加至54台和57台。家庭生活用汽车和计算机也开始进入农家,2007年,浙江农村居民家庭每百户拥有计算机和家庭生活用汽车分别有19台和4辆。浙江农村居民的物质消费已由传统的满足吃穿住等最基本的消费需求向交通、通讯等现代消费转变;消费领域从物质消费为主逐步向文教娱乐、休闲旅游、医疗保健等拓展。消费结构的这种非物质化趋向,反映了人们在满足物质生活需要后出现的对精神生活的需求,也反映了浙江正处在工业化后期所悄然发生的社会变化。
    3.居民住房面积快速增加
    居民收入快速增加,生活质量不断提升,人们对居住面积和居住环境也有了新的更高要求。由于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发展和住房制度改革的深入,浙江城镇居民的住房条件普遍有了较大改善。居住面积越来越大,自有房的比重不断上升,住房的成套率逐步提高,住房的配套设施也日趋完善。
    改革开放前,极大部分城镇居民解决居住问题主要是依靠租赁单位或房屋管理部门的房屋,只有少数的城镇居民拥有自已的住房,而人口多、住房面积小、三代同居一室比比皆是。1980年,浙江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为5.77平方米,到1997年底,人均居住面积达11.28平方米,居全国第2位。1997年人均用于住房支出占全部消费支出的8.9%,而改革以前,住房消费所占比例仅在3%以下。住房条件是居民生活迈向全面小康的重要内容,建设部提出的小康住房标准就是“一户一套房,一人一间房”,具体是指:拥有房屋产权、独用自来水、有独立的冲冼式卫生设备、人均有一间房、有独立的厨房。2005年浙江城镇居民家庭住房条件进一步改善,九成以上的居民家庭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住房。调查显示,浙江90.4%的城镇居民家庭拥有自己的住房,其中:商品房比例最高,占45.5%;原有私房占12.7%;房改私房占32.1%。此外,居住在其他产权房的居民家庭占2.7%;居住租赁房的居民家庭仅占6.9%。到2007年,城镇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增加到34.7平方米,比1980年扩大6倍。
    1980年时农村居民人均居住面积为16.07平方米,1978年农民人均住房支出14.38元,到1997年,人均住房支出达到392.17元,平均每年增长19.0%,人均居住面积也增至1997年的37.30平方米,居全国第2位。到2007年增至57.06平方米,比1980年增加了3.5倍。农村居民已不再追求楼房有多高,面积有多大,而开始注重住房的适用、美观、舒适,室内装潢向城市居民靠拢。
    (二)解决突出社会问题普惠民生
    社会问题是指社会关系或社会环境失调,影响社会全体成员或部分成员的共同生活,破坏社会正常活动,妨碍社会协调发展的社会现象。中国早期社会学家孙本文先生认为,社会问题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社会共同生活发生了障碍,一是社会进步发生了障碍。这两个方面决定了社会问题涉及的人数,或为社会全体成员,或为社会部分成员 。社会问题在各时代反映的内容各不相同,在中国当代,最突出的社会问题是:劳动就业、社会保障、城市化与农村发展、人口与生态环境等,这些也是影响民生发展的问题。
    2007年,全省财政支出中用于社会事业等民生支出为1225.5亿元,占全部财政支出的67.8%,比2002年增长1.6倍,新增财力用于民生支出的比重达到70.7%;五年来省财政对欠发达和海岛等市县共转移支付513亿元,年均增长18.9% ,极大地改变了农村地区、欠发达地区社会事业发展滞后、公共需求得不到满足的状况,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程度不断提高。
    1.坚持就业优先,实现社会充分就业
    就业是民生之本,充分就业也是政府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之一。浙江在发展市场经济进程中,政府长期坚持了“就业优先”的基本制度安排,这包括,劳动者基本生活保障优先,劳动者利益要适度优先于资本利益,促进中小企业、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降低失业率,促进就业和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方面的政策优先于其他财政支出给予安排,就业岗位的增加优先于社会收入水平的提高。“就业优先”还作为衡量地区经济发展、考核地方官员“政绩”的一项不可或缺的指标,进而激励了各地把扩大就业放在经济社会发展更加突出的位置。
    (1)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就业体制
    改革开放之初,由于十年动乱刚结束,经济发展处于恢复期,城镇就业成为当时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1978年浙江城镇失业人员达24.40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高达7.2%,传统的就业制度已经很难解决日趋严峻的失业问题。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就业工作,把做好就业工作作为解决民生问题的突破口和落脚点。全面实施在国家统筹规划和指导下,实行劳动部门介绍就业、自愿组织起来就业和自谋职业相结合的“三结合”就业方针,允许鼓励集体和个体经济的发展,制定多项政策扶持发展城镇集体经济和个体经济,在所有制结构上突破了原有就业政策的框架。全省巨大的失业压力在短短几年时间得到迅速缓解。到1985年在单位就业的职工人数接近427万人,全省城镇失业人员年末数从1978年的24.4万人减少到1985年的3.45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从1978年的7.2%迅速下降到1985年的0.8%。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就业也开始了按市场规律和机制运作。根据国家《劳动法》要求,从1995年开始实施全员劳动合同制,建立市场化的劳动契约关系,促进劳动力要素在价格机制的作用下实现市场化最佳配置。同时加大力度实施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再就业工程,1995年11月,省政府办公厅转发了省劳动厅《关于实施再就业工程的通知》,将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和再就业工作作为首要任务和“一把手工程”来抓。到2000年底,在全省共建立企业再就业服务中心3422个,其中国有企业再就业服务中心2424个,累计达65.4万名企业下岗职工进入再就业服务中心,国有企业进入“中心”人数39.3万人,其基本生活得到有效保障。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农村就业问题也越来越得到各级党政与社会高度重视。浙江人多地少,农村充分就业一直困扰着社会。在求变、求富、求发展的理念导引下,浙江农民大胆洗脚上田,另谋出路,作个体商贩,办乡镇企业,进城务工,开辟了一条市场化的就业路径。1978年到1985年,浙江乡镇企业从7.4万家发展到34.53万家,职工人数从190.14万人猛增到465.40万人。从我省农村劳动力转移的情况看,每年转移的人数处于一个较大的规模。到1985年,浙江外出农村劳动力也达153.75万人,1994年,浙江外出农村劳动力达到224.03万人。1995年农村外出劳动力为228.82万人,1998年为268.05万人,2001年为346.36万人。而2002年底,在全省2282.76万农村劳动力资源中,从业人员有2185.87万人,其中直接从事农业的仅占26.48%,另有1260多万农村富余万劳动力已向二、三产业转移,从事有一定收入的劳动。(见表6)扣除外出流动人员等因素,我省农村劳动力向城镇转移且具有就业能力和意愿的人员每年达30万人左右。

