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中国农村现代化研究的一部厚实之作

——评杨建华主编《经验中国——以浙江七村为个案》
 

吴 忠 民
中共中央党校社会学教授
 

    绵延悠长的中华文明,经历了风云激荡的西风东渐的近代,不管自身的意愿如何,都被裹挟着进入了现代化的进程。中国社会学学者为民族振兴和科学繁荣计,以强烈的忧患意识和历史责任感在社会学长河中宵衣旰食,辛勤开掘,中流击浪,上下求索中国村落社会现代化的途径。费孝通先生著述的《乡土中国》和《江村经济》等不朽著作,深刻揭示出中国传统经济结构并不是一种纯粹的农业经济,而是一种“农工混合的乡土经济”[1]。费孝通先生从中国传统社会经济结构本身的内在理路——农工混合的乡土经济——出发,去探讨这样一种社会经济结构向现代转化的可行道路。这也为中国社会学者探讨中国现代化路径树立了一个典范。

    近日,浙江省社会科学院杨建华研究员主编《经验中国:以浙江七村为个案》一书由社科文献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系杨建华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经验中国:50年乡村社会变迁研究》课题的最终成果,全书分五编(本),共一百九十万字。课题组成员历时5年,对义乌廿三里乡后乐村、杭州市石桥镇中村(1999年以后撤村建居改为中舟社区)、台州市涂镇的栖村、栋村、临安市昌化镇义村、瑞安塘下镇坊村、以及杭州市萧山区青田村等7个行政或自然村落为展开深入的田野调查。试图通过对村民日常生活世界,诸如上学、做工、当兵、经商、办厂、纠纷、通婚、分家、送礼、拟亲、游戏等50年的追踪描述、解剖、透视,观察村落中居民与国家、城市、社会、世界的互动,阐释乡村中国现代化的变迁和发展。

    该书《前言》及《绪论》开门见山地阐明了所关注的主题——一个受到学界广泛关注的研究领域——社会变迁(social vicissitudes)。社会变迁(social vicissitudes)来源于西方发展社会学和现代化理论,现已成为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中普遍使用的一个重要概念,也是中国社会学理论中较有代表性的理论之一。

    “社会变迁”在社会学中主要是指社会结构的整体性、根本性变迁,它不是指社会某个领域的变化,而是指社会生活具体结构形式和发展形式的整体性变迁。我们如果把社会结构理解为社会生活和社会制度的规律性的(相对)稳定状态,那么社会变迁即可称为社会结构、社会关系、社会生活、社会观念、社会制度的变化。并且这种变迁的实现往往不是通过暴力的强制手段或大规模的群众运动,而是通过发展生产力和确立新的社会经济秩序来完成的。

    一般社会学的理论从古典学者那里开始,一直研究有限的几个基本问题:社会秩序是如何维持的?内部的和外部的变迁又是如何实现的?社会成员如何为其生存和人类再生产获取资源?社会变迁理论就试图研究并确定社会的内部与外部变迁,社会变迁的实体、动力、规律、单元、层面,社会变迁的初始动因、基本前提、一般形式、实际过程、具体途径等。社会变迁理论还试图研究、确定社会变迁的维度,如速度、深度、方向和可控制性,以及能够改变原有制度的外部和内部的变革力量,并解释它们之间的关联。如果我们要问,社会变迁意味着什么,社会变迁的基本轨迹是怎样的,如何衡量并揭示其变化,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控制并预测社会变迁,那就是当今学术的前沿问题了。

    杨建华先生敏锐地抓住这一重大学术前沿问题,通过实证的、个案的研究来解读中国当代农村社会变迁的图像。作者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社会的根基在农村底层,在农民,中国的社会发展问题主要是农村的社会发展问题,中国现代化发展的主体内容也正是中国乡村社会的变迁。这不仅因为在区位结构上乡村占居绝对的多数,而且因为乡村生活模式和文化传统的任何细微变化都显示了现代性因子在乡村社会的扩展。即使工业化、城市化进程,本质上也仍是乡村社会变迁的过程。因此,从构成农村社会主体的角度出发,该书重点讨论了:

    1、村落的非农经济。主要以后乐村落非农经济变迁的事实为依据,分析村落非农经济变迁的内涵和历史轨迹,解剖影响村落非农经济变迁的相关因素,探讨一系列关于中国乡村社会变迁的理论问题;

    2、村落的政治。以长木和栖村栋村政治生活变迁的事实为对象,深入考察了村落中的“硬政治” 、“弹性政治”、“两委关系”、 城市化进程中的村庄民主、 互构村庄等系列事件构成的象征体系,通过教育、文化、经营、诉讼、党政组织等,透视国家力量在村落中的作用,在乡村现代化进程中的影响;

     3、村落的技术。以义村山核桃技术发展及技术对村民日常生活产生的影响为依据,考察了村落生产的山核桃产品,从其原材料采购、生产、销售,直到进入消费者手中的整个流程,透视村落与市场的互动;

     4、村落的宗族。以新坊村居民日常生活变迁为依据,分析了村落宗族的复兴与弱化及对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影响,并立足现代化理论对村落家族文化的各个方面进行考量。还立足现代化理论,对村落家族文化的内涵、构成、表现进行分析,进一步探索了村落家族文化与乡村工业化、现代化的互动关系,以及村落家族文化对乡村城市化与社会关系的影响。

