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当代中国村落社会变迁研究的新作

——读杨建华主编《经验中国——以浙江七村为个案》

李培林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研究员


    临近2006年岁末,收到浙江省社会科学院杨建华研究员寄来的新书,共五编(本),总标题为《经验中国:以浙江七村为个案》,这是他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经验中国:50年乡村社会变迁研究》的最终成果。

    以村落个案调查入手来揭示农村社会的变迁,这是社会学的经典研究方法,费孝通先生的《江村经济》和李景汉先生的《定县社会概况调查》,是中国这方面研究的开山之作。而且江浙地区和华北地区,似乎始终代表着中国乡村两种完全不同的小农生活。现在,江浙的小农由于非农的经营,由理性小农转变为兼营农业的非农劳动者,而华北的小农,却多数至今仍然属于传统的小农,难以走出小农的逻辑。黄宗智先生的《长江三角洲小农家庭与乡村发展》和《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较好地揭示了不同发展区域小农行为选择的差异。在黄宗智先生看来,今日中国的农业正面临着一个历史性发展契机,其出路不必等待未来的更高程度的城市化,更不在于美国式的大农场,而是在于当前的新时代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既是高劳动密集型的也是相对高收入的小家庭农场。

    曹锦清、张乐天、陈中亚三人撰写的《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一书,也是从村落调查入手,以非常翔实可贵的村落资料,描述和分析了20世纪50-80年代浙北乡村的社会变迁,特别是各种乡村制度的变迁。这种研究训练,为曹锦清教授日后写作名贯文坛的《黄河边的中国》,以及张乐天教授日后推出力作《人民公社制度研究》,进行了基础性的铺垫。

    现在,很高兴又看到研究浙江50年变迁的巨著出版。《经验中国:以浙江七村为个案》这套书的最大特点,是从“日常生活”这一“社会事实”本身入手,以村落个案的细致翔实资料为基础,通过对村民“日常生活世界”的直接观察,来追踪展示村民日常生活的行为选择、运行逻辑、历史演变,以及冲突与裂变、消解与建构;通过细琐叙述村民日常生活的时间安排、空间格局、基本的关系网络等等,捕捉、描摹出村落变迁的历程和轨迹。

    从某种意义上说,作者也属于“乡土中国派”,强调中国社会的根基在农村底层,中国的社会发展问题主要是农村的社会发展问题,中国现代化发展的主体内容也正是中国乡村社会的变迁。这套书的一个鲜明特点,就是非常重视描述“日常生活逻辑”,非常重视对口述资料的采集、整理和分析。该书通过对村落中的经商、办厂、做工、上学、民俗、宗教、宗族、技术、入党、通婚、诉讼、游戏等日常生活的经验考察,来阐释农村的变迁及其与社会变迁的互动性,从而以其特有的“地方性知识”,丰富了乡村中国的理论映像。这种知识考古学的资料抢救和意义挖掘工作,或许是本课题最有价值之处。

    这套书的另一个特点,是它的建构“意义”的努力,即从繁杂的日常生活琐事中“建构”真实世界的“意义”的努力。例如作者认为,村民鸡毛换糖是一种流动的交易方式,而这种流动交易方式是一种内生的现代化因素和一种具有双重再生产能力的文化资本,它一方面催生了市场经济成长,另一方面推动了民主政治的发育。作者力图通过收集“一地鸡毛”的艰辛工作,来建构出浙江农民在20世纪下半叶以来的生活轨迹,探讨决定和影响这一生活轨迹的各种宏观和微观变量,并能从大量的社会现象中做出理论概括和归纳,从而以其特有的“地方性知识”,丰富了乡村中国的理论映像。随着实践的推移,这种基础性的研究工作会越来越显示出它特有的价值。

    当然,中国的地区差异很大,通过一地的调查进行理论抽象的难度很大。这正像作者在《绪论》里所说的,作者无意从这7个普通的村落个案来推断整个中国乡村50年社会变迁的全貌。但通过不同的研究对村落变迁链条每一个发展环节的重构,我们就可以在理论上再造当代中国村落变迁的生动而又丰富的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