(表6) 浙江省近年农村劳动力转移情况表 单位:万人

年份

城镇每年新增劳动力

农业部门劳动力供给

合计

城镇增长

农村转移

2003

69.66

11.69

57.86

1796.20

2004

64.44

7.52

56.92

1762.07

2005

62.94

6.94

56.00

1728.59

2006

59.76

4.40

55.09

1695.75

2007

54.27

0.07

54.20

1663.26

2008

51.23

-2.09

53.32

1631.66

2009

50.13

-2.33

52.46

1600.66

2010

48.19

-3.12

51.61

1570.25

(注:数据根据《跨世纪劳动就业研究》整理)
    到目前为止,浙江城乡就业呈现了良好态势:第一,就业规模不断扩大
    到2007年底,全省城乡从业人员达3405.01万人,比1978年的1794.96万人增加1610.05万人,城镇从业人员达1297.17万人,比1978年的314.4万人增加982.77万人。仅2003年-2007年,全省共新增就业岗位322.57万个,平均每年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30多万人。从2007年的情况看,全省新增就业岗位73.54万人,33.31万名下岗失业人员实现再就业,其中困难人员再就业12.18万人。
    第二,城镇登记失业率在低位运行。从失业人员看,虽然随着登记制度的完善以及失业的显性化,城镇失业人员登记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得到提升,但浙江的失业人员并没有大幅度提高,一直保持在20-30万的轨道运行。城镇登记失业率2003-2007年期间,分别为4.2%、4.1%、3.72%、3.51%和3.27%,呈逐年下降趋势。
    第三,城镇基本实现零就业家庭,农村低保户纳入就业援助范围。浙江把做好城镇“零就业家庭”和农村低保户劳动力就业放在就业工作的重中之重。浙江省政府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就业政策促进困难人员就业再就业的通知》,提出在全省城市社区开展充分就业社区创建活动,使城镇“零就业家庭”至少一人实现就业再就业,在2007年年底基本消除城镇“零就业家庭”的目标,有条件的县要力争全部消除的目标,并在全国首次把农村低保户纳入就业政策帮扶范围,同时建立低保待遇渐退机制,切实保障低保人员的生活。到2007年9月末,全省共消除2.39万户城镇零就业家庭,占年初城镇零就业家庭的91.5%,解决农村低保户劳动力就业1.05万人。就业援助是一种“造血机制”,帮助就业困难群体通过自我发展改善生活是一种积极的社会政策。
    2.就业结构不断趋于合理优化
    三十年来浙江就业结构伴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而不断趋于合理优化,劳动力不断向二、三产业转移。1978年我省全部从业人员为1795万人,其中第一产业从业人员高达1343万,占全部从业人员的75%,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从业人员分别为307万和145万人,占全部从业人员比重仅分别为17%和8%;到2007年,浙江从事第一产业的劳动力下降到698万人,占全部从业人员比重为21.5,三十年间下降了53.5个百分点。过去30年,我省农业劳动者阶层以平均每年1.78个百分点的速度减少,预计到2012年左右,我省农业劳动者占全部社会阶层人员的比重将下降到15%左右(见表6)。

