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浙江:中国现代化实践和创造的热土(一)

——浙江现代化水平评估与分析
杨建华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

    所谓现代化(modernization),就是全世界范围内的以现代工业革命为核心和动力,以现代科学技术在经济和社会中广泛运用为重要标志,以及由此所引起的政治、经济、社会、思想、文化各方面全方位的变革和加速发展过程。这种变革和加速发展的结果就是现代社会。现代化实质上就是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变过程。它是多层面同步转变的过程,是涉及到人类生活所有方面的深刻变化。显然完整意义上的现代化应包括上述经济现代化、政治现代化和社会现代化。概括起来,现代化可以看作是经济领域工业化、政治领域民主化、社会领域文明化以及价值观念领域理性化的互动过程。现代化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这也是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即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人的生活质量。
    从世界现代化发展实践来看,到目前为止,现代化总的进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一是现代化的原始积累阶段。这一阶段主要包括以消费资料加工业为主导发展的工业化初级阶段和以重化工业、基础产业为主导发展的工业化中期阶段;二是现代化的全面建构阶段。这一阶段主要包括以技术密集型产业为主导发展的工业化后期阶段和后工业社会阶段;三是现代化的全面发展和不断完善的阶段。这一阶段主要是知识经济阶段。它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一、浙江现代化水平的评估
    浙江是一块充满神奇魅力的热土,她天地钟灵,山川毓秀,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的以现代化为目标的改革开放更是给她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浙江原来是一个“三无”小省:无资源优势,无国家扶持,无政策优惠。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多地少、改革开放前经济年均增长幅度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省份,改革开放后,在全省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浙江的现代化建设却取得了巨大成就。经过短短的二十年,仅占全国1.06%国土、占全国3.57%人口的浙江却创造了占全国6.6%的国民财富,一跃成为全国的经济大省,顺利实现了从传统的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的转变,并成为全国经济增长最快、活力最强的省份之一,创造出了令世人瞩目的“浙江现象”:经济社会发展速度一直居于全国前列,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跃居全国前列,经济社会发展活力居于全国前列;赢得了三项“桂冠”:“经济大省”、“市场大省”和“个私经济大省”。就整体而言,浙江已从工业化中期向后期转化,从全面实现小康向更加宽裕的小康转化。用现代化综合指标对浙江与全国的平均水平进行对比衡量,浙江现代化发展在大部分领域处于超前状态。
    以国际上通用的英格尔斯(Alex lnkeies)现代化指标体系来衡量浙江实现现代化的程度,我们可以发现,浙江到2006年底止,除了第三产业产值占GDP比重低于标准值,其他的皆达到标准值水平。

表1 浙江现代化水平评估

指 标

标准值

浙 江2006

成人识字率(%)

≥80

93

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岁)

≥70

75

人口自然增长率(%)

≤1

0.487

农业产值占GDP比重(%)

12-15%以下

5.9

适龄青年受高等教育比重(%)

10-15%以上

36

每千人拥有医生数(人)

≥1

1.8 1

城市化水平(%)

≥50

56.5

非农业从业人员比重(%)

≥70

75.5(05年数据)

第三产业产值占GDP比重(%)

≥45

40.2

人均GDP(美元)

≥3000

4000

    (数据来源:《2006年浙江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见《浙江日报》2007年3月13日第7版。)

    中国有学者将英格尔斯提出的现代化指标体系得基本内容称为第一次现代化。无疑,浙江在第一次现代化进程中,走在了全国前列,并在努力地实现着以知识化和信息化为典型特征的第二次现代化。
    此外,根据走在前列发展目标要求,浙江省明确提出了在2010年全省率先基本建立全面小康社会、2020年全省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我们根据2010年基本建立全面小康社会时达到目前中等国家平均5000美元左右的水平,2020年基本现代化时达到目前国际上中等收入国家10000美元左右的水平,以及全面小康和现代化应有的一些核心评价指标,设计了“两个率先”的评估指标体系。具体请看表2。

表2 浙江实现“两个率先”评价指标体系

指 标

全面小康目标值

基本现代化目标值

浙江2006年值

人均GDP(美元)

≥5000

≥10000

4000

三次产业构成(%)

8:47:45

7:41:52

5.9:53.9:40.2

城市化率(%)