     5、村落的生活世界。通过桥亭村村民的日常生活,诸如婚姻圈、老宅门、墙上的文字、衣食住行、民俗与宗教、茄秧等透视了村落内部及村落与村落之间的社会交往。

    该书也按村落的非农经济、村落的政治、村落的技术、村落的宗族、村落的生活世界分为五编,每编分为三部分,既历史考察、理论分析和口述实录。历史考察是对50年来村落中的非农经济、政治活动、技术传播、宗族生活和日常生活的变迁过程进行历时性考察和实证性研究。以国家的农村政策和村落环境为背景,运用丰富的口述资料和文献、方志材料详细描述建国以来各个时期村落非农经济、政治、技术、宗族、生活世界的基本状况和时代特点;理论分析是根据对50年来村落非农经济、政治、技术、宗族、民俗、宗教等变迁的实证考察,从理论进行阐释解读,透视非农经济、政治、技术、宗族、民俗、宗教等变迁对村落社会发展的影响;口述实录是根据入户访谈时所作的录音,整理出一部分有代表性意义的口述资料。

    在研究方法上,研究者认识到以往的研究很多是照搬西方社会学的理论、概念和分析方法,并没能使我们对中国现实有很清晰的认识,有时还会产生许多困惑。这项研究不从结构、角色、规则等概念出发,而是彻底地从“社会事实”本身入手。它将文献资料、口述资料和理论解读三者有机结合起来进行研究,这在国内还几乎没有做过,这在研究方法和研究框架上是一种创新。即将理论研究同经验研究、现实研究同历史分析、宏观研究同微观研究很好地结合了起来。

    本书将研究视角对准农民的“日常生活(everyday life)”,用质性研究(qualitative research)方法收集资料,力图通过对人的具体日常生活的直接观察,描写村民日常生活的活动图式、内在结构、实践范围、运行逻辑、历史演变,以及日常生活的冲突与裂变、消解与建构;通过对村民日常生活的叙述,直观地展示出他们生活的基本样式及其变化,在日常生活中来捕捉、描摹村落变迁的历程和轨迹;并在对日常生活细琐叙述的背后,努力发现隐藏其后的一些变量,如时间安排,空间格局,基本的关系网络。这正如法国年鉴学派的布罗代尔他们从日常的米、粮食、衣服等现象发现资本主义社会的生活规律,并从中发现其与文字历史的差别。

    作者从日常生活这一“社会事实”本身入手,通过对村民日常生活世界的直接观察,从村民日常生活逻辑中引出了一些新颖的学术观点。如村民鸡毛换糖是一种流动的交易方式,这种流动交易方式是一种内生的现代化因素、流动交易方式是一种具有双重再生产能力的文化资本;无论在“刚性政治”时代还是在“柔性政治”时期,中国的乡村社会都没有能够发展出“公共性格”;村民民主理念的成熟取决于功利意识的摒弃和获取民主技巧的增进的结合,民主环境的培育植根于基层党组织与村级民主选举的同步配套;温和的宗族活动有利于农村经济社会稳定与发展等。

    从本土的社会结构、历史文化和人力物力出发,在日常生活基础上建构,源于社会内部中创发出来,而不是简单地从外部移植过来。这正是一种典型的内生性的发展。这种村落社会的现代化发展模式,属于典型的“内生性发展”,这一方面是指后发国家并不是停滞的,其社会内部也存在着内生性的“现代性因素”,具有向现代社会过渡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是指“后发社会也不只是摹仿先进社会,而是立足于自身社会的传统,改造外来模式,谋求与自身社会条件相适应的发展路线”。作者认为对于任何民族国家或地区来说,现代化的过程都是一个对内对外的积淀过程,而不是全盘移植或更新。

    内生性原则还非常强调传统是社会发展的重要而宝贵资源。传统是一种精神,一种理念,一种全民族所共享的文化通则。这一通则使人们在无意识中受其制约而趋于特定的行为模式和生存模式,并使这一文化中的个人思想和情感固定化。传统是发展的中介,是进步的阶梯。当前,在当代中国村落社会发展进程中,传统的影响依然强劲。不仅如此,在社会急剧转型的今天,对传统的重新关注在实现中国村落社会秩序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同时在其他社会领域中构建的更符合实际的传统,可以有效解决家庭、企业、社会里出现的紧张状态。这充分说明传统社会要素和现代因素完全可以并存。

    显然,这种“内生性发展”的精神实质就在于,充分挖掘、动员“本土资源”,从本土社会的实际情况出发,包括本土所特有的历史、文化、社会结构、现有的人力、物力、技术、财政、资源及其区情所特有的限制,由此自主地决定自己的发展径路、发展方式和发展战略。它不否认“外力”在某种条件下的重大作用,但更坚信所有的发展最终都必须是从各自社会内部中创发出来的,而不是简单地从外部移植过来的。

    本书通过对乡村社会下层民众日常生活的透视,折射出中国现代化发展的轨迹、经验和启示,也有助于探究关于中国村落研究的新的视角、方法或范式,是一项有创意、有力度、有份量的课题成果,该成果是我国20世纪80年代社会学重建以来,关于中国农村社会变迁研究的一部较厚实的著作, 将中国农村社会研究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也是近年来中国学术界难得的厚实而有质量社会科学研究成果之一,它将在中国农村社会研究领域乃至中国社会研究领域中产生重要的影响。


--------------------------------------------------------------------------------

[1] 费孝通:《江村经济》第32页,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