表6 1978-2007年浙江产业结构和从业人员分布状况


年份

从业人员构成变化(%)

GDP构成变化(%)

第一 第二 第三
产业 产业 产业

第一 第二 第三
产业 产业 产业

1978
1985
1990
1995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75 17 8
54.9 31.7 13.4
53.2 29.8 17
44 33.7 22.3
35.6 35.4 29
33.4 36.1 30.5
31 37.4 31.6
28 37 35
26.12 47.7 26.18
24.5 45.1 30.4
22.6 45.8 31.6
21.5 46.2 32.3

38.1 43.33 18.6
29 46.5 24.5
25.1 45.5 29.5
15.9 52 32.1
11 52.5 36.1
9.9 51.7 38.4
8.9 51.1 40
7.8 52.5 39.7
7.0 53.6 39.4
6.5 53.5 40
5.9 54.1 40.1
5.5 54.2 40.4

    3.城乡劳动者实现平等就业
    劳动者平等就业是市场经济的必然要求,也是民生为重公平性的价值理念。根据劳动保障部的统一部署,浙江省自2001年起,在义乌市、长兴县首先开展了城乡统筹就业试点工作。2002年,省级城乡统筹就业试点工作也正式启动,全省有8个县(市、区)成为省级城乡统筹就业试点地区,浙江省成为全国城乡统筹就业试点工作范围最广的一个省份。2006年8月,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全面推进城乡统筹就业的指导意见》,到目前,全省35个县(市、区)已实行了城乡一体的就业政策、失业登记、就业服务和劳动用工管理,全面实行无“证卡”就业制度。取消了对农民工的歧视性政策及各种收费。农民工与城镇劳动力一样,在市场求职登记、职业指导、职业介绍和权益维护等各方面享受统一的服务与待遇。各地劳动保障服务平台也进一步向农村延伸,实现城乡劳动力市场网络的信息交流和共享。到2007年底,全省共有4302个行政村建立劳动保障服务机构,实现了城乡劳动保障服务平台的全覆盖。
    农民工社会权利得到进一步维护,劳动关系有所好转。浙江是全国农民工的主要流入地,对农民工问题的解决程度直接关系到浙江社会发展与和谐。浙江各级政府就农民工问题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一是改善农民工就业环境,近年来,浙江陆续清理取消了专门针对农村劳动力进城务工的限制性规定和不合理收费,颁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对农村进城务工人员服务和管理的若干意见》,提出在2007年底前,在全省范围内取消农业户口、非农业户口的户口性质划分,实行统一登记为浙江居民户口的新型户籍管理制度。这从体制上保障了进城务工人员与城镇职工享受同等待遇,任何单位都不能再以户籍为由对农民工采取歧视性政策。二是加大农民工培训力度。为提高农民工的就业能力,浙江从2004年开始实施“千万农村劳动力素质培训工程”,提出到2010年全省完成1000万农村劳动力的培训的目标,到目前为止,全省已累计完成498万农村劳动力培训,实现138.7万人转移就业。三是保护农民工合法收入。针对建筑施工等农民工工资拖欠比较严重的领域,专门出台了全省建筑施工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保障办法,建立了企业工资支付保证金和政府欠薪应急周转金制度,确保农民工能按时足额领到工资。针对农民工工资偏低的问题,浙江明确规定农民工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加班则必须支付加班工资。这些措施有力地保护了农民工社会权利,促进了和谐劳动关系的形成。据《2006年中国农民工满意度报告》的调查,超过一半以上的农民工愿意长期工作生活在浙江,明显高于其他省份。
    2.社会保障体系正在构建,社会保障覆盖面不断扩大
    社会保障权是社会成员的的一项基本社会权利,是政府的基本职责,是企业的社会责任。社会保障制度以实现社会公平为目标,以生老病死、衣食住行、伤残失业等基本风险为重点,为社会成员提供风险保障服务,确保每一个社会成员有一个合理的基本生活水平,也有效地保证社会成员未来生存与发展的基本水准,以有效地应对社会风险。现代社会保障体系一般包括社会保险、社会救助、社会福利、社会慈善等。
    在改革开放前,我们已建立了一些最基本的社会保障制度,包括医疗、养老、救助、住房等,但那是计划经济时代所确立的城乡分割、单位体制性的基本保障,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确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础上的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健全完善就成了民生为重的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经过近数十年的努力,我省已基本建立起具有浙江特色的大社保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少方面走在了全国前列。