≥60

≥65

56.5

非农业劳动力比重(%)

≥80

≥90

75.5(05年)

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元)

≥1.8万

18265

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元)

≥8000

7335

基尼系数

0.38

0.35

0.41

社会保障与福利占GDP比重(%)

≥10

≥20

居民人均受教育年限(年)

≥10

≥12

7.89(05年)

适龄青年受高等教育比率(%)

≥40

≥50

36

每千人拥有医生数(人)

2

2.8

1.81

互联网普及率(%)

≥40

≥60

31

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

30

25

32.9

人均预期寿命(岁)

≥74

≥75

75

环境质量综合指数(%)

≥85

≥95

70(05年)

    根据这一指标体系,浙江全面小康建设与现代化发展已取得相当进步,尤其是作为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即全面小康建设在2006年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与城镇居民收入水平已超过国家统计局制定的全面小康标准值,农村居民收入水平也已接近国家统计局制定的全面小康标准值。
    国家统计局根据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根本内涵和基本要求,制定了一套评估农村发展的全面小康社会指标体系。根据这一标准评估,2005年浙江农村全面建设小康实现程度达到64%,比上年提高5.1个百分点,连续第三年居全国各省区第一位。2005年全国农村全面建设小康实现程度为28.2%。在全国各省、区、市中,位居前三的上海、北京、天津分别为88.4%、84.8%和74%,浙江位居第四。从构成六大评价体系指标来看,农村居民生活质量和农村经济发展方面实现程度分别为93.9%和90.4%,已基本完成全面小康建设;农村民主法制建设和社会发展方面实现程度未过2/3;农村人口素质和资源环境方面实现程度分别只有3.8%和14.3%,是农村全面小康建设最薄弱的环节。
    在18项具体指标中,浙江有6个指标已实现小康,分别是第一产业劳动力比重、基尼系数、恩格尔系数、农民信息化程度、森林覆盖率和万元农业GDP用水量。在农村居民生活质量方面,浙江省实现程度为93.9%,比上年提升10.4个百分点。2005年,浙江94.2%的农村居民家庭拥有彩色电视机,95.3%的家庭拥有固定电话或移动电话,10.3%的家庭拥有电脑。据调查,浙江农民的信息化程度为61.1%,实现程度为100%,比上年提高8.8个百分点。此外,浙江农民的恩格尔系数由上年的39.5%下降为38.6%,实现程度为100%;居住质量指数为74.3%,实现程度为98.8%,比上年提高15.4个百分点;文化娱乐支出人均215元,实现程度为57.8%,比上年提高10.8个百分点。我省在农村民主法制建设和农村社会发展方面的实现程度提升最快,分别比上年提升14.4和12.2个百分点。在农村社会发展方面,浙江省实现程度为53.7%,比上年提升12.2个百分点。2005年全省农村社会事业发展加快。其中,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发展迅速,全省农村合作医疗覆盖率达到65.5%,实现程度为69.4%,比上年提高19.6个百分点;农村养老保险覆盖率为17.3%,实现程度为26.6%,比上年提高7.2个百分点。实现程度相对较低的指标有2个,分别是农村养老覆盖率和万人农业科研人员数。6岁及6岁以上农村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和常用耕地面积变动幅度2个指标实现程度为负值。
    浙江省统计局根据国家全面小康评估标准对我省2005年全面小康实现程度也进行了评估,结果是:2005年全省全面小康社会综合评价指数为83.4%,其考核指标包括经济发展、社会事业、人民生活、社会和谐和生态环境等五大领域,发展指数居全国前列,其中,每千人医生数、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主要水系监测断面水质三类以上比例3项指标实现度首次超过90%;人均GDP、R&D经费支出占GDP比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覆盖率、社区(村)依法自治达标率、城乡生活垃圾处理率6项指标实现度首次超过80%。在五大领域中,生态环境改善的加分最高。2005年生态环境实现度比上年提高7.1个百分点,是五大领域提高最快的。城乡生活垃圾处理率为57.1%,城市人均公共绿地面积为9.31平方米,实现程度分别为81.6%和77.6%,比上年提高8.7和7.4个百分点。就业充分,我省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7%,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覆盖率为71%,社保水平明显高于全国。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从社会和谐指标分析,我省城乡统筹力度加大,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之比为2.45倍,而全国是3.22倍;区域发展的协调性进一步增强,全省61个县市的人均GDP差距系数已达到全国全面小康目标。民主法治不断推进,社区(村)依法自治达标率比上年上升10个百分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提出的全面小康标准,浙江完全有望在2010年基本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可比全国提前约十年。
