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民生为重 富民强省(四)

    (三)发展社会事业服务民生
    社会事业包括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及社会福利、社会保障等社会公共产品。科、教、文、卫、体等社会事业的发展应当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经济水平提高了,这些社会事业也要相应得到发展,不能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要建立能够充分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和居民生活需要的社会事业体系。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社会事业发展,加大统筹经济社会发展力度,加快推进社会事业发展,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样化需求。浙江的社会事业发展在全国属于先进水平,特别是在2005年浙江省委作出加快推进文化大省建设以来,推进浙江社会事业快速发展。
    1.改革创新社会事业发展体制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就开始进行了全方位的社会事业体制改革。这一改革目标是增强社会公平,强社会事业发展的公平基础,政府公共产品供给更多地从城市向农村覆盖,财政新增部分向农村社会事业倾斜,在提高城市居民政府公共产品占有的同时,努力提高农村居民的政府公共产品占有水平。同时,积极鼓励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参与发展社会事业,积极以市场手段提供政府公共产品,完善、健全社会事业发展机制,创造社会事业发展的活力基础。
    按照这一目标,教育体制改革主要是针对农村教育类公共产品供给不足的突出问题,把农村基础教育作为重中之重,统筹安排城乡教育规划、教育资源和教育投资,积极引导公共服务向农村延伸,努力推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卫生体制改革更是走在了全国前例。浙江率先在全国完成省、市、县三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和卫生监督执法机构改革,率先提出并开展城乡联动、协调发展的社区卫生服务,集预防、医疗、保健、康复、健康教育和计划生育技术指导“六位一体”的城乡社区卫生服务框架初步建立,“小病在社区、大病送医院、健康进家庭”的社区卫生服务格局正在形成。探索多元化投资医疗卫生事业的新机制,积极鼓励发展各类民营医院,自1989年在温州市设立第一家民营医院(浙南心血管医院)以来,至2006年底,全省共审批设置民营医院242家,已执业194家,床位约占全省医院床位总数的10%。其中核定为营利性医疗机构130家,核定为非营利性医疗机构64家。同时,上规模、上档次的民营医院也日渐增多,如台州市中心医院有800张床位,宁波明州医院有750张床位,绍兴华宇医院有536张床位,250张床位以上的民营医院有11家,100张床位以上的民营医院有35家。
    2.大力发展教育事业
    教育是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石,优先发展教育,实现教育公平,是政府的责任,也是社会的期待。在优先发展教育、努力实现教育公平中,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走向了大众教育。
    浙江在改革开放前,教育基础相对薄弱,受教育人口及受教育年限不多,人口受教育程度在全国居中下水平。1990年,浙江仍有文盲和半文盲7236442人,占全省总人口17.46%。我省的脑力劳动者比重、初中以上文化程度占总人口比重、每万人口拥有在校大学生人数、以及人均教育经费,都低于全国平均数。国家统计局社会司一份专题研究报告指出,根据入学率、升学水平、教育结构、教学条件、教育投入、受教育水平及教育发展的完整性等35个指标综合评估,浙江1988年教育发展水平列全国第16位
    从八十年代开始,浙江就一直在努力发展教育事业,特别是1992年开始实施科教兴省发展战略,教育事业更是得到快速发展。1985年9月,浙江省宣布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全民动员,紧紧抓住农村教育这个重点难点领域,“规划到乡、测算到校”,逐乡逐校地普及达标,1989年普及初等教育。经过数年努力,从1982年到1995年,浙江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由0.47%上升到1.48%,增加了2倍多;高中文化程度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由5.20%增至8.00%,增加了2.8个百分点;初中文化程度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由17.79%增至28.64%,增加了10.85个百分点;小学文化程度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由39.38%增至41.18%,增加了1.8个百分点。