    1990年时,浙江享受社会保障人数占社会劳动者的比例仅为20.9%,不仅与全国最高值相距遥远,就是离全国29.0%平均值也差距很大,仅居全国第23位 。而到了1997年,浙江在社会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医疗保险、社会救助等社会保障制度方面也做了大量有益探索,成效显著。截至1997年底,全省参加养老保险统筹的城镇各类企业为4.71万家,职工约348.89万人。全民、集体企业职工参加统筹的面在96%以上。有45个市县对三资企业中方职工实行了养老保险,有1/3的市县不同程度地对小集体企业、私营企业职工及临时工、城镇个体劳动者建立了养老保险,有84个市县的人事部门建立了机关事业单位社会保险机构,全省机关事业单位参加养老保险的有44.5万在职职工和9.1万多离退休人员。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工作积极展开,全省1464个乡镇(占全部乡镇的96%)、31360个行政村(占全部行政村的85%)开展了这一工作。累计参保人数近600万,累计收取养老保险金11.8亿元,养老保险基金达13.8亿元。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改革也在稳步推进。
    到1997年底,全省实行大病医疗社会统筹的市县有36个,占全省74个市县数的48.7%,参加统筹的企业1.8万家,职工107万;全省有4.12万个用人单位,321万人参加了失业保险,失业保险基金收缴额达2.88亿元。所有的县(市、区)都出台了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社会救助体系不断完善,共有17.52万人(其中城镇1.34万人,农村16.18万人)享受最低生活保障救助。这一制度的建立,解决了低收入群众的生活困难,提高了社会救助工作的效率,密切了党和政府同人民群众的关系,被誉为“民心工程”。目前,全省城乡居民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社会保障管理网络基本形成,社会保障制度建设正加速向新体制转换。这对浙江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推进经济社会管理体制改革都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浙江在进入新世纪以来,一直致力于建设覆盖全民的“大社保”体系,努力扩大社会保障覆盖面,提高保障水平,推动着浙江社会保障体系继续向人人享有的目标迈进。到2007年,浙江“大社保体系”初步建立,社会保障覆盖面得到进一步扩大。截至2007年底,全省企业养老保险参保人数1076万人,提前完成《浙江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目标。2007年底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试点工作已覆盖50%的市县,参保人数达到150万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加人数达3000万人,参保率为89%,超过《浙江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目标。新型社会救助体系进一步健全,农村“五保”和城镇“三无”对象集中供养率分别达到92.48%何98.83%
    (1)在全国率先实行城乡最低生活保障线和“土地换社保”制度
    最低生活保障线制度是国家为救助难以维持最低生活水平的社会困难成员而实行的一种社会救济制度。在城镇推广这一制度主要是为了更好地解决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过程中,破产和停产企业职工,下岗失业人员,城镇老弱病残孤等贫困户的生活困难,与过去城镇社会救济以“三无”对象为主不同,建立城镇最低生活保障线制度则把社会救济覆盖面扩大到全体特困居民。这就有力地保障了城镇贫困居民的基本生活。
    浙江从1996年开始,在全省城乡逐步建立实施最低生活保障线制度。至1997年,这一制度在浙江城乡各地区基本建成,并在1998年6月前得到普遍实施。为确保低收入群众的基本生活,浙江在全国率现实施覆盖城乡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省财政当年投入保障资金1.46亿元,将城乡34.5万人(城镇4.6万人,农村29.9万人)纳入低保范围。目前,最低生活保障继续实现动态管理下的应保尽保、应补尽补。目前,全省现有低保对象61.67万人,其中城镇8.76万人,农村52.91万人。月支出低保金4375.68万元,其中城镇1177.69万元,农村3197.99万元。城镇平均低保标准为222.99元/月人,农村平均低保标准为128.46元/月人。城镇月均补助金额为134.48元/月人,农村月均补助金额60.44元/月人。