    通过评估,我们可以看到,实现全面小康和现代化是一个经济发展、社会繁荣、人口综合素质全面提高的系统工程。从某种意义上说,率先实现全面小康和现代化,不仅指率先实现经济、社会的全面小康和现代化,更重要的是要率先实现人的现代化,是人的素质全面提高和生活质量的全面改善。浙江已从工业化中期向后期转化,从原始积累阶段向全面建构阶段转化。
    二、浙江现代化基本状况
    (一)经济发展的现代化
    从1978年到2001年,浙江经济增长速度一直领先于全国,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约3个百分点。2006年全省国内生产总值15649亿元,比上年增长13.6%。人均GDP为31684元(按年平均汇率折算为3975美元),增长11.6%。全省财政一般预算总收入2567.5亿元,比上年增长21.4%,其中地方一般预算收入1298.2亿元,增长21.7%。全年进出口总额为1391.5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9.6%,其中进口382.5亿美元,增长25.1%,出口1009亿美元,增长31.4%。
    1.民营经济发展迅速
    民营经济发达是浙江居民收入快速增长的一个重要引擎。民营经济天然与市场经济联系在一起,民营经济不仅推进市场经济发展,而且也有力推进了现代化意义上的“市民社会”的发展。民营经济将经济的增长从超经济的权力网络中解放出来,将现代产业及经济社会生活中的主要力量从对国家权力、对政府行政权力的高度依附中解放出来,为浙江的经济发展居民收入增长提供了广阔的上升空间。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民营经济得到了长足发展。从1978到2004年,全省生产总值由124亿元增加11243亿元,增量的70%由民营经济创造;工业的增加值从47亿元增加到3580亿元,增量的75%由民营经济创造。从1993年到2003年10年间,浙江私营企业数量增长了33倍,注册资本增长了52倍。在数量增加的同时,规模实力也大大提升。如果把浙江人在山东、上海、江苏等地办的企业也计算进来的话,那浙江的私营企业数量居全国第一位。
    根据第一次经济普查资料,截止到2004年末,浙江民营企业达25.48万家,占全省30.93万家企业的82.4%;民营企业总资产34822.29亿元,占全部企业总资产的55.4%;民营企业年营业收入29191.62亿元,占全部企业的73.0%;民营企业年末资产产出率为83.8%,比全部企业年末资产产出率高20.2个百分点。
    浙江经济总量中,民营经济三分天下有其二民营经济已成为浙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并且是浙江经济活动中最活跃、最有活力的成份。我们再以2003、2004年为例,浙江民营经济创造的生产总值超过全省生产总值70%,税收占全省总收入的60%,全省新增就业岗位90%以上由民营企业提供。浙江个体私营经济总产值、销售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出口创汇额、全国民营企业500强企业户数等五项指标均居全国第一。
    2005年全年全省生产总值13365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12.4%,“十五”时期年均增长13.0%。在全省生产总值中,公有制经济增加值3809亿元,占28.5%,比上年下降1.2个百分点;非公有制增加值9556亿元,占71.5%,比上年上升1.2个百分点。其中个体私营经济增加值7618亿元,占57%,比上年又上升1个百分点。
    浙江民营企业通过并购、控股或追加投资扩大规模,增强实力,目前全省私营企业参投、控股国有企业的已有6000多家,私营企业并购国有企业1000余家。一部分中小企业还与大企业建立战略联盟;一部分优质企业实行强强联合,相继出现温州强强集团、温州家具集团、中瑞财团等联合体,一批民营企业迅速成长为大企业集团和行业排头兵。全国工商联公布的中国民营企业综合实力500强中,2003年浙江占了188家,居全国首位。2004年浙江有183家,其中3家为全国十大民营企业。
    2.块状经济遍地开花
    浙江在并没有享受广东、上海等省市那样的国家特殊政策的情况下,多年实现了比全国平均值高出约3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经济增长质量和经济效益的显著提高。这与浙江较为发达的块状区域经济直接相关。浙江块状区域经济最大的特色就是专业市场和特色产业互为依托、共同发展。或者是产业催发市场,或者是市场带动产业,市场优势与产业优势相互结合,相互促进,形成了浙江的块状区域特色经济。