浙江人口的粗文盲率(15岁及以上文盲、半文盲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由1982年的23.93%下降至1997年的5%以内(继江苏、山东之后,成为全国第三个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省份)。浙江还着力培养和发展各类专业技术队伍,全省地方企事业单位各类专业技术人员由1977年的11.2万人增加到1997年的76.8万人,每万人口中已有各类专业技术人员174人。
    1997年浙江通过全国“两基”总验收,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成为继江苏、广东之后全国第三个通过国家验收的省份。1997年高中段招生33.92万人,是1990年的2.24倍,初中毕业升入高中段教育的比例达到57.5%,比1990年提高21个百分点。通过国家“两基”总验收后,浙江省政府又不失时机地推进高标准高质量“普九”。到2002年,全省70%县(市、区)实现高标准高质量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各项指标均名列全国前茅。浙江是全国第一个基本普及从学前3年到高中段15年教育的省份,到2007年,学前三年毛入学率达90%,比2002年提高7.5个百分点;九年义务教育完成率达97.4%,比2002年提高0.1个百分点;初中毕业生升入高中段比例达96.55%,比2002年提高12.5个百分点;高中段毛入学率达91%,比2002年提高8个百分点;三残儿童少年和流动人口子女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率均达到98.6%,比2002年提高21个百分点;全省15年教育普及率达95.4%。
    1997年,普通高校本专科招生3.31万人,在校生10.23万人,比1978年增长326%,普通高校由1978年的20所增加到1997年的35所。全省每万人口中的在校普通本专科学生数由1978年的8.5人上升到22.4人,增长1.64倍。1997年与1978年相比,全省高校在校研究生数由321人发展到5350人,增长了15倍。到2002年,全省普通高校由1998年的32所增加到68所;在校生由1998年的11.35万人增加到39.3万人,增长2.5倍。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由1998年的11%提高到20%。其中,到2001年,全省高等教育毛入学率首次突破15%,跨入高等教育大众化。高等教育相对落后的面貌已成为过去。2007年,全省普通高校在校生规模77.8万人,比2002年几乎翻一番;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38%,比2002年提高18个百分点。学科结构优化,基本适应市场需求。层次结构优化,本专科比例趋于合理。全省普通本、专科招生比例已达48.1:51.9。高职教育着力加强以特色和质量为核心的基础能力建设,发展重心逐步从规模发展为主外延发展转向以质量、效益为主的内涵建设上来。基本满足了现代化建设对专门人才的需求,满足了学生家长让子女大学的愿望。
    城乡统筹,促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保证城乡学生接受基本同质教育是政府的责任,也是实现教育公平的基本要求。把农村基础教育作为重中之重,加大对农村义务教育投入。2007年全省农村义务教育支出168亿元,占全省教育经费支出总额的23.8%,比2003年增加了62.5亿元 。浙江各级政府把促进城乡基础教育均衡发展作为工作的重点之一,实行城乡统筹、同步推进,把城市和农村的义务教育均纳入“实施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的范围,免收课本费、作业本费、住宿费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受资助面扩大到9%。29.1万名农村孩子享受到了免费爱心营养餐。浙江农村中小学自2006年开始实施“四项工程” 以来,省级财政累计安排资金达4.7亿元,完成100万平方米的农村中小学食宿改造任务,2007年省政府继续将“四项工程”列为十件为民办实事之一,具体提出食宿改造工程全部开工建设,90%项目竣工等要求。到目前为止,全省农村中小学食宿改造工程项目已竣工1404个,占总项目数55%;已竣工建筑面积149.5万平方米,占总面积数52%;完成投资17.7亿元,占总投资的77%。为切实加强农村教师队伍建设,制定了《大力推进城镇教师支援农村教育工作实施意见》,从教育强县选派骨干教师到欠发达地区支教,重点推进县域内教师支教。