    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制度实现“即征即保”。被征地农民社会保障制度进一步完善,基本生活得到保障。2003年起被征地的农民,做到“应保尽保”,从2005年起对新增的被征地农民,做到“即征即保”。首次明确了对被征地农民就业实施社会保险补贴,鼓励被征地农民参加各类职业技能培训,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标准要高于当地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水平,并提出要妥善解决被征地农民的医疗保障问题。截止2005年9月末,全省已有172万名被征地农民纳入社会保障范围,比上年同期增加56万人,其中146万名参加了基本生活保障,有65万名符合条件者已按月领取基本生活保障金。
    (2)稳步推进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制度
    浙江是国务院确定的四个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省份之一,2003年确定了27个县进行试点。根据国务院关于东部地区可适当加快步伐的意见,浙江省在试点以外的其他地区也陆续实施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到2007年,全省87个有农业人口的县(市、区)已全部实行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农村新型合作医疗人均筹资水平逐年提高,从2003年的47元提高到2006年61.7元。2007年全省各县平均筹资水平已达人均81元,各级政府投入占63.79%,村集体和农民个人占36.21%。享受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受益面逐步扩大,在县级大病统筹的基础上,在乡村两级医疗机构发生的普通门诊医药费用也予报销等,已有71个县(市、区)实行了大病统筹加上乡村两级医疗机构门诊统筹的政策。从2007年起,省财政对经济欠发达、中等、强县的参合农民的补助,由原来的10元、5元、3元,提高到20元、10元、6元。各县(市、区)财政也将相应增加对参合农民的财政补助。中央财政从2006年起,也给我省参合农民每人每年2元的补助。全省760多万名农民进行了健康体检,182.34万人次报销了住院费用,1005.79万人次得到门诊、体检报销,累计支出住院报销费用26.49亿元,支出门诊、体检报销费用2.54亿元,住院患者合作医疗次均补偿额为1452.61元,住院补偿率为21.41%。
    启动全省城镇居民医疗保障试点工作。2007年省政府出台了《关于推进城镇居民医疗保障制度建设试点工作的意见》。该政策的保障范围是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参保范围以外的全体城镇居民,包括老年人、未成年人、丧失劳动能力的残疾人以及其他城镇非从业人员等,保障的重点是解决城镇居民的住院和规定病种门诊医疗费用;保障水平按照不低于当地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和不高于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其中未成年人的筹资标准不低于每人每年80元,同时明确规定各级财政的补助办法和标准。该政策还对试点工作提出了具体时间要求,即2007年,50%的县(市、区)要建立城镇居民医疗保障制度,到“十一五”期末,全省所有统筹地区都将建立该制度,基本实现浙江城镇居民人人享有基本医疗保障。到2007年9月,城镇居民医疗保障试点工作已初见成效,全省77个统筹地区中有41个开展了试点工作,城镇居民参保人数超过56.9万人,不少参保人员已开始享受医保待遇。
    (3)老有所养与残疾人社会救助制度不断完善
    浙江省人口老龄化速度与程度均高居全国省区的2位,在“十一五”期间还开始加速。根据《浙江省人口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的预测,按现行生育政策,到2010年,浙江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达到746.63万人,占总人口的15.11%,5年间增长94万人。因此,老有所养成为浙江社会发展一个急需解决的社会问题。浙江在老有所养制度建设上不断完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扩面工作就是其中之一。增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是近几年来浙江政府十件为民办实事之一,2007年的目标是增加60万人。浙江为此出台了《关于完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实施办法》,要求以非公有制企业、城镇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城镇自由职业者)、进城务工人员为参保重点,进一步扩大基本养老保险覆盖面。为解决上述人员的缴费基数问题,该政策将城镇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的缴费基数统一调整为当地上年度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缴费比例统一调整为20%,其中8%记入个人账户。目前全省新办法覆盖率达到80%以上,参保人数进一步增加。