    从一村(镇)一品起步,就近建立专业市场,经过多次产品档次的提升,主导产业不断壮大,逐步构成规模产业和特色经济区块。凭借灵活的机制,成千上万的个私企业在块状经济中通过分工协作,超常规地降低生产成本,然后通过发达的专业市场超常规地降低交易成本,浙江产品因此形成极强的市场竞争力。
    统计显示,在2001年时,浙江省88个县市区中,就有85个出现了块状经济,总产值5993亿元,占当年全省工业总产值的49% 。其中,工业总产值亿元以上的块状经济群519个区块中,总产值10-50亿元的区块有118个,50-100亿元的区块26个,100亿元以上的区块3个。这些块状经济以小企业和生产百姓日常生活品为主,虽然产业层次较低,但专业化分工与协作水平却很高。如浙江嵊州市的领带产业群,它已有1100多家领带企业,每年生产3亿条的领带,占领了国内90%、国际40%的领带市场。一条领带的生产需经过22道环节。在嵊州,领带产业链条的每个环节均有数百个单位参加,这些企业聚集在领带工业园内,充分竞争,相互合作,从而形成独特的块状经济,托起了一个年成交额20亿元的领带业。
    块状经济的发达,使浙江县域经济竞争力节节攀升。在中国百强县中,浙江省占据三分之一,百强县个数位列全国第一。块状区域特色经济的优势,也弥补了浙江企业规模效应弱的缺陷。可以说,由大量中小企业、私营企业发展而形成的浙江专业化块状特色产业,已经独树一帜确立了中国加入WTO后其参与国际竞争的“比较优势”。特色块状区域产业区内存在一种“创新氛围”和“产业文化”,有利于信息和知识的迅速传播,促进创新的持续发展,具有“新经济”的某些特征。美国经济学家道格拉斯.享顿认为,“新经济”的立足点在于形成产业群,因而获得速度、质量、灵活性、知识和网络等方面的竞争优势。
    块状经济不仅拉动浙江经济实现了一个又一个跨越,而且也直接拉动了浙江大众化创业群体的形成和壮大,进而拉动了居民收入持续快速增长。这是由于一个块状经济往往集聚了成百上千个小企业,分工极细,一个甚至多个小企业只生产一个零部件,从而大大降低了劳动者创业的资金和技术的门槛。只要辛勤劳作,善于学习和模仿,就不难就业甚至不难成为小老板。
    3.创业致富大潮奔涌
    浙江不仅是大私营企业、大老板多,而且更多的是小企业、小老板。统计数字表明,平均25个浙江人中就有一个老板,在温州和台州地区,平均每4个家庭就办有一个企业。如诸暨市大唐镇镇区面积仅为5.5平方公里,户籍人口不足3万人,却星罗棋布地分布着4000多家袜业企业,一年能创造近25亿元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农民人均可支配的收入达1.5万元左右。
    浙江人有头脑、能吃苦,善经营,会做生意,富有冒险精神和开拓精神。千千万万个走南闯北的浙江老板走遍千山万水,说遍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历经千难万险的创业故事,浙江流行的“先生孩子后起名”、“有条件自然长得好,没条件也要想方设法照样长”、“不找市长找市场,不叫下岗叫转岗”的俗语,无不都体现着浙江老百姓各显神通的创业致富、追求幸福生活的倔强信念,正是这样一种执着、一种倔强才形成了浙江千家万户办企业,千军万马闯市场的波澜壮阔的经济发展大潮。小企业、小老板多已成为浙江经济社会的一大特征。
    国家统计局农调总队根据新标准对各全国省区农村全面小康进程进行跟踪监测的结果显示,2004年浙江农村全面小康社会实现度达到58.9%,比2003年提高了7.7个百分点,继续位居全国各省区第一。
    根据第一次经济普查数据,2004年末,浙江共有从事第二、三产业的法人单位40.38万个,列广东、江苏之后居全国第三位。其中,企业法人单位30.93万个,机关、事业法人单位3.21万个,社会团体法人单位0.93万个,其他法人单位5.31万个。产业活动单位47.72万个,其中,第二产业20.29万个,第三产业27.43万个。个体经营户276.26万户,列山东、河南之后居第三位。其中,第二产业68.54万户,第三产业207.72万户
    与2001年浙江省第二次基本单位普查的同口径数据比较,企业法人单位数增加了5.12万个,增长了19.8%。其中,国有企业、国有联营企业、国有独资公司共0.67万个,减少0.62万个,下降48.1%;集体企业、集体联营企业、股份合作企业共3.71万个,减少3.38万个,下降47.6%;其他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3.32万个,增加0.30万个,增长9.8%;私营企业21.85万个,增加8.06万个,增长58.4%;
    浙江个体经营户276.26万户,列山东、河南之后居第三位。其中,第二产业68.54万户,第三产业207.72万户(见下表)。浙江还有400万人在省外投资创业,2004年在省外注册企业约50万家,在省外投资总额6000亿元。浙江的民营资本在省外又造了一个浙江。
    与全国经济普查数据相比,浙江企业法人单位、社会团体法人单位都已占到全国的近十分之一,而在每万人单位数中,浙江每万人口的法人单位达85个之多,全国为40不到,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倍多。每万人有企业法人单位数浙江是65.5,全国是25;每万人社会团体法人单位浙江是1.97,全国是0.81;每万人有个体经营户浙江是585.3,全国是301.69。在这些数据中,浙江都是全国的一倍多或近一倍(见表3)。