    发展职业教育,提升职业教育水平。从2007年开始,浙江计划投资10.2亿元,实施职业教育“六项行动计划” 。这些计划的实施将全面扩充浙江职业教育资源,增强职业教育的综合实力,为浙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大的人力资源支撑。尤其是其中的农村预备劳动力的培训政策,即每年对5万名左右未升高一级学校的农村预备劳动力进行为期半年到1年的职业技能培训的政策,一方面能够提高预备劳动力的就业竞争力,使他们在掌握一定文化知识的同时,能拥有一技之长,帮助他们解决就业问题,另一方面也有助于转移农村劳动力,使这些新增劳动力能够顺利地向非农产业转移或在城市稳定就业。
    农民工子女教育受到高度重视。浙江是吸纳农民工就业的大省,截止2007年6月底,全省登记在册流动人口达1670余万人,与常住人口的比例为1:3。其中外省籍流入的占84.4%,“十五”期间,流动人口对浙江GDP的贡献率达到21.4%,农民工已经成为浙江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力量。让农民工子女与本地居民一样享受义务教育,是改善民生、实现教育公平的重要体现,浙江对此问题高度重视。目前全省有77所公办民工子弟学校,190所民办民工子弟学校。浙江省流动儿童少年达65万,2007年的入学率达到96%,大大高出全国平均水平。
    3.公共卫生体系逐步完善
    大力发展卫生事业是民生为重的重要内容。加强城乡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体系基本建成,全省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覆盖率已达95%,农村三级卫生服务网络基本建成。2007年底,浙江人均预期寿命、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等主要指标居全国领先水平。疾病控制、卫生监督、医疗救治、应急指挥和信息报告等医疗卫生体系建设进展顺利,新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初步建立。
    1998年7月,浙江86个拥有农村的县(市、区)的初保工作以县为单位全部达标,提前3年实现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目标。全省农村饮用自来水人数已增加到2880余万人,农村自来水普及率达77.5%,有430万农户用上卫生厕所。
    近年来浙江省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扎实推进基层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加大卫生资源配置向农村倾斜力度,全面加强农村医疗服务体系建设。农村医疗卫生服务机构进一步健全,99.5%的乡镇建有医院或者卫生院,49.8%的村建有卫生室,81%的县(市、区)建立了乡镇卫生监督派出机构。城乡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加快,目前,全省共建立城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360个,占应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总数的80%,卫生服务站6700余个。规范创建有序推进,累计创建全国社区卫生服务示范区4个,省级示范区和先进区20个,省级示范和规范中心126家,按照1000-1500服务人口配备一个责任医生的要求,拥有社区责任医生2.6万名,覆盖城乡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初步建立。2007年全省县(市、区)农村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达标率不低于80%,市级以上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网络覆盖率不低于80%。,2006年我省启动实施了“乡村卫技人员素质提升工程”,以乡村医生注册为抓手,对全省5万名乡村医生进行了全科医学知识的培训。
    据统计,至2006年,全省有卫生机构13183家;医院拥有床位146650张,每千人口床位3.18张,比全国平均多0.47张;全省有卫生人员24.8万人,比全国高出0.99人。其中有县及县以上医疗机构575家。卫生院2174家,妇幼保健院(所)68家,医学科研机构21所,疾病预防控制中心97所,卫生监督所102所。遍布全省的医疗预防保健网,基本满足了城乡居民多层次的医疗保健需求。惠民医院发展迅速,全省建立惠民医院或具有惠民医院性质的医疗机构共计85家,设立济困或扶贫病床7618张,2006年共收治病人209145人,减免医疗费用1383.39万元。
    (四)完善社会管理保障民生
    安宁安定是百姓的期盼,浙江省在大力发展经济同时,大力创新社会管理模式,完善社会管理体制,以更好保障民生,努力实现生产安全、社会安宁、生活安定、百姓安居。