    残疾人是社会的弱势群体,扶助残疾人摆脱贫困,解决温饱,逐步致富,是我省未来五年内残疾人事业发展的中心工作。我省现有311万残疾人,占全省总人口6.36%。省政府日前颁布的《浙江省残疾人事业“十一五”发展规划》提出,“十一五”期间将通过多元化扶贫机制、万户安居工程、就业促进等多项举措,确保10万残疾人脱贫,5万名残疾人实现小康的目标。今后5年,全省要完成白内障复明手术18万例,其中贫困患者免费复明手术8200例;为1200名盲人开展定向行走训练;为2900名聋儿进行听力语言训练;对5000名智力残疾儿童开展康复训练,对250名贫困肢残儿童实施矫正手术,对880名肢残儿童进行机构康复训练;对20万名重症精神病患者开展社会化、综合型、开放型的精神残疾康复服务。
    (4)廉租住房和农村政策性住房保险制度开始建立
    住房保障制度和失业保障、养老保障、医疗保障等都是社会保障体系的组成部分。完善住房保障制度,实现“住者有其屋”,是政府的一项责任。浙江为重点解决城市低收入人群的住房困难,率先在2006年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镇住房保障体系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从2007年开始,各城市人民政府每年要从土地出让金净收益中提取5%以上,用于廉租房建设,2007年底前城镇廉租房保障要实现“应保尽保”,“十一五”期末,廉租房覆盖范围逐步扩大到城镇非低保家庭的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至今,全省58个县市已经建立廉租房制度,80%以上县市已经启动,分实物安置、租金补贴和公房租金减免三类,在尽量扩大房源供应的同时,用货币补贴安置暂时无房的困难群众。2006年全省共投入2.2亿元用于廉租房工程,共有1.85万户困难家庭享受优惠待遇,全省九成以上困难户住上廉租房。2007年,浙江在实现62.23万低保人口内住房紧张者应保尽保的目标外,进一步拓宽廉租房配租的覆盖面和受益面,将收入在低保标准100%以上、120%以下的“夹心层”困难群体纳入廉租房对象范围,住房标准从人均8平方米增加到12平方米。浙江省政府在11月又与所辖11个市政府签订了“军令状”,确认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保障任务的量化指标:在2008年度,浙江省廉租住房将保障1.1151万户,经济适用房新开工313.1万平方米。
    启动政策性农村住房保险。出台了《关于开展政策性农村住房保险工作的通知》,今后因遭受自然灾害(地震灾害除外)和意外事故造成农民保险房屋倒塌的,农户将可以得到每户最高1.8万元、每间最高3600元的赔付额。作为一项政策性业务,采取了“政府+市场”的运作模式,保险费收缴比例中,政府补助占了2/3。方案还充分考虑了地区间的风险差异,设置了差异化的收费标准,如被划分为一类风险区域的温州、台州、舟山、丽水4个市,保费标准每年每户15元,其中农户交5元,省财政补助4元,市、县财政补助6元,被划分为二类风险区域的杭州、宁波等7个市,保费每年每户10元,其中农户交3元,各级财政补助7元。此外浙江还将逐步建立农村困难群众住房救助制度,对符合条件的农村困难家庭,采取新建、改建、扩建、修缮、置换、租用等方式改善其住房条件,2007年计划完成1万户农村困难群众危旧房改造,力争到2010年基本解决农村困难群众住房难问题。从此,浙江农民也有了自己的住房保障体系。
    (5)农民工正逐步享有社会保障
    农民工正逐步享有基本社会保障。由于农民工身份特殊,就业不稳定性和流动性大等特点,一直被排斥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而农民工又是最需要保护的弱势群体。为此,浙江针对农民工的特点,从农民工最需要的工伤、医疗保险入手,逐步将农民工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的“保护伞”。到2007年9月底,全省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达到282.76万人,比上年底净增135.76万人。同时,继续积极稳妥推进农民工参加医疗保险工作,到2007年9月底,全省农民工参保人数277.40万人,比2006年底净增49.99万人。

1 孙本文:《现代中国社会问题》,第167页,商务印书馆1945年版。
2 数据来源:浙江省发改委课题组《加快浙江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研究》,未刊稿。
3  数据来源:根据历年《浙江统计年鉴》、《浙江经济社会发展公报》、《浙江第一次经济普查公报》编制。
4  参见杨建华:《1990—1991浙江社会发展水平的评估与分析》,《浙江社会科学》1992年第2期。
5 参见杨建华:《浙江社会发展二十年》,《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1998年第6期。
6  数据来源:浙江省发改委课题组:《浙江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是一个五年规划纲要中期评估报告》,未刊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