表3 2004年浙江各类单位与全国比较

 

浙江
(万个)

全国
(万个)

每万人单位数
浙江 全国

浙江各类单位
占全国比重(%)

法人单位

40.38

516.9

85.6

39.76

7.81

企业法人

30.93

325.0

65.5

25

9.52

机关事业法人

3.21

90.0

6.8

6.9

3.46

社会团体法人

0.93

10.5

1.97

0.81

8.9

其他法人

5.31

91.4

11.25

7.03

5.81

产业活动单位

47.72

682.4

101.1

52.4

7.0

个体经营户

276.26

3921.6

585.3

301.69

7.04

    在作为拉动经济增长要素之一的投资中,浙江个人资本已占到全部投资额中的一半以上。2004年末,浙江第二、三产业30.93万个企业法人单位的实收资本总额为11367.9亿元。在全部企业法人单位的实收资本总额中,由国家投入的资本2707.78亿元,占23.8%;集体投入的资本823亿元,占7.2%;个人投入的资本5941.47亿元,占52.3%;港澳台投入的资本900.61亿元,占7.9%;外商投入的资本995.04亿元,占8.8%。
    根据卓勇良先生介绍,日本在1966年时的每万人有法人单位为104个,1996年时为237个,据此,浙江法人单位数目前已达日本战后经济快速发展的1960年代水平 。浙江由于土地、资源等稀缺的倒逼机制及一直绵延不绝的工商皆本、义利皆本的实业致富文化传统,使得浙江法人单位众多,创业者众多,小老板众多,成为浙江居民收入持续快速增长的不竭源泉。
    4.二、三产业繁荣发达
    以中心城市、城镇和块状特色经济的发展带动产业和农业人口的集聚,目前已使全省75%的农村劳动力转移到二三产业就业,这是浙江省统筹城乡发展、建设新农村最成功的方略。
    居民收入增加的首要来源是职工工资性收入的增长,而二、三产业收入作为农民增收的主渠道地位也越来越凸现,因此,二、三产业是居民收入持续快速增长的主要来源。二、三产业的发达推动了经济增长,增加了居民收入,提升了居民生活质量。根据全国第一次经济普查,我们看到浙江的第二、第三产业活动单位总和在全国占到十四分之一,尤其是第二产业的活动单位占到了全国的八分之一还多。而每万人第二、第三产业活动单位浙江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倍或近一倍。
    2005年浙江地区生产总值13365亿元,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873亿元,第二产业增加值7147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5345亿元,三次产业增加值结构由上年的7.0∶53.6∶39.4和2000年的10.3:53.3:36.4变化为6.5:53.5:40。2005年全国国内生产总值是182321亿元,第一、第二和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分别为12.4%、47.3%和40.3%。浙江第一产业产值比重比全国平均水平低5.9个百分点。
    伴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浙江省的劳动力也不断向二、三产业转移。第一产业的从业人员数从1985年的1273.25万减少到2004年的639.42万,第一产业从业人员比重也从1985年的54.9%下降到2004年的21.75%。在十九年间,浙江第一产业从业人员下降了33.15%,其间有633万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推动下,转移到了第二、第三产业(见表4)。而2003年时全国第一产业从业人员占全部从业人员还高达50.9%。