    1.社区与社会组织建设得到加强
    社会建设与经济、文化、政治建设四位一体,成为全面小康与现代化的重要内容。社会建设就是要动员社会力量、整合社会资源、发展社会事业、完善社会功能,构建全体人民各尽所能、各得其所而又和谐相处的社会环境。社会管理则是要对社会生活的不同领域以及社会发展的各个环节进行有效的组织、协调、服务、监督和控制。浙江以“平安浙江”建设为抓手,重点抓了社会关系、社会组织与社会机制的建设。
    (1)城乡社区建设得到加强
    社区作为一种地域性社会,是连接个体与社会的桥梁和纽带,是社会的微观化和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在一定地域范围内有同质人口组成的,具有价值观念一致,关系密切,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的富有人情味的社会共同体。在愈益市场化和多样化的社会里,社区作为一个私人生活的公共空间和一种重要的社会资源,愈益成为党和政府工作的重要抓手和舞台,也是社会管理体制改革、社会自组织培育的主要载体。
    浙江是全国开展城市社区建设较早的省份之一,有比较好的传统和基础。浙江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始终把加强社区建设作为新形势下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加强一项重要工作来抓,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成效。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全面推进社区建设,以加强社区组织建设为重点,构建新的社区管理体制;以理顺社区关系为突破口,建立新的社区建设工作运行机制;以社区服务为龙头,丰富社区建设的内容;以实施“星光计划”为契机,加强社区基础设施建设;以加强社区干部队伍为基础,提高社区的管理和服务生活水平。
    针对长期存在的居民区规模较小、设置不尽合理、社区资源割裂,难以适应城市基层管理的实际,全省各地先后启动了社区体制的改革创新工作。采取梯次推进的发展战略,从大中城市开始,逐步向中小城市和城镇发展,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社区体制改革和社区建设。杭州市在2001年3月底前将原有的586个居民区重组为275个社区,2001年底完成萧山、余杭两区的体制改革工作。宁波市五个城区在2001年8月已全面完成社区体制改革。嘉兴、温州、湖州、绍兴、台州等市已完成了试点工作,正在向面上铺开。到2001年底,杭宁温三市率先完成社区体制改革工作;到2002年年底,全省各大中城市完成社区体制改革工作;到2003年年底,全省城镇普遍完成社区体制改革工作,并有90%以上的社区基本建成现代化的新型社区。社区体制的改革与社区建设的深入进行,有力地加强了浙江全省各地的基层民主政治建设,提高了城市基层管理水平,推进了城市化进程,促进了社会的稳定。
    农村社区建设与管理得到加强。各市县以村庄整治为抓手,加强农村社区管理。农村社区服务有了新发展。“千村连锁超市、万村放心店”工程进展顺利,村庄整治建设为发展社区服务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各地改变“重硬件建设、轻软件建设”的做法,把扩大农村公共服务、发展农村社会事业作为村庄整治建设的必要延伸和农村新社区建设的重要内容,并通过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和全面履行政府职能,把加强公共服务的重点放到农村,将城市的培训就业、社会保障、公共卫生、公共信息、公共交通、饮水供给、环境卫生、科技文化、义务教育等公共服务全面向农村社区延伸。
    (2)社会组织规范发展
    浙江省的民间组织已经遍布省内各个城乡,涉及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初步形成了门类齐全、层次有别、覆盖广泛的民间组织体系,民间组织的发展,对激发社会活力,促进社会公平,倡导互助互爱,疏缓就业压力,反映公众诉求,推进公益事业,化解社会矛盾,解决贸易纠纷等方面起到了其他组织不可替代的作用。
    截至2006年底,全省有各类社会组织2.3万个,居全国第3位;每10万人拥有社会组织数为47个,居全国第2位;社会组织拥有总资产约150亿元,从业人员约15万人。至2006年底,全省各类社会组织比2001年底增长了42.5%,平均年增长率为8%左右 。据统计,在登记的社会团体中,全省共有12470个,其中行业性社团占25.8%,专业性社团占30.4%,学术性社团占23.9%,联合性社团占19.9%。民办非企业单位10810个,其中:教育类7955个,教育类占73.6%,科技类654个,占6%,比2001年增加了4129个,增长61.8%;卫生类占4.8%,劳动保障类占4.8%,社会福利与社会慈善类占6.4%,文化类占2.5%,体育类占1.9%。此外,全省还有在各地基层民政部门备案的近2000个农村专业经济(技术)协会和近700个社区社会组织。
