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情民意&社会学网
 当前位置: 信息详情
省社科院发布首份社会流动报告

出处:钱江晚报

调查显示,浙江城乡居民向上流动率近六成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己经初步形成了一个现代社会流动机制的模式,改革开放之初,一大批农民赤脚上田,务工、经商、办厂,成为企业家和商人。高考制度的恢复,也让无数青年有了改变命运的平等机会,实现了正常的社会流动。
 
  社会中不同层次人员的流动,有利于整个社会和谐。特别是从收入、地位等较低层面向较高层面的流动,流动越活跃、通道越畅通,社会通常越有活力。

    当前社会流动总体状况如何?为什么人们感到社会中“拼爹”现象增多?带着这些热点问题,浙江省社会科学院调研中心于2011年6月份开展了以“浙江省城乡居民社会流动”为主题的大型问卷调查,并发布了省内首份关于社会流动的调查报告。

  省社会学会会长、省社会科学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对此进行了解读。

社会总体流动性较高,向上流动近六成

  本次调查采用分层、多级、概率与群规模成比例(PPS)的抽样方法,在全省11个城市按照地理区划和经济发展水平,抽取了浙东北和浙西南的6个城市,再根据经济发展水平及城乡人口比例,总的样本量为1300份,回收有效问卷1213份。

  根据调查,从总体指标来看,浙江省的总流动率为65.07%,并且其中的向上流动率也很高,达57.55%。结构流动率反映了职业结构变化的程度,也即新增的较高职业所提供的流动机会。浙江省的结构流动率42.34%,也就是说社会流动中,有四成多的机会是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而提供的。

  从图中可看出,父代是农民的高达52%,体力劳动者达到22.7%,两者合计达到74.7%,而非体力劳动者仅占20.90%。但子代的被调查者中,农民仅占到10.5%,非体力劳动者上升到50.80%。

  解读:非体力劳动群体已占到受调查者的一半,这可充分看出浙江现代化建设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快速进步。在工业社会阶段,农民阶层在不断缩小,体力劳动者也在减少,而国家、社会和企业的管理者以及专业技术人员、办事人员等白领成为社会结构的主要群体。这样的社会流动变化是符合现代化社会发展趋势的。

凭个人奋斗改变命运 近半数人不乐观

  有一种动力,让人们为了向上层流动而努力奋斗,让人们不断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文明,获得社会的认可与擢升。

  眼下,人们对社会流动的预期如何呢?问卷中设计了“您认为个人提升自己社会阶层的机会有多高”的问题,近半被调查者的看法不乐观。认为没有机会和机会低以及不知道或很难讲的占45.03%,而认为较高的为17.96%,认为很高的仅占3.06%。

  解读:这种感受应该是当下社会现状的一种折射。一方面人们对更高社会地位的期盼,另一方面又缺少这样向上流动的环境和机会。这在前面调查数据中已经看到农民和工人群体向上流动趋缓,从农民、工人中分化出来的中等阶层增长缓慢,在单位、部门中,徘徊于较低职位或边缘,其向上流动空间被挤压,上升空间和发展机会受阻。

  这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深层结构上遭遇了来自“精英联盟”的排斥。排斥的结果,对个体而言,就是对社会流动机会的获得预期不好,前景不明。就社会结构而论,改变和扭曲了市场竞争中的“后致性”(靠个人后天的受教育及专业努力等因素)原则,“先赋性”(靠家庭、血缘背景等先赋因素)的地位分配机制作用增强,失去了一个靠后天努力、公平、有序竞争获得体面的社会地位的阶层示范效应。