表4 1985-2005年浙江产业结构和从业人员分布状况

年份

从业人员构成变化(%)

GDP构成变化(%)

第一 第二 第三
产业 产业 产业

第一 第二 第三
产业 产业 产业

1985
1990
1995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54.9 31.7 13.4
53.2 29.8 17
44 33.7 22.3
35.6 35.4 29
33.4 36.1 30.5
31 37.4 31.6
28.3 41.2 30.5
26.1 43.6 30.3
24.5 45.1 30.4
— — —

29 46.5 24.5
25.1 45.4 29.5
15.9 52 32.1
11 52.7 36.3
9.9 51.7 38.4
8.9 51.1 40
7.8 52.5 39.7
7.0 53.6 39.4
6.6 53.4 40
5.9 53.9 40.2

    5.区域发展相对均衡
    由于地理位置等自然因素,相对于浙东北区域来说,浙江的衢州、丽水两市目前还暂属于后发地区。如果说浙江已进入工业化中期向后期转变阶段,那这两个市整体上仍处于工业化前期向中期转变阶段。党的十六大以来,省委根据浙江实际,提出要发挥山海资源优势、统筹区域发展的新思路。通过全面实施“山海协作”、“欠发达乡镇奔小康”、“百亿帮扶致富”等三大工程,加大欠发达地区农村劳动力素质培训力度,开展全方位、多领域的对口帮扶工作,众多发达地区的产业加速向欠发达地区梯度转移。同时后发地区也加强了自身内源式、跨越式发展,百姓收入有了明显提高。
    2005年丽水市实现生产总值300.31亿元,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2846元,全市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3572元,衢州2004年,全市实现生产总值283.76亿元,人均GDP达到1400美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收入分别达到11477元、4414元。
    从人均GDP指标来看,2004年最低的丽水(10582元)为最高的宁波(39174元)的27%,比2000年为最高的杭州24.7%的比例提高2.3个百分点。最高的宁波与最低的丽水GDP之比为1:3.70,而2005年,全国人均GDP最低的贵州(4957元)与最高的浙江(27552元)相比,其比值达1:5.56。2005年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纯收入浙江东部的宁波与西部的丽水差距分别是,而浙江与贵州的差距则达到2倍和3.55倍。
    浙江内部的地区差距不仅比全国平均要小,也比同属东部发达省份的江苏要小。江苏2004年苏南人均GDP为42965元,苏北仅10004元,两者差距达4.29倍,苏北人均GDP甚至不及全国平均水平;苏北城乡居民收入分别是苏南城乡居民收入的72.8%和59.69%;苏南县域的人均居民储蓄存款也最高,达到16607.7元,苏北为3531.5元。
    (二)社会发展的现代化
    浙江在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社会发展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根据国家统计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对全国社会发展水平综合评价结果显示,浙江的社会发展水平已跃居全国第6位。
    社会发展速度从缓慢型转向增速型。前三十年浙江社会发展的平均增速为2.6%,后二十三年年均增速达到7.7%,全国平均增速为5.4%,超出2.3个百分点;社会结构从农业型转向工业型,并正向工业化后期转化。2001年,农业从业人员占全社会从业人员比重与农业产值占GDP比重已分别下降到40%和10.3%;采用第五次人口普查城镇人口占比数,浙江城市化水平在2000年就已达到48.67%;社会生活从匮乏型转向比较宽裕的小康型。
    浙江城镇居民的人均收入近年来一直保持在全国前四名之内,2001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465元,首次突破万元大关,并超过广东而在全国各省市区排名第三,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001年达4582元,列京、沪郊区之后,居全国第3位。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分别比上年实际增长13.3%和6.9%。根据最新的统计公报,2006年浙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265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7335元,扣除价格因素,分别比上年实际增长10.9%和9.3%。1997年浙江的贫困县全部摘帽,成为全国第一个消灭贫困县的省份。