    我省民营经济发达和特色产业群鲜明的特点,行业协会数量逐年大幅提升,出现了一大批一业一会、一品一会的行业协会。协会总数从2001年的2060家,增加到2006年末的3217家,增长了64.03%;行业协会占全省民间组织的比重由2001年的12.4%,上升到2006年的13.9%。从地区分布看,省、市、县级行业协会数量呈逐级扩大分布,主要集中在杭州、宁波、温州、台州等中心城市。从全国范围看,浙江行业协会总数排在山东、四川、江苏、河南之后,居第5位,每十万人拥有的行业协会数列全国第4位。行业协会民间化进程逐步加快。截止到2007年5月30日,全市登记在册的行业协会共有437个,目前已经确认脱钩的行业协会共105个。通过改革,以政策扶持的方式,用培育发展的方法来为行业协会的发展壮大、发挥作用、积极创造条件,并争取全省性与全国性行业协会落户温州市。
    以农业合作社为主要形式的农村社会经济组织发展迅速。自台州出现第一个农业合作社以来,作为农业部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建设试点地的台州,目前有农民专业合作社249家,入社社员3.7万户,带动农民15.3万人,注册资金3000多万元。浙江省目前已有合作社、协会等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3400多家,入社农户25万户。合作社已成为浙江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整合资源和生产要素,提高农业竞争力的重要途径。2004年11月11日,中国内地第一部农民专业合作组织法规《浙江省农民专业合作社条例》在浙江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上获得通过。这部条例明确了合作社的法人地位,从而为浙江合作社的发展扫清了没有法人地位的最大障碍。
    2.社会管理机制不断完善
    (1)社会体制改革渐趋深化
    社会体制包含了社会事业体制、社会管理体制、政府社会职能、社会政策、社会服务、社会福利、社会保障、社会组织以及国家与社会关系等要素,社会体制本质上体现的是国家(政府)与社会关系之间现实架构,反映出一个国家和地区社会发展水平与社会公共服务能力。发展社会经济,建构和谐社会,不仅需要进行经济体制改革,需要经济政策、社会政策,也需要进行社会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就是确立寓社会治理于社会服务理念,积极介入社会发展进程,转变政府职能,提高政府社会管理与公共服务水平,改革社会事业发展体制、机制,制定积极的社会政策与公共财政政策,推动社会组织良性有序发展,利用社会组织来组织社群,服务社会。浙江在社会体制、机制改革上作了不懈努力与探索。
    二元户籍制度正在破解。社会体制中一个最大的瓶颈就是社会的二元结构及由此所形成的城乡二元割裂,浙江在破解二元制度方面已经起步。2007年,浙江开始实行居住证制度试点工作。这意味着,在浙江实行20多年的暂住证制度将画上句号。根据新规定,这种居住证将与社保、就业、教育、居住等挂钩,使持证者享受同城待遇,而且还在子女就读、计划生育、劳动保障方面享受到与浙江省内市民一样的优惠政策。
    浙江省各级政府还积极进行政府管理创新,从金华进而向全省推开的“政务公开”,从撤乡并镇在浙江基层广泛为推行,到普遍推动乡镇政府体制改革与乡村治理的变革,从温州率先进行的“效能革命”到全省的效能建设,从“省管县”体制与县级(市)政府的治理模式进一步探索,到地方治理成效的显著提高,从民营经济发展壮大推进浙江非政府组织、民间商会、工会、村落民间组织的发展,到浙江地方治理的多元化推进,以及杭州市对政府部门“满意不满意”的评估、湖州等地的绿色GDP考核,台州温岭的“民主恳谈”等,浙江省地方政府不断探索和创新治理模式。这种创新的探索与努力,不仅优化了区域制度环境,而且有力推进了浙江的工业化、市场化、城市化与国际化。这些改革与创新深受人民群众的欢迎,密切了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的关系,有力地推动了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促进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发展。
    由于积极探索,努力创新,浙江获“中国政府创新奖” 也最多。第三届“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2005-2006年度)浙江省共有4个项目入围(浙江省温州市政府:“效能革命”、浙江省绍兴市政府办公室:政府办公室导入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浙江省长兴县教育局:“教育券制度”和浙江省武义县委县政府:村务监督委员会),是全国入围项目最多的省份。此前的2003-2004年度,浙江省的湖州市“户籍制度改革”和温岭市“民主恳谈会”两个项目,入选“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优胜奖。 此外,浙江省获得的政府创新奖的还有第一届的优胜奖浙江省衢州市“农技110”和提名奖浙江省金华市“干部经济责任审计”。
    (2)利益表达机制建设得到加强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不同社会群体的利益格局也发生了深刻变化,如何让不同社会群体、尤其是社会弱势群体能畅通地表达自己合法的利益诉求,成为社会建设一个重大而急需解决的问题。省委、省政府对此高度重视,近年来,省委先后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人大工作的意见》、《关于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支持人民政协履行职能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建设的意见》,以及《关于加强和改善党对新世纪新阶段工会、共青团、妇联工作领导的意见》,支持人大、政协和群众团体履行各自在发扬民主中的职能作用,支持人民群众通过这些渠道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同时,以开展转变作风年和调查研究年活动为载体,各级决策机关都建立健全重大决策的规则和程序,完善论证会、听证会、社会公示和专家咨询等制度,确保群众对重大决策的知情权和参与权。健全基层自治组织和民主管理制度,修订了《浙江省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普遍建立了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和村务公开制度,及时总结和推广了村级民主恳谈会、民主听证会等各地在实践中探索出来的经验做法。改革城市社区体制,逐步建立社区居民自治的各项制度。职工代表大会和其他形式的企事业民主管理制度得到进一步完善。
    为畅通利益诉求渠道,还通过推行领导下访和包案、规范信访秩序、建立司法救助基金等工作,使群众能够以理性合法的形式表达利益要求,使群众的利益矛盾能够更加及时地得到解决。提出了“不使有诉求的群众因经济困难打不起官司,不使有理有据的当事人因没有关系打不赢官司,不使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因执行不公、不力得不到保护”的承诺,充分保障诉讼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加强法律服务,基本形成了适应我省经济社会发展的法律服务工作体系。法律援助覆盖面不断扩大,工作日益规范,组织网络日益健全,有6万多名困难群众获得法律援助。
    由于加强了利益诉求机制的建设,我省各类社会矛盾在基层得到有效化解,群体性事件下降。如2005年比2004年全省信访总量、较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分别下降2.45%和83.3%,2006年1至10月份同比又分别下降12.4%和51%。赴京上访批次和人次明显下降,在全国位次逐步后移,非正常赴京上访量目前列全国第30位。
    (3)公共安全应急机制不断完善
    加强了重大突发事件预警和处置机制的建设,我省已经制定了48个省级专项应急预案和应急保障行动方案,制定了124个省级部门和单位的应急预案,各市县政府也都相应制定了本辖区的应急预案和应急保障行动方案,公共安全应急能力不断提升,安全生产状况稳定好转,有效地保障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完善公共安全应急预案体系,加强了应急物资的储备和应急队伍的组建训练,广泛开展了实战演练,增强了对突发事件的控制力。加强对台风、地震、地质等各类自然灾害的预警和防范,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损失。大力推动农村卫生监督体系建设,引导人民群众增强自我卫生防病能力。切实抓好动植物疫病防控工作,保障农业安全、农村稳定。2004年和2005年,全省安全生产事故发生起数、死亡人数和直接经济损失三项指标连续两年实现了“零增长”的目标。今年1至10月份,安全生产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受伤人数、直接经济损失累计同比又分别下降18.6%、5.8%、11.6%、14.5%。
    浙江是一个多灾的省份,尤以台风、洪水为甚。为了推进减灾、救灾工作,2006年开始,浙江省在北仑区、苍南县、椒江区、天台县、普陀区、青田县、庆元县开展了“避灾工程”建设试点,把抗台救灾工作做到汛期之前。各试点单位通过实地调研,制定实施方案,成立专门的领导小组和工作机构,落实专人,明确责任。在实施过程中,各地改建或者新建了“避灾中心”,确保汛期、台风灾害时使用。建设资金以当地为主,多方筹措,通过当地政府投入、社会捐赠、福利彩票公益金投入等,加快了建设进度。试点地区的经验,将在全省推广。
    3.社会形势基本稳定
    (1)枫桥经验“得到创新发展