    平均预期寿命是国际通行的反映人口身体素质的指标,同时也是反映生活质量的指标。从世界各国情况看,生活质量越高的国家,平均预期寿命越长,反之越短。2001年,浙江居民平均预期寿命已达74.88岁,居全国各省区之首。
    1、社会结构趋于合理
    社会结构是经济、社会关系的总合。优化社会结构是改善社会机制,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前提。社会结构向现代化标准递进,主要特征就是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和经济全球化。2006年,浙江国内生产总值的三次产业构成中,第三产业增加值达到6288亿元,比上年增长15.1%,三次产业结构由2000年的11:52.7:36.3调整为5.9:53.9:40.2,成为新的经济亮点。
    城市化水平是社会化水平的尺度,是社会文明程度的水准。城市是现代产业和人口聚集的地区,是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的标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文明史也是一部城市发展史和城市化进程史。城市化不仅是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和集中,不仅表现在人的地理位置的转移和职业的改变,更为重要的是,它引起了生产与生活方式的演变,引起了精神文化方面的无形转变。如果说工业化是现代化的基本前提,那城市化则是现代化的内在要求。城市化水平是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工业化、现代化、信息化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
    目前,浙江城市化水平已从改革开放前在全国的中下水平跃居全国第8位,在沿海地区居第5位,在华东地区则仅次于上海,居第2位。浙江的城市化主要体现在浙江农村非农化率日益提高,农村剩余劳动力正源源不断地从土地上剥离出来。从经济类型来看,浙江农村社会已从产品经济社会全面转向市场经济社会;从产业结构来看,浙江农村社会已从农业社会快速转向工业社会。从城乡关系来看,浙江农村社会正从乡村社会加速转向城镇社会;从社会流动来看,浙江农村社会已从半封闭社会全面转向开放社会;从社会成员来看,浙江农村社会已从同质的单一性社会快速转向异质的多样性社会。
    现代型的社会结构应是一种橄榄形状的等级结构,即有庞大的社会中间阶层。中等收入者是社会的稳定器,在政治上是支持政府的力量,在经济上是经济主体和稳定的消费群体,在文化上则是文化的投入者、消费者和创造者。一个现代化的合理的社会结构有助于社会的稳定,目前中等发达国家的中等收入阶层一般在45%左右,美国已经达到70%,阿根廷、巴西等发展中国家也已达到35%。我国现在是18%左右。
    近年浙江农村中等收入家庭占全省农村居民家庭的比重在逐年增大,1998年、1999年、2000年、2001年分别为16.0%、18.1%、20.9%、24.6%,2002年时达到了25%左右。平均每年增长1.6个百分点。按照人均纯收入6000-9000元的标准来衡量,浙江农村居民中等收入群体目前已有900万左右的农民进入了中等收入群体行列 。但与国际上中等收入国家比较,这还是低水平的。尤其是浙江目前以体力劳动为主的职业人员占社会劳动者的比重还高达85%,这些农民、一般产业工人和商业服务人员收入水平普遍较低,使得浙江现阶段社会中间阶层规模不大,这也不利于收入分配格局的优化。据有关专家研究,目前浙江城乡居民实际基尼系数已达0.42 左右。这不利有效遏制收入差距继续扩大的态势,也不利于社会和谐与稳定。

1 参见郭占恒等《提高浙江区域块状经济竞争力研究》,内部资料,2002年版。
2 浙江省统计局:《浙江省第一次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载浙江省统计网。
3 根据国家统计局:《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和浙江省统计局:《浙江省第一次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整理编制。
4 参见卓勇良:〈挑战沼泽:浙江制度变迁与经济发展〉第8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版。
5 数据来源:根据历年《浙江统计年鉴》、《浙江经济社会发展公报》、《浙江第一次经济普查公报》编制。
6 参见万斌、杨建华主编《浙江蓝皮书:2004年浙江发展报告.社会卷》第148页。
7 参见王杰《“十一五”时期浙江省收入变动趋势及分配导向政策研究报告》,未刊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