    枫桥经验是浙江人民在上一世纪六十年代创造的社会管理方式。改革开放以来,浙江根据新的形势和发展状况,不断创新发展枫桥经验。在社会管理上始终把重点放在基层,不断夯实工作的根基,社会管理工作网络进一步向基层延伸拓展。认真抓好组织排查、调处化解、督查指导等各个环节的工作,实行经常性排查与集中排查相结合,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和司法调解相结合,对重大矛盾纠纷实行领导包案、限期化解,形成了预防化解矛盾纠纷的整体合力。广泛开展安全生产、诚实信用、打假治劣等各种宣传活动,切实提高广大人民群众参与社会管理的积极性,增强群众进行自我保护的能力。
    (2)平安浙江建设取得成效
    “平安浙江”建设得到高度重视。为促进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和谐稳定发展,省委、省政府作出了建设“平安浙江”的决策部署,并迅速向全省各地全面推开。“平安浙江”,体现的是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各方面宽领域、大范围、多层面的广义“平安”,追求的是经济与社会、城市与农村、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它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坚持以人为本,注重社会和谐,突出统筹发展。在发展思路上实现三个转变:从过去单纯追求经济增长,转向经济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协调共进;从过去突出注重效率,转向在注重效率的同时,注重公平与公正,进而追求公平公正原则下的高效率;从过去政府偏重于抓经济增长,转向抓经济的同时,加强社会管理、注重公共安全。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浙江省的整体社会状况一直是稳定和谐的,群众安全感比较强,这既是浙江普通民众的日常感受,也是各级政府的基本性判断。从2001年国家统计局展开群众安全感抽样调查以来,到2006年,浙江省的群众安全感一直位居全国前列,也明显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同时,浙江省各县(市、区)的老百姓对于自身所处地区的治安状况的满意度也比较高,如根据公安部2001年明察暗访的调查显示,浙江杭州是全国最具安全感的城。而2003年浙江省有95.4%的受访者认可自己所在县(市、区)的治安状况,高出全国2.5个百分点。2004年,浙江省有96.4%的受访者认可自己所在县(市、区)的治安状况,高出全国2.36个百分点。2005年,浙江省有97.12%的受访者认可自己所在县(市、区)的治安状况,高出全国3.22个百分点。

1 参见杨建华:《1990—1991年浙江社会发展水平的评估与分析》,《浙江社会科学》1992年第2期。
2 数据来源:浙江省发改委课题组《浙江基本均等化公共服务建设研究》,未刊稿。
3 “四项工程”,即“农村中小学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扩面工程”、“农村中小学爱心营养餐工程”、“农村中小学食宿改造工程”和“农村中小学教师素质提升工程”。浙江省政府决定从2006年开始用三年时间在全省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实施这一工程。
4 “六项行动计划”是指“职业院校助学奖学行动计划”、“中等职业学校实训基地建设行动计划”、“中等职业学校师资队伍建设行动计划”、“县级骨干职业学校建设行动计划”、“职业教育校企合作行动计划”和“提升劳动力素质行动计划”
5 数据来源:浙江省综治委:《关于充分发挥社会组织作用,深入推进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对策研究》,内部稿。
6 “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2000年由中共中央编译局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中央党校世界政党比较研究中心和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联合发起,是“中国地方政府改革创新”研究与奖励计划的主体内容。这一计划聚集了国内数十位政治学、行政学、社会学、法学等学科的专家学者,他们根据创新程度、参与程度、效益程度、重要程度、节约程度和推广程度等六项标准对政治改革、行政改革和公共服务三大类别的政府创新进行科学评估、奖励、研究和推广。“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以其评估的独立性、科学性、权威性、民间性、透明性而受到国内各级地方政府、中央有关决策机构、新闻媒体以及国际组织的高度关注和好评。
7 2005地方政府创新奖